國際深度觀察:美國煽的風,吹不開德堡上空的疑雲

2021年07月22日15:17

原標題:國際深度觀察:美國煽的風,吹不開德堡上空的疑雲

中新網7月22日電 (聞天夏)近期,美國聯合盟友,三番五次在國際場合煽風點火,製造新冠病毒可能從“中國武漢實驗室泄漏”的謠言。然而,美國對自己的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生物實驗室屢次發生危險菌株泄漏事件,卻三緘其口、諱莫如深。彷彿煽向別國的風,能夠吹開德堡上空的層層疑雲。實際上,美方企圖轉移視線的做法,只會引發更多關注和猜測,讓人不禁想問,這背後,究竟有多少見不得光的秘密?

圖為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的技術人員,在一個遏製伊波拉病毒的實驗室里進行化驗。
圖為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的技術人員,在一個遏製伊波拉病毒的實驗室里進行化驗。

長期反對核查談判

美國生物實驗室敢接受公開調查嗎?

  “到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沒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在7月22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冠病毒溯源情況新聞發佈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指出。

  發佈會上,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誌明亦表示,作為生物安全等級、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在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員感染事故。

  曾益新強調,2021年年初,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正式來華開展病毒溯源全球研究中國部分的工作,中方全力支持,完全滿足世衛專家參訪的要求,讓世衛專家去了所有他們想去的單位,會見了所有他們想見的人。

  這份世衛組織正式發佈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中國部分聯合研究報告,是一份很有價值、權威的、經得起科學檢驗、經得起曆史檢驗的報告。中國的態度,正如曾益新所說:公開、透明、科學、合作。

  另一方面,截至2021年7月22日上午,已有超過550萬名網民參與聯署倡議,向世衛組織發出呼籲,在下階段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工作中,對美國一度緊急關閉的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的生物實驗室,及其他存在泄漏隱患的病毒實驗室,展開調查,以便釐清真相。

  事實上,早在2016年、2020年,就分別有上萬名美國民眾聯署請願,希望政府能公開有關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相關情況。

  然而,面對國內外呼聲的美國,是否會同意按照對中國實驗室的同等標準調查美方實驗室,並公佈相關結論?

  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國很難做出這一決定。因為它不僅是長期以來唯一一個反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的國家,更曾有被美媒和全球媒體曝光的黑曆史“實錘”。

  《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有183個締約國,美國為什麼反對這樣一份在全球被廣泛承認的公約的核查議定書談判?其理由是,“生物領域不可核查”,國際核查“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利益和商業機密”。

  理由很簡單,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卿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曾指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有生化武器技術和能力的國家,美國對《公約》橫加阻攔,在軍控方面,只控別人,不控自己”。

資料圖:2015年7月23日,據“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舊址考古發掘新聞發佈會”透露,黑龍江省考古所依據《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舊址保護規劃》,經過近兩年的努力,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舊址考古取得突破性進展,目前已完成細菌實驗室及特設監獄、鍋爐房、回水池、動物焚燒爐及部分細菌彈殼廠的調查勘探與發掘,並出土戰爭遺物1000多件。 中新社發 劉錫菊 攝

美國實驗室到底幹了些什麼?

繼承日軍“遺毒”、蓄意投毒、致命毒株丟失……

  這麼多年來,美國的生物實驗室、實驗基地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首先,還要從2019年7月,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突然勒令關閉的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的生物實驗室說起。當時,政府下令該實驗基地停止所有對最致命病毒和病原體的研究。官方給出的原因,是實驗室人員未遵循程序、基地污水系統故障與泄漏等。

  據透露,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兩次被記錄,針對由 BSL-3實驗室和 BSL-4 實驗室操作生成的藥劑或毒素的控製失效。這裏有隸屬美國國防部、與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同級別的P4生物實驗室,代表人類所擁有的最高生物安全等級。然而,就在美國這樣的實驗室里,安全隱患無處不在。

  獨立新聞調查機構Armswatch、ProPublica以及美媒,都進行了爆料和報導。數年來,美國多處實驗室發生炭疽等致命毒株丟失,實驗設備故障,染病小白鼠失蹤等事故,多達數百起……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就接到至少28起涉及“基因工程生物體”的實驗室事故。這些事故中,有6起涉及人造冠狀病毒。

  其中,德特里克堡可謂臭名昭著,被美國民眾稱為“後院連環殺手”。該生物基地最早建立於1943年,初始目的是為了在二戰中研究生物作戰。

  直到今天,該基地仍是世界上最尖端的毒素和抗毒素研究實驗室之一,當年的化學基地被保留,儲存了可能引起天花、結核病等的生物製劑,以及蛇毒和麻痹性貝類毒素等大量有機毒素。而這些毒藥,可能供美國中情局參考使用。

  關於這座實驗基地,被披露最多的,是兩件事。

  一是2001年,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通過信件蓄意向美國政府及媒體散佈炭疽杆菌,共造成5人死亡,17人患病,轟動一時。

  二是這裏的實驗室,曾與罪惡滔天的侵華日軍731部隊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731部隊負責人石井四郎,曾是這裏的生物武器顧問。

  此外,美國《時代》週刊在2016年的報導中,披露了德特里克堡因有毒廢棄物掩埋不當,滲入當地溪流含水層造成汙染,造成周邊居民患癌死亡,導致數百家庭被摧毀的情況。

  美國陸軍當時否認其廢棄物處理與居民患癌有關。《時代》週刊因此以《當我們的機構無法保護我們,這就是所發生的一切》為題發文,揭露了這些內幕。

  可以說,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前世今生,都離不開“劇毒”的本質。

資料圖:民眾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一個流動檢測站接受核酸檢測。 中新社記者 王帆 攝
資料圖:民眾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一個流動檢測站接受核酸檢測。 中新社記者 王帆 攝

對大規模感染諱莫如深

指揮情報部門調查,與科學背道而馳

  事實上,媒體已大量爆料,稱美國軍方在全球多地設立了生物實驗室,秘密研製生物武器。中東、東南亞、非洲……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前蘇聯國家,都有美國的“觸角”。據美國科學家聯合會2020年2月的統計,美國目前在全球存在1400多個類似實驗室。

  就在2019年德特里克堡被要求關閉的當月,維珍尼亞州一鄰近的退休人員社區,暴發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54人出現症狀、2人死亡;其後,威斯康星州出現據稱由吸電子煙引發的肺部疾病,數月中,全美報告了2800多例電子煙導致的“肺損傷”病例。同年9月,美國暴發大規模流感,半年內全美有3400萬人感染、2萬人死亡。

  幾起“未知病毒”和被標記為“流感病毒”的大規模集體感染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這些事件,與德特里克堡的突然關閉,有無關係?正因為纍纍劣跡,民眾才質疑德特里克堡的情況。

  無論是解答民眾、媒體和國際社會疑問,還是本著有益於全人類的科學研究的目的,美國都應該及時站出來,接受調查,澄清事實。

  與此相反的是,美國政府對此諱莫如深,甚至橫加阻撓。

  美國官方數據顯示,該國首例新冠確診病例出現於2020年1月20日。然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2021年6月發表的長期項目研究證實,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就已在美國本土傳播。不僅如此,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2020年12月的一項報告也指出,最早於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就已在美國被發現。

  然而,美國政府卻要求終止相關科學研究,理由是“影響對中國的新冠溯源工作,對美國國家安全不利”。

  不止如此,據福克斯新聞報導,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曾呼籲美國停止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所有資金以對其施壓,理由是“不能讓中國和世衛組織來決定結果”。

  對於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拜登政府沒有交由科學家,而是在5月26日安排給了情報部門,要求其“加倍努力”調查,90天內呈交報告,更引發無視科學的批評。

  如若真正遵從科學規律,美國怎麼可能讓情報部門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如若沒什麼可遮掩的,美國為何不讓自家生物實驗室接受調查?

  作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美國有責任也有義務,以嚴謹態度尋求真相,而不是無視科學結論,企圖轉移視線、遮掩自身問題。這隻會降低美國的國際公信力,更讓德特里克堡上空的疑雲,越積越重。(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