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日本的中國女壘傳奇 她的老父親真被氣死了?

2021年07月21日15:37

  深度| 新浪體育 #東京奧運

  東京時間7月21日上午9時02分,已經38歲的日本老將上野由歧子投出了一個低速壞球,拉開了東京奧運會賽事的帷幕。

  女子壘球是本屆奧運會上最先開始的項目,也是日本最被看好的奪冠熱門項目。

日本女壘戰勝澳州
日本女壘戰勝澳州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日本就是憑藉著世界第一投手上野由歧子的表現,力壓群芳,獲得了奧運金牌。

  時隔13年之後,因為奧運會在日本舉行,壘球才又重新回到奧運會的賽事序列當中。但是下屆巴黎奧運會,棒壘球又變成了非奧。

  顯然棒壘球的國際普及度,還不具有足夠的說服力。

  由於非奧的原因,在過去的13年里,中國女壘的實力出現了滑坡,一度跌落到世界第12位。

  重新振作備戰後,中國女壘在上海崇明進行的奧運會預選賽中只拿到了世界第7,而東京奧運會只有6個晉級名額,最終落選。

中國女壘
中國女壘

  日本作為東道主把女壘當做開賽項目,首先是因為實力較強,此外還有明星明星效應和一定的群眾基礎。

  而日本女壘的主教練宇津木麗華,則是一個很有看點的人物,她以前是中國國家隊的選手,名叫任彥麗,是1991年和1993年兩屆世界壘球錦標賽的本壘打王,亞洲最強攻擊手。

  但是因為當時壘球是非奧項目,不太受重視,所以任彥麗加入了日本國籍。

  關於這一段,在國內有各種傳聞,包括她的老父親和加入日本國籍的任彥麗斷絕了親子關係等等。

  但是實際上任彥麗和中國女壘之間的關係挺複雜,遠不是外界傳聞的那種恨到骨子裡的你死我活。

  任彥麗的父親確實是一名軍人,而且喜歡體育,她是家裡的老三,從小練標槍。

任彥麗的父親
任彥麗的父親

  14歲的時候,北京要組建壘球隊,教練到其他項目挑隊員,任彥麗就這樣在北京長辛店第三中學轉打壘球。

  15歲的時候,任彥麗認識了後來帶她去日本的日本壘球教練,比她大10歲的宇津木妙子,並在1988年,應宇津木妙子邀請,加入了日立高崎隊,當年便幫助球隊從二級聯賽升級成功。

  此後在1992到1994年,日立高崎獲得了日本聯賽的三冠王。

  也就是在這個階段,任彥麗代表中國女壘在世錦賽上打出了非常強大的成績,她的打擊水平,在當時的整個世界壘球界都很有名氣。

  1995年,也就是亞特蘭大奧運會前1年,在宇津木妙子的希望下,32歲的任彥麗決定歸化日本國籍。並使用了宇津木妙子的姓,改名宇津木麗華。

  有傳聞說,宇津木妙子和宇津木麗華是同性戀,但是並沒有雙方出櫃的正式報導。不過有圈內人士透露過,宇津木麗華以前在中國是有男朋友的,所以關於她和宇津木妙子之間的猜測更多可能只是傳聞。

  日本方面曾報導說,因為宇津木麗華的父親是軍人,所以對她歸化日本國籍的反對相當激烈,一度和她斷絕父女關係。但是宇津木妙子親自去見了任彥麗的父親,和他進行了長談,並得到了老人的理解。

  這段內容來自於2017年6月20日出版的日本《週刊女性》雜誌。

  國內自媒體在報導關於宇津木麗華的新聞時,往往只引用前半部分,挑動民族情緒。諸如《抗日老父致死都不肯原諒她》之類的。但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那麼中國壘球界是怎麼看待任彥麗歸化日本的呢?

  1996年亞特蘭大的時候,中國壘球協會對於任彥麗的歸化是絕對反對。

  雖然日本壘球協會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中國沒有同意歸化時間不夠的宇津木麗華代表日本參加亞特蘭大奧運會。

  這段情結就此結了疙瘩,成為了賽場上的心病。

  1998年曼穀亞運會,日本奧委會專門用宇津木麗華擔任了日本亞運代表團的旗手。用中國的古典手法,進行了一次“買馬骨式”的炫耀。

  2年後的2000年雪梨奧運會上,宇津木麗華面對中國女壘打出了安打並得分,並且為日本女壘奪取了銀牌。

  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又是已經41歲的宇津木麗華在附加賽的關鍵一擊,幫助日本1比0戰勝了中國。

  在私下和中國女壘業內人士聊天的時候,談到任彥麗,大家都很唏噓。

  一名老領導曾告訴筆者說,“她其實打美國什麼的也就那樣,就是每次碰到我們都出棒子,唉。”歎氣的同時,心裡的那種惋惜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如果任彥麗繼續留在中國,41歲還能在國家隊麼?中國的女壘體製,能夠讓她成為主教練,帶領中國隊成為世界賽場上的風雲人物麼?

  看看舉步維艱,在奧運項目和非奧項目撥款中掙紮,靠著發展學校體系求生存的中國壘球協會。

  再看看日本良好的壘球聯賽發展體製,不知道如何寫下去進行評價。

  宇津木麗華雅典奧運退役後,就當了日本女壘的主教練,成了君臨日本女壘的實權人物。

  日本第一投手上野由歧子也是在她的麾下培養起來的。宇津木麗華在日本壘球界的地位,一如當年他的恩師李敏寬之於中國。

  此後,宇津木麗華和中國壘球界的關係,也逐漸出現了緩和。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中國女壘聽說美津濃出了一批專門給奧運會生產的棒子,希望得到。宇津木麗華就特意買了一批,送給了中國女壘進行訓練。

  甚至當聽說中國女壘缺投手的時候,宇津木麗華還從自己的隊里調派過投手,幫助中國女壘。

  隨著時間的流逝和中國對歸化的接受,現在的女壘女生們與宇津木麗華已經沒有了當年的感情糾葛。宇津木麗華當年的打棒技術,已經成為了她們中的傳說。

  一名現在的女壘主力告訴新浪體育說:“年齡差距太大了,我都沒接觸過她那個年齡段的前輩。”

  一名熟悉女壘內情的人告訴新浪體育說,“當年她歸化的時候,隊里確實有一些和她同齡的人可能有一些矛盾,不高興。但是現在我們的心態也能接受了,畢竟時間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

  “見到她,其實也就是把她當做一個日籍華人。她對中國還是有一些感情的,她來中國我們女壘這邊也會接待,我們的女壘也去過她的球會進行過合練,都是正常交流了。”

  7月21日上午,在先失1分的情況下,日本女壘對陣澳州打出了3個2分本壘打,最終以8比1的比分,5回合戰勝提前結束比賽。

  宇津木麗華說:“能夠以贏波開局是最棒的事情,我非常高興,也放了心,一開始有點緊張,但是大家都互相勉勵,上野打出了王牌的能力……”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