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人的暴雨24小時 一個不敢看手機的不眠夜

2021年07月21日18:25

  原標題:鄭州人的暴雨24小時,一個不敢看手機的不眠夜

  來源:縱相新聞

  撰稿|記者 卞英豪

  “這是我一生最難忘的經曆,或許沒有之一。”

  昨日(7月20日),千年難遇的災害天氣襲擊鄭州。如注的暴雨,如刃的狂風,如織的受困群眾。如今,回想起不到24小時的經曆,鄭州人張健將其形容為“如夢一場”。

  圖:暴雨來臨時的鄭州 視覺中國 圖

  14時許:“感覺車就快飛起來了”

  張健在一家傳媒公司工作,也是一名城市觀察家。昨日14時許,他一如往常開車前往公司。但這一段只有幾公里的路程,卻因不期而至的狂風暴雨變得格外漫長。

  “大雨和大風交作,讓開車變得很艱難甚至很危險。”張健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由於8級大風和短時強降雨的“合力”,他覺得自己像是在“開飛車”——“車感覺快被風雨吹得飛了起來”。

  在距離公司1公里多的地方,張健停下車,想要等待雨勢趨緩。然而,雨勢未見小,他等來的卻是更為猛烈的暴風雨。

  圖:創紀錄的暴雨來臨前,大水已沒過了車輪 受訪者供圖

  16時許:“水從眼前撲面而來”

  “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當時所看到的。”

  回想起自己當時的遭遇,張健依舊表示心有餘悸。“雨越下越大,大到你幾乎已經看不見眼前的一切。”張健回憶,“等我回過神,四五米外突然有像浪一樣的水撲面而來。水已經淹到輪胎的十幾公分處了。”

  情急之下,張健調轉方向盤,迅速逆行至另一處寫字樓,“如果再晚一點,我的車很可能就要被淹了。”

  張健的顧慮絕非杞人憂天。鄭州氣象局統計數據顯示,7月20日16時至17時,鄭州一小時的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這個數字相當於,在一個小時內下了北京半年的雨。

  “那一刻我真的明白了什麼叫‘大水無情’。”

  17時許:斷水斷電的“避風港”

  無情的是那千年難遇的大雨大風,有情的卻是那一個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事出緊急,張健把車逆行開到了一個陌生但又安全的地方避險。寫字樓的保安並沒有阻攔。看到張健安全下車,他笑著說,“這裏平時可不能停車哦!”

  來到寫字樓里,張健發現樓里還有數百位避雨的鄭州市民。他們有的是被大雨所阻的白領,有的是前來“避難”的居民,有的甚至只是路過的孩子。

  災害天氣過於迅猛,寫字樓遭遇了停水和停電。但是大樓的管理方想方設法為大樓職工,以及包括張健在內的前來避雨的鄭州市民提供了餐食和飲用水。同時,還開放了公共空間,為人們提供歇腳的場所。

  “雖然飯菜未必很熱,但是我們的心裡毫無疑問是溫暖的。”張健表示,雖然條件受限,但人們通過積極溝通,互相幫助,讓這個臨時的“避風港”秩序井然,這也讓張健感受到了這座城市的力量所在。

  圖:鄭州部分主幹道積水嚴重 受訪者供圖

  18時:“失聯”的鄭州人

  但來不及感動太多,還有一件讓張健焦慮的事湧上心頭。

  “我們家住的地方,有一段低窪地區,當時很擔心會有險情。”在接受東方網·縱相記者採訪時,張健依舊難掩緊張的情緒,“我身處的寫字樓,1公裡外是我的單位,2公里處是我的家,但我哪都去不了,哪也聯繫不上。”

  突如其來的暴雨,四面八方的求救信息,紛繁冗雜的資訊,讓這座城市的很多人陷入了難以名狀的擔憂之中。張健向記者介紹,他的身邊有不少上班族有著這樣的境遇——

  “上班的父母被困在公司里;家中的孩子、老人,因為停水停電又被困在家中。一場暴雨,彼此聯繫不上,彼此又互相牽掛對方是否身處險境。這樣的焦慮實在讓人揪心。”

  萬幸的是,張健最終聯繫上了家人。但這漫長的一天,似乎並沒有結束。

  圖:鄭州部分主幹道積水嚴重 東方IC圖

  21時:不敢多看一眼的“朋友圈”

  入夜了,漆黑裡寫字樓只剩下那“點點星光”——人們拿著手機,或是報平安,或是處理工作,或是刷著朋友圈。

  “昨天晚上的朋友圈,我真的有點不敢看。”張健告訴記者,他不敢“刷朋友圈”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這座城市在昨天經曆了太多磨難。“我同事的家因為沒有關窗,水都已經蓋過了沙發。有朋友因為聯繫不上家裡的孩子,焦急地在朋友圈求助……”

  當晚,張健還有另一個不敢刷朋友圈的原因,“因為沒有地方充電,我深怕手機看多了會沒電。這樣我就沒法和家人保持聯繫。”

  張健還補充道,“漆黑的大樓里,手機的微光又像是夜空中的星,我想讓那束光亮著,這樣就能感受到希望。”

  23時:一件衣服、一張板凳,一個不眠的夜

  夜深了,“點點星光”逐漸暗淡,但漫漫長夜才剛剛開始。

  由於事出突然,張健和很多鄭州市民一樣,需要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度過一個特別的夜晚。“我所有的‘家當’就只有車里的一件衣服和一個小小的板凳。”用衣服當棉被,用板凳當床,張健想就這樣“將就”一晚上。

  但很顯然,面對如此特殊的情況,想要入睡不可能是一件容易的事。“後來,睡不著的人們開始互相聊天,相互安慰來緩解情緒。”

  寫字樓里,一位經曆過1975年“758”河南特大暴雨的老人和身邊的鄭州人分享了他的經曆。“當‘天’不幫忙,‘人’更需自強。”在這個充滿緊張、焦慮和徬徨的夜晚,無數鄭州人像張健和這位老人一樣難以入眠,但人們卻也堅信暴風雨終將過去。

  圖:鄭州消防正在開展救援

  0時:“你不許冒這樣的險”

  輾轉反側,焦慮難安。眼見著雨勢穩定,張健想冒雨去不遠處的公司休整。然而,還沒踏出寫字樓的門,一位在樓里休息的鄭州市民厲聲叫住了張健。

  “別,別,別!您可千萬別出去。”夜深人靜,雖然市民已放低了音量,但那穿透力極強的聲音依舊讓張健印象深刻,“你看那門外是水,但你碰到的可能是電!你不許冒這樣的險。”

  雖然言辭嚴厲,但張健卻非常地感動。“那句‘不許’擊中了我的柔軟之處,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但那份誠摯的關心溢於言表。”

  國家應急管理局提醒,暴雨洪災天氣,需要警惕電線杆、高壓線等用電設施存在的漏電風險。張健也深知這樣的風險,“雖然這個夜很難熬,但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我們必須要學會接受。”

  8時:“鄭州,挺住”

  張健向記者介紹,在寫字樓度過的這一個晚上,他一共醒來了7次。“每次醒來,我都會有一種錯覺,今天到底過去了嗎?”

  “今天”到底還是過去了。隨著雨水減退,今日上午,人們陸續離開了這個臨時“避難所”。張健也回到了不遠處的公司,準備將一些物資運回家中,和家人共同度過眼下的難關。

  “我到現在依舊感覺自己像做了一個夢。”張健表示,不到24小時的時間,他經曆了千年難遇,體會到了“水火無情”,也感受到了人間真情;24小時的時間,有太多前所未有的無奈,又有太多劫後餘生的慶幸。

  “災難終將會過去,我也相信,災難將磨礪鄭州這座城市。”張健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在樓里度過的這一晚,讓我更加堅信,我們鄭州人是有愛的,勇敢的,堅強的。”

  上午8時,張健把手機充好電。一晚上,他收到了無數親朋好友的慰問與關懷,來不及一一回覆。他首先打開了他昨晚“不敢看”的朋友圈,上傳了一張海報

  ——鄭州,挺住!

  張健說,這就是災難24小時後,他最想說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