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倒退十幾年 南非騷亂撕開“舊傷口”

2021年07月20日00:00

  原標題:經濟倒退十幾年 南非騷亂撕開“舊傷口”

  7月18日,在南非的經濟中心約翰內斯堡,軍警荷槍實彈站在街口,而馬路兩邊的超市、藥店和銀行幾乎已經在騷亂中被砸成了廢墟,垃圾四溢遍及街道。

  如此級別的騷亂在南非已經幾十年未曾見到。

  南非當前陷入了自種族隔離製度結束以來最大的社會危機。然而尷尬的是,7月18日還是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曼德拉的生日,被聯合國大會定為“曼德拉國際日”。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在當天發表的紀念講話中指出,曼德拉呼籲團結和消除種族主義,這在當前尤其具有現實意義,因為在世界各地,社會凝聚力正受到分裂的威脅。

  很不幸,古鐵雷斯提到的“社會凝聚力被分裂”,現在用來形容曼德拉的祖國——南非,卻是相當恰當。

  這場騷亂源起於曼德拉當年的左膀右臂、南非前總統祖馬被捕入獄,其支持者7月9日起在其家鄉發起示威。抗議活動隨後發展成暴力搶劫、縱火行為。截至目前,這場騷亂已經造成了212人死亡。

  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地區合作室主任祝鳴表示,祖馬入獄是誘發這場騷亂的重要原因。顯示祖馬雖然已經下台四年,但影響力依然存在。同時,民眾的高失業率和貧困率,以及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所積累的不滿,都是造成此次騷亂的重要背景。

  祖馬入獄引爆南非社會

  18日當天,南非總統、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主席拉馬福薩視察了約翰內斯堡郊外的索韋托(Soweto),這裏是此次騷亂的重災區,也是南非最大且最為著名的黑人城鎮。他走訪了幾家受到騷亂事件影響的企業,隨後,他發表了“曼德拉日”講話。

  拉馬福薩表示,騷亂後的重建工作漫長而艱辛,但南非人民有信心在前總統曼德拉的精神指引下克服困難。拉馬福薩說,曼德拉精神的核心之一便是永遠不要放棄和絕望。

  同時,拉馬福薩強調,南非警方目前正在就此次騷亂進行調查,屆時所有參與違法犯罪活動的人都將會被繩之以法。“我們必須繼續戰鬥並挫敗那些企圖破壞國家的非法行徑,我相信勝利終將屬於南非人民。”

  這場騷亂源起於南非前總統祖馬伏法入獄。7月7日24時到來前的最後數分鍾,祖馬坐車前往警局自首,開始服刑。此前他因藐視法庭罪名被南非憲法法院判處15個月有期徒刑。祖馬由此成為自種族隔離製度結束以來,南非首名被判刑的前總統。

  祖馬的支持者9日起,在其家鄉誇祖魯-納塔爾省發起示威,要求釋放祖馬。遊行很快演變為暴力行為,數百家商舖遭搶劫、縱火。

  祝鳴解釋說,誇祖魯-納塔爾省是南非第一大黑人部族祖魯族的主要聚集地,約占南非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出身祖魯族的祖馬成為該省乃至祖魯族的重要代言人。

  位於該省的德班港是南非最大的港口,同時也為南部非洲14個國家輸送各種主要生活物資,而如今交通主幹道一度中斷,該省部分地區已出現燃油、食品緊缺,騷亂讓南非的經濟動脈受到威脅。

  德班26歲的居民亞曆山大此前表示,她所在城市的情況就像一個“戰區”。“我們的道路都被封鎖了,大量食品店關閉,這讓我們很害怕,我們現在必須節省食物。”

  抗議和騷亂隨後漸漸蔓延到多個省份,包括約翰內斯堡所在的豪滕省。許多大城市的商店、倉庫甚至包括新冠疫苗接種點都因暴亂而關閉。

  由於在種族隔離時期,南非政府常出動軍隊平定騷亂,給南非民眾留下了苦難的記憶。所以在此次騷亂初期,由於擔心刺激人們脆弱的神經,南非政府遲遲不願出動軍隊。但隨著形勢逐漸失去控製,最終在12日,在拉馬福薩的授權下,南非軍隊進駐暴亂集中的城市地區參加平亂,幫助警察維持秩序。

  此後南非國內騷亂開始趨於平息,許多當地居民自發走上街頭,合力清理騷亂後的街道,期待生活恢復平靜。

  不過,南非憲法法院日前決定,祖馬涉貪腐案審理於7月19日恢復,恐怕會引起社會新的不安。

  疫情加劇社會不平等

  拉馬福薩在16日表示,過去一週發生的騷亂是對南非民主蓄意和精心策劃的攻擊,旨在破壞經濟和製造社會不穩定。初步調查顯示,過去一週有161家商場和購物中心、11座倉庫、8家工廠、161家酒類專賣店遭到嚴重破壞。

  殼牌石油公司13日晚表示,由於騷亂導致供應路線中斷,公司決定關閉位於誇祖魯-納塔爾省的南非最大煉油廠。業內人士擔心這將導致南非出現能源供應緊缺。

  在同一天,韓國LG公司表示,他們設在德班的電視工廠,當天淩晨被武裝暴徒洗劫,下午工廠又被縱火燒燬。

  中方在南非人員亦受到波及。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中方高度關注南非當前事態發展,對部分在南中國公民在此次暴亂中遭受嚴重財產損失、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表示關切。

  從2009年至2018年的9年間,祖馬作為總統領導南非取得了一些成績,尤其是在防治愛滋病方面。但在經濟領域,祖馬的施政被認為乏善可陳,經濟低迷,失業率居高不下。他還多次陷入涉嫌貪腐的風波,進一步影響了他的形象和地位。

  如今,南非社會被認為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基尼係數為0.63。所謂基尼係數,最大為“1”,最小等於“0”。國際慣例將係數為0.3~0.4視為收入差距相對合理;0.4~0.5視為收入差距較大;當基尼係數達到0.5以上時,則表示收入懸殊。南非社會中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中,失業率高達32%,而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劇了社會的不均衡。

  2020年,南非國內生產總值(GDP)下滑7%,為自1946年以來最大年度降幅。南非統計局數據還顯示,由於經濟縮水的同時人口數量穩步上升,南非當前人均GDP大幅下降至2005年水平。

  當前南非正在與第三波疫情作鬥爭,僅在過去一週就有2500多人死於新冠肺炎,經濟複蘇也因一次又一次的封鎖而受到影響。拉馬福薩11日宣佈,由於該國第三波疫情仍處於高峰,政府決定將6月28日開始的第四級“封城”措施再延長兩週至7月25日。

  南非西北大學人類學教授奧爾巴赫(Jess Auerbach)表示,高失業率使得成千上萬的南非人每月依靠350南非蘭特(約合157元人民幣)生活,需要面對饑餓、疾病、失業、恐懼和死亡,讓人看不到前途。

  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祝鳴也表示在疫情後,政府對窮人的福利救濟也出現縮水甚至取消,這更導致了大量一無所有的南非貧民不得不鋌而走險。

  祝鳴還指出,此次騷亂事件進一步凸顯了南非政府的國內治理能力受到了新冠疫情的衝擊。他說,新冠疫情迫使南非政府不得不採取財政支出上的緊縮措施。例如,今年新通過的2021財年政府預算案就將2021財年警察部門的撥款削減了150多億蘭特(約合67.4億人民幣)。本來,南非警察因國內犯罪率高、示威頻發已面臨應對能力不足的困難局面,預算被砍則更削弱了其應對國內暴力事件的能力。

  不過祝鳴也表示,此次騷亂對社會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已經失去了社會輿論支持和同情,同時,南非政府也認識到其嚴重性,逐漸加大壓製力度。他說,此次騷亂總體預期會在較短時期內予以平定,但根源性問題短時期難以消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