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透水事故12名被困者是同鄉 有人答應老母柑橘熟了就回家

2021年07月20日11:07

  原標題:珠海透水事故12名被困者是同鄉,有人答應老母柑橘熟了就回家

  來源:極目新聞

  極目新聞記者 滿達 湖南石門報導

  7月19日下午,在湖南常德石門縣夾山鎮棗峰村,84歲的陶婆婆坐在家門口的大樹下,右手托著腮幫,眉頭緊鎖,憂心忡忡。

陶婆婆焦急等待兒子的消息
陶婆婆焦急等待兒子的消息

  15日淩晨,廣東珠海市石景山施工隧道發生透水事故,被困的14人中,有12名工人都來自石門縣夾山鎮,其中就包括陶婆婆的大兒子陳穀強(化名)。

  消息傳到1000公裡外的這個湘北小鎮,陶婆婆一刻都沒停止過對兒子的擔憂。“前幾天兒子還給我打電話,說家裡柑橘熟的時候,他就會回來。”陶婆婆喃喃念叨著,還不時向陪伴她的親戚打聽救援的進展。

棗峰村,得知手機上有珠海的消息,陶婆婆(右一)也湊過來看
棗峰村,得知手機上有珠海的消息,陶婆婆(右一)也湊過來看

  就在當天下午3時許,救援人員在隧道內發現2名被困人員,確認已無生命體徵。

  隨著時間的推進,被困人員生還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大家卻不忍告訴陶婆婆真相。

  養家餬口的“打洞人”

  “兒子打了一輩子洞。”陶婆婆說。

  夾山鎮地處武陵山片區,其西部的官渡橋社區有煤礦。

  陳穀強就曾在煤礦打工,下井挖煤。後來,他開始在全國各地打工,主要挖隧道。

  “他早些年還在廣西憑祥的山裡安裝過通訊信號塔,靠近越南的地方。”和陳穀強一個村民小組的村民告訴極目新聞記者。

  陳穀強有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他和妻子育有一女,女兒已經成家。陳穀強常年在外打工,妻子在家務農,母親陶婆婆在三個兒子家輪住,一年一換。

  石門縣盛產柑橘,當地不少農戶家都種植了柑橘樹。陳穀強家也不例外,他家種植了5畝柑橘,平日裡由妻子獨自在家照看。

  今年正月,陳穀強從家裡出發,前往廣東珠海石景山隧道打工。他時常會給妻子電話,詢問柑橘的長勢。他也給母親打電話噓寒問暖,還說等柑橘熟了,他就回老家幫忙收柑橘。

  在棗峰村,和陳穀強同往珠海石景山隧道工地打工的還有3人。其中,59歲的週一文(化名)家和陳穀強家離得不遠,屬於一個村灣。村民們稱,週一文家老人已不在,他和妻子平時都在外地,一般只在過年時才回家。另外,同村的邢友裕(化名)、賀進選(化名)也都是50多歲。四人均只有一個女兒,都已成家。

  “大家都是老鄉,互相介紹,就去了一處工地。”陳穀強的鄰居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夾山鎮桂花村的賀普放(化名)常與陳穀強一起打工,兩人關係不錯,賀普放還來陳穀強家做過客。

  賀普放今年56歲,兒子已經成家。桂花村的村民們稱,賀普放早年也在官渡橋那邊的煤礦挖過煤,後來外出打工,也主要是隧道工地打洞。

  桂花村隔壁的馬塔橋村,51歲的村民熊正璧(化名)也在石景山隧道做工。他74歲的父親說,兒子打洞打了10多年,整個家庭就靠他外出打工維持支撐。

  撥不通的電話

  在珠海,賀普放幾乎每天都要和老家的妻子視頻通話。

  7月14日晚,賀普放上工前,還和妻子視頻聊過天。

  如果沒有意外,賀普放淩晨的班結束後,他會從隧道工地出來,於上午8點多回到宿舍休息。

  當天早上,另一個工友的妻子給賀普放的妻子打來電話,說自己老公的電話怎麼也打不通。賀普放的妻子連忙撥打自己丈夫手機,也打不通。

  眼看著上午8點已過,賀普放的電話還是沒能接通,妻子擔心工地出事了。

  當天淩晨,在石景山隧道右洞的施工過程中,施工人員正準備組織初期支護施工,值班人員聽到異響後發現掌子面落渣,迅速組織施工人員疏散撤出隧道。隨後,大量水湧入右線隧道,並通過橫通道湧入左線隧道,反向進水後導致左線隧道內14人被困於掌子面,距洞口1160米處。

  被困的14人中,就有賀普放、熊正璧、陳穀強、週一文、邢友裕、賀進選等12名來自夾山鎮的工人。

  不久,賀普放的妻子就接到了工地出事故的消息,於上午10點多匆匆離開家,和當地政府部門工作人員一起趕往珠海。

  “被困工人的很多親屬都去珠海了,有的從老家出發,還有直接從工作所在地去的。”當地村民何先生說。

  在被困工人的老家,家中有老人的,當地政府部門大多安排了親戚、鄰居和村幹部陪護。家中沒有老人的,則是大門緊鎖,他們的妻子、兒女等都去了珠海,在那邊焦急等待救援的消息。

  熊正璧的親戚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熊正璧的父親今年74歲,母親73歲,兩位老人只有他一個兒子。一直以來,這個家庭就靠熊正璧外出打工掙辛苦錢,贍養父母、供女兒上學。如今兒子生死不明,兩位老人遭受的打擊很大。目前,熊正璧的妻子和女兒都在珠海,焦急地等待著。

馬塔橋村,熊正璧家
馬塔橋村,熊正璧家

  兩對親兄弟

  受困的12名工人中,來自西周村的張環漢(化名)、張景漢(化名)兩兄弟和他們的堂兄弟張永季(化名)牽動著不少網友的心。

西周村,張環漢、張景漢兄弟家所在村灣
西周村,張環漢、張景漢兄弟家所在村灣
西周村,張永季家
西周村,張永季家

  西周村是土地革命時期湘西石門南鄉起義的策源地。

  他們三人的曾祖父在參加起義時被國民黨殘忍殺害,名字刻在了烈士墓碑上。

  張環漢和張景漢有兄弟三人,其中大哥在外地生活。兄弟倆靠著在外多年打拚,幾年前在老家蓋了新房子。其中,弟弟家房子窗戶做了造型,還帶了車庫,村民們都說房子蓋得很漂亮。據鄰居介紹,哥哥張環漢的女兒已經成家,在外面的大城市紮穩了腳跟,張環漢應該快到享福的年紀了,沒想到出了這事。

  張永季今年53歲,他父親有三個兒子,他排行老二。張永季的父親今年81歲,是一名退休教師。作為烈士的後代,退休之後,他義務開闢“紅色課堂”,為當地單位幹部職工和中小學生講述南鄉起義的鬥爭史。兒子在珠海被困隧道後,這位父親在老家等候救援消息。家中來了訪客,他看上去都很堅強。當地一位村民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事發後,他曾和村幹部去張永季家看望老人,當時老人家中又不少親友,大家都流下了眼淚。

  該村民介紹,張永季是正月初八前往珠海打工的。不過,因為女兒上個月出嫁,他曾從珠海趕回,並在老家待了一個星期。沒想到,再次去往珠海,就遭遇了隧道透水事故。

  受困的工人當中,還有一對家住官渡橋社區的親兄弟。哥哥鍾玉慶(化名)今年58歲,弟弟鍾文慶(化名)小他兩歲。

官渡橋社區,通往鍾玉慶、鍾文慶兄弟家的路口
官渡橋社區,通往鍾玉慶、鍾文慶兄弟家的路口

  鄰居們說,兄弟倆都很勤勞,為人特別和善,每次從外面打工回來,都會主動跟鄰居們打招呼。

  兒子、父親

  這12名被困隧道工地的湖南工人,來自同一個鄉鎮,年齡均為50多歲。他們是家中的頂樑柱,不少人扮演者既是兒子,又是父親的角色。

  熊正璧的家中,年過七旬的父母還需要人贍養。他的女兒剛大學畢業,目前在長沙一知名醫院做實習護士,已經能拿到3000多元一個月的實習工資。她的人生還有很多精彩需要父親的見證和祝福。

  邢友裕家中還有年近九旬的老母親,至今還不知情。村里甚至不敢派幹部上門看望安撫,因為擔心老人察覺出什麼異樣。

  陳穀強家中,母親陶婆婆還記得兒子出事前打來電話,“柑橘成熟時回家”的約定。鍾文慶的小女兒成績不錯,今年初中畢業,剛被石門一中錄取。石門一中是省級重點中學,今年有13人考入清華北大,是當地學生最想讀的高中,鍾文慶小女兒所在初中考入石門一中的不到10人,她就是其中之一。

  被困的工人當中,年紀最小的應該是今年50歲的孫海宇(化名)。孫海宇原本是石門縣磨市鎮人,入贅到了官渡橋社區,育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其中,兒子今年剛小學畢業。

  鄰居們稱,孫海宇以前也在外面打洞,但後來為了照顧上小學的兒子,便留在家中,孩子的母親則在外打工。今年五一,家中親戚結婚,孩子的母親回了官渡橋,之後就留在家中照顧兒子,而孫海宇則前往珠海打工。不想才過了兩個多月,工地就發生了透水事故。

  沒能遊出來的人

  其實,張永季和熊正璧曾有逃出來的機會。

  極目新聞記者獲取的一段視頻顯示,一名在透水事故中幸運逃生的工人講述了事發經過。官渡橋社區多名居民看過視頻後稱,講述者是居住在該社區的宋師傅。

  宋師傅說,當時他們在左洞施工,右洞發生透水後,水順著兩個洞之間的通道流入右洞,並往下坡處倒灌。因為水是往洞內灌的,洞很快遭遇封頂,洞內很多人一下就被水衝走了,根本來不及。幸運的是,他抓住一根電線,爬到了五六米高的平台上,這才沒被水淹沒。但他爬上去以後,只過了一兩分鍾,水又到了他的腰部。

  和他一起爬上平台的,有另一名老鄉以及張永季和熊正璧。

  宋師傅讓大家沉著冷靜,並將身上的工作服和腳上的工作靴脫掉,然後朝洞口方向遊去。宋師傅戴著安全帽,上面還有個礦燈,他遊在中間,身後是張永季和熊正璧,但他往前遊了約一百米後,發現身後的兩人不見了蹤影。

  他又往前遊了六七百米後,發現自己已經能從水裡站起來。

  最終,宋師傅和遊在前面的那名老鄉獲救。但直到早上6點多,大家還是沒能等來張永季和熊正璧從洞口遊出。

  “他們也許是沒抓穩,被水帶走了。”宋師傅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