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潤幽燕數千年,消解京城三伏天

2021年07月19日00:05

原標題:水潤幽燕數千年,消解京城三伏天

  不知不覺間,北京已經變得熱氣騰騰。與往年一樣,北京市內外的居民們,為著一片清涼而親近各處水域,那麼,哪裡好玩呢?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曾經推出19條“漫步北京親河湖享自然主題遊線路”,其中有不少筆者探訪過的景點。暢享京城盛夏,暑期文旅添彩。讓我們通過京城的不同方位,來瞭解一些擁有古蹟的水域吧。

  京杭漕運終結地 一道塔影認通州

  首先,我們來到了北京東部的通州區,來走訪一下北運河。

  作為京杭大運河北段的北運河,自北京通州區一路流淌至天津。這條人工開鑿的運河,亦屬海河的一脈支流。其實,北運河的名稱,還有白河、沽水和潞河(這就是潞河中學等名字的由來)。北運河上遊乃溫榆河,其流至通州北關、並與通惠河彙合後才被叫做北運河。

  在臨近北運河的通州城區內,最顯眼的便是三教廟了。

  通州文廟,建造於元大德二年(1298年)。待四年之後,位於東城區成賢街內的元大都孔廟開始修造。通州文廟與北京孔廟,一兄一弟,相差四歲。等到清光緒九年(1883年),已然修葺了二十餘次的通州文廟,終於形成其歷史上的最大規模。

  現如今,文廟中路建築大部分業已恢復。當然,其最具價值者,還要數清代遺構之大成殿。

  燃燈古塔何時建,初建此塔乃何人。而今,皆不可考。於清代編撰的《通州誌》中,有燃燈舍利塔興於北朝的說法。另據其他文獻記載,此塔或始造於唐貞觀七年(633年)。當然,依今日之考古,燃燈塔乃遼代式樣(密簷式塔),其塔基部分仍為遼構。只是塔身、塔刹,皆為清朝以降的重修之物。

  在燃燈塔初建之時,其用途大體為撫平潞河之水患。由此,該塔被坊間稱作“鎮河塔”。及至通州之名誕生,民間亦俗稱其為通州塔。

  紫霄宮亦是明代所建。其位置,乃是文廟北側、擁有燃燈塔之佑勝教寺以東。紫霄宮內主祭道教三清。據說,舊時的紫霄宮內,曾塑有哪吒之像,其形象逼真至極。由於百姓至此多拜哪吒,所以紫霄宮亦被稱為“紅孩兒廟”。

  感受蕭太后河悠悠歲月

  在北運河的西側,便是著名的蕭太后河。

  蕭太后河是在蕭太后執政時期主持開挖的,其開鑿年份為遼統和六年(988年),最初目的是為了運送軍糧,而後才成為皇家漕運的重要航道。

  今日的蕭太后河,雖然已經不再作為運輸河道,但其留存的文物古蹟卻值得一看。比如,位於蕭太后河上的通運橋與張家灣古城,以及張家灣的清真古寺。

  張家灣古鎮,實乃京杭大運河最北端的水陸碼頭。今日通州運河森林公園之岸堤,並非舊日碼頭的端點。然張家灣之名,則出自元代,只因元初萬戶張镟督海運於此。待明初之時,張家灣已躍升京東重鎮。隨著張家灣的地位日重,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朝廷詔令派兵駐守。嘉靖帝且於次年下詔,在蕭太后河北岸建造張家灣磚城,並於當年完工。而今,殘存的城牆留有東、南兩面。1992年,依明代尺度修復了臨近南門的二十米城牆。

  橫亙於蕭太后河上的古橋,初始僅為木橋一座。其建造時間,乃大明嘉靖年間。待到明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改木橋為石橋,萬曆帝賜其名為“通運橋”。

  張家灣鎮的最重要古蹟,乃是始建於明代、重修於清道光年間的清真寺。該寺坐西朝東,一進院落,南有跨院,拜殿面闊三間。這座面積不大的清真寺,尚有古樹存焉。

  曾是飛放泊,現在是避暑地

  京南有一片供曆代帝王消夏之用的水域,這便是南苑。曾經的南苑地區,乃是永定河下遊的瀦留湖澤。早在遼金時代,放鷹漁獵,便是少數民族統治者在此地的“傳統項目”。

  及至蒙元時期,湖澤遍佈的南苑地區更成為了統治者們尋找歡樂的絕佳去處。只不過,那時此地尚未出現南苑之名,而是被元廷稱之為“下馬飛放泊”。

  到了明代,飛放泊的名稱開始被南海子所取代。永樂帝下令圍繞著南海子修築土牆,且開設四門:北大紅門、南大紅門、東紅門、西紅門。而後於其內又陸續增建了殿宇、行宮與行署,且派官員進行管理。

  到了清朝中葉,三山五園的景觀已初見規模。然乾隆卻並沒有徹底冷落南苑。就在乾隆四十二年(1771年),朝廷還對此皇家獵場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擴建。一座具有江南園林風格的行宮亦由此誕生,這,便是團河行宮。團河行宮實乃清朝占地最廣、規模最大的行宮。此行宮被劃分成宮廷區與苑林區兩部分,在苑林區散養的麋鹿,命運甚為坎坷。而今南海子麋鹿苑裡的麋鹿,便是它們的後裔。

  曉月湖畔回望古蹟與歷史

  遊走京南之後,讓我們再逛逛京西的曉月湖。

  由永定河之水蓄成的曉月湖,其位置緊鄰西五環,水面約為五十七公頃,據說相當於玉淵潭與八一湖的面積之和。曉月湖畔的古蹟,首推的當然是盧溝橋與宛平城了。

  盧溝橋營造於大金帝國國力最強盛、財政收入極為充盈的那段日子裡。所以,無論是石獅子、華表、石像等建築小品的雕刻,還是橋身石面的用料,材質與工藝水平都是最上乘的。

  至清康熙時代,朝廷對堤岸重新加固,並治理河道。在修復工程結束後,將盧溝橋下的這條黑河,正式定名為“永定河”。至今,康熙的巡查治河功業碑還被保留在橋的西側。至於另外一側,則是乾隆皇帝所題的“盧溝曉月”碑。

  位於盧溝橋東側的,是一座小小的宛平城。其目前是北京地區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明代古城。此城建造於明崇禎年間,其最初的名稱,叫做“拱極城”。它的建成,正好能與坐落在昌平附近的“鞏華城”形成掎角之勢,一道保衛京師。

  在玉河上看橋

  探訪過東南西三面水域,我們來到北京的中軸線,看看橫穿中軸線的玉河。

  玉河是元代郭守敬主持修造的通惠河之一部,即什刹海流至前三門的河段,也被稱為“禦河”。 1956年玉河全部改成了暗渠,玉河從此消失。2006年“北京玉河歷史文化恢復工程”啟動,恢復了七百年前的古玉河河道四百八十米。

  位於中軸線與什刹海流入玉河處的後門橋,規模並不算大,橋長約34.6米,寬約17米。在數十年前,曾架設在什刹海以南玉河河道上的,還有雨兒胡同橋(拐棒橋)、東步糧橋、望恩橋等。其中,後門橋、東步糧橋和望恩橋乃是石拱橋,其餘皆為三孔石板梁橋。

  其中,東步糧橋建於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民國初年拆皇城時,也跟著拆除。關於此橋名稱,也有人認為是“步量橋”,即橋身之窄,可以用步測量。民國後又改稱東不壓橋,意思是說皇城拆除,石橋如釋重負。

  □高申(北京旅遊協會“老北京文化”特約講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