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一半球隊存在“死錢”!最黑的是快艇的他

2021年07月19日07:32

  在NBA有所謂“死錢(dead money)”,指的是NBA球隊向某一位已不在本隊陣容名單中,已不再為本隊效力的球員繼續支付薪水。

  在NBA的薪資體系中,“死錢”是經常出現的買斷和裁人所必然導致的後果之一。在某球員和球隊協商分手時,如果他的合同尚未履行完,球隊就必須支付他賸餘薪水,要麼一次性買斷,要麼延期支付。對有些球隊,“死錢”的影響微不足道,但對於經常觸發工資帽的球隊來說,“死錢”卻可能帶來實質的麻煩。

  面對即將來臨的2021年休賽期,“死錢”就會成為一些球隊的桎梏。

  據統計,到今年8月,NBA有一半球隊完全不存在“死錢”,但也有一半的球隊卻受製於此,有一些令人驚訝的、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出現在球隊工資單中。

  本季,灰熊要為戈爾吉-吉昂和迪昂-韋特斯合計支付超過2900萬的年薪。而活塞是受“死錢”打擊最為嚴重的球隊。下賽季,他們要向格芬支付2980萬,這也成為當今NBA數額最大的“死錢”,甚至超過了活塞目前陣中最高薪球員傑拉米-格蘭特的年薪(2000萬)。

  此外,活塞還欠2018年首輪秀紮伊爾-史密夫106.8萬,這筆錢被轉入2022-23賽季。活塞還在2020年11月從鷹隊換來德維恩-狄蒙,並立刻和他說拜拜,延期支付了他賸餘3年4000萬的合同。在2024-25賽季前,活塞每年要向他支付287萬。

  安德魯-尼卡爾森在2017年就告別了NBA,但拓荒者在2023-24賽季前,卻每個賽季要支付給他284萬。這意味著在淡出NBA達7年後,尼卡爾森仍可從聯盟支取薪水。

  雷霆目前有3名球員下賽季處於“死錢”狀態,但都影響不大:斯科菲爾德將支取30萬,帕泰利克-帕特森將支取74萬,凱爾-辛格勒在2022-23賽季前每年支取100萬。

  除了格芬,單一球員最大金額“死錢”案例當屬巴杜姆。2020年11月,黃蜂裁掉巴杜姆,選擇延期支付他賸餘5年1.2億的合同。到2022-23賽季,每個賽季黃蜂要向巴杜姆支付900萬。

  其實,大多數球隊之所以出現“死錢”,都源自於溢價合同滿天飛的2016年休賽期,當時許多球隊和球員簽下令人目瞪口呆的合同。巴杜姆(黃蜂)、諾阿(紐約人)、萊恩-安達臣(火箭)和鄧恩(湖人)都是2016年休賽期的受益者,他們在2021-22賽季都將至少賺到500萬。

  在2021年16支季後賽球隊中,有10隊沒有“死錢”。勇士下賽季要支付給利文斯頓67萬;塞爾特人下賽季要支付給亞布塞萊和迪米泰利厄斯-積遜總計120萬;公鹿則要向祖恩-洛伊爾和拉利-桑德斯二人支付超過500萬。看似500萬數目不大,但在爭冠過程中,這對公鹿的避稅、交易和維護薪資空間都會產生影響。

  業界公認下一個“死錢”的案例很可能是路夫,越來越多的人預計,他會和騎士達成買斷,而他的合同還剩2年6000萬。如果騎士選擇裁掉他,並延期支付他賸餘合同,對該隊未來10年的薪資空間都會產生影響。

  NBA的“死錢”,令人想起俄路斯文豪果戈里的名作《死魂靈》。不同的是,果戈里書中,“死魂靈”是被利用來牟取暴利的死農奴;而NBA中的“死錢”球員卻是要球隊充當“冤大頭”,掏出真金白銀的。(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