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點場景超132萬個 央行解密數字人民幣圖景

2021年07月19日00:01

  原標題:試點場景超132萬個 央行解密數字人民幣圖景

  當前,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取得積極進展,也面臨一些壓力和挑戰。下一步,將繼續穩妥推進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不預設推出時間表

  [ 截至2021年6月30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受邀白名單用戶已超1000萬,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個、對公錢包351萬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筆、金額345億元,試點場景超132萬個。 ]

  隨著數字人民幣試點測試範圍的穩妥擴大,公眾對數字人民幣的關注度也逐漸提高。

  數字人民幣試點取得了哪些進展?數字人民幣是否會取代現金、取代第三方支付?數字人民幣如何保護隱私和安全?

  7月16日,央行舉行媒體吹風會,介紹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央行副行長範一飛、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貨幣金銀局局長羅銳、貨幣金銀局副局長陳建新參會,對上述熱點問題進行權威回應。

  此外,央行於當日發佈了《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下稱《白皮書》),闡明央行在數字人民幣研發上的基本立場,闡釋數字人民幣體系的研發背景、目標願景、設計框架及相關政策考慮。

  數字人民幣試點進展如何?

  第一財經在會上瞭解到,截至2021年6月30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受邀白名單用戶已超1000萬,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個、對公錢包351萬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筆、金額345億元;試點場景超132萬個,兼顧線上和線下,涵蓋批發零售、餐飲文旅、教育醫療、公共交通、政務繳費、稅收徵繳、補貼發放等領域。

  範一飛表示,當前,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取得積極進展,也面臨一些壓力和挑戰。下一步,將繼續穩妥推進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不預設推出時間表。

  具體而言,一是,適時適度擴大試點範圍;二是研究完善相關製度,研究製定數字人民幣相關管理辦法,加強數字人民幣個人信息保護,建立健全數字人民幣運營系統全流程安全管理體系;三是加強重大問題研究,深化法定數字貨幣對貨幣政策、金融體系、金融穩定深層影響的研究評估,積極參與法定數字貨幣國際交流,以開放包容方式探討製定法定數字貨幣標準和規則,共同推動法定數字貨幣發展。

  是否會取代現金?

  隨著數字經濟發展,我國現金使用率近期呈下降趨勢。

  《白皮書》指出,2019年人民銀行開展的中國支付日記賬調查顯示,手機支付的交易筆數、金額占比分別為66%和59%,現金交易筆數、金額分別為23%和16%,銀行卡交易筆數、金額分別為7%和23%,46%的被調查者在調查期間未發生現金交易。

  同時也要看到,根據2016年末至2020年末統計數據,中國流通中現金(M0)餘額分別為6.83萬億元、7.06萬億元、7.32萬億元、7.72萬億元和8.43萬億元人民幣,仍保持一定增長。特別是在金融服務覆蓋不足的地方,公眾對現金的依賴度依然較高。同時,現金管理成本較高,其設計、印製、調運、存取、鑒別、清分、回籠、銷毀以及防偽反假等諸多環節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

  羅銳表示,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現金類支付憑證(M0),與實物人民幣都是央行對公眾的負債,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經濟價值。《中國人民銀行法》授權人民銀行發行人民幣、管理人民幣流通。目前已公佈的《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了“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字形式”。從經濟價值看,數字人民幣與實物人民幣等價,具備貨幣的價值尺度、交易媒介、價值貯藏等基本功能。數字人民幣將與實物人民幣並行發行,人民銀行會對二者共同統計、協同分析、統籌管理。

  羅銳稱,中國作為地域廣闊、人口眾多、多民族融合、區域發展差異大的國家,社會環境以及居民的支付習慣、年齡結構、安全性需求等因素決定了實物人民幣具有其他支付手段不可替代的特性。實物人民幣將與數字人民幣長期並存。

  是否會替代現有電子支付工具?

  自試點以來,關於數字人民幣是否會取代第三方支付,爭議不斷。

  穆長春表示,中國一直支持各種支付方式協調發展,數字人民幣與一般電子支付工具處於不同維度,既互補也有差異。數字人民幣將為公眾提供一種新的通用支付方式,可提高支付工具多樣性,有助於提升支付體系效率與安全。數字人民幣主要基於現金類支付憑證(M0)定位,主要用於零售支付,以提升金融普惠水平為宗旨,借鑒電子支付技術和經驗並對其形成有益補充。

  穆長春稱,雖然支付功能相似,但是數字人民幣也具備它自己的特定優勢:一是數字人民幣是國家法定貨幣,是安全等級最高的資產;二是數字人民幣具有價值特徵,可在不依賴銀行賬戶的前提下進行價值轉移,並支持離線交易,具有“支付即結算”特性;三是數字人民幣支持可控匿名,有利於保護個人隱私及用戶信息安全。

  “與和實物人民幣之間的關係一樣,數字人民幣將和傳統電子支付工具長期並存。”穆長春強調。

  如何保護安全和隱私?

  關於數字貨幣的運營安全和隱私保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對此,範一飛表示,人民銀行高度重視數字人民幣體系的安全及隱私問題,把依法合規和安全便捷作為最重要的兩個設計原則,貫穿數字人民幣設計框架的各個層面。

  他指出,在安全性方面,一是規範數字人民幣及相關係統的設計、開發和運維操作流程全生命週期信息安全管理,實現不可重複花費、不可非法複製和偽造、交易不可篡改和抗抵賴等特性,初步建成多層次安全防護體系,保障數字人民幣運營系統滿足高安全性、高可用性、高可擴展性、高併發性、高易用性和業務連續性要求;二是初步完成構建多層次聯防聯控安全運營體系,建立信息安全管理製度體系,注重加強實戰訓練,為數字人民幣提供常態化的安全保障支持工作,加強應急演練與資源保障,有力提升防範突發風險應對能力;三是研究新安全技術提升數字人民幣安全水平,引入分佈式數字身份、零信任等新興技術的研究和應用,強化個人隱私數據保護技術措施,提升用戶信任感和安全感。

  在隱私性方面,範一飛強調,數字人民幣體系遵循“小額匿名、大額依法可溯”的原則,充分考慮現有電子支付體系下業務風險特徵及信息處理邏輯,滿足公眾對小額匿名支付服務需求。同時,注重防範數字人民幣被用於電信詐騙、網絡賭博、洗錢等違法犯罪行為,確保相關交易符合反洗錢等要求。數字人民幣體系收集交易信息遵循“最少、必要”的原則,不過度收集,除法律法規有明確規定外,不提供給第三方或其他政府部門。人民銀行內部對數字人民幣相關信息設置“防火牆”,通過專人管理、業務隔離、分級授權、崗位製衡、內部審計等製度安排,嚴格落實信息安全及隱私保護管理,禁止任意查詢、使用。

  非指定運營機構如何參與運營?

  記者在會上瞭解到,目前,參與數字人民幣研發的運營機構主要包括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郵儲銀行,中國移動和工行,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和中行分別成立聯合項目組參與研發,螞蟻(集團)和騰訊兩家互聯網企業旗下的網商銀行和微眾銀行也參與研發,招商銀行近期亦已獲準加入。

  陳建新在回答第一財經提問時表示,為確保數字人民幣廣泛可得,還需充分發揮其他商業銀行及非銀行支付機構的積極作用,在釐清責權利關係的基礎上,與指定運營機構一起,共同提供數字人民幣流通服務,包括支付產品設計創新、系統開發、場景拓展、市場推廣、業務處理和運維等服務,實現數字人民幣系統安全高效運行。

  她強調,在此過程中,人民銀行將努力保持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調動市場各方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共同建設數字人民幣生態體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