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二把手”東亞行引關注

2021年07月19日15:33

  原標題:不到兩個月再訪亞洲,試圖繼續整固盟友體系

  美國國務院“二把手”東亞行引關注

  來源:解放日報

  最近,一場外交訪問引發高度關註:7月18日至25日,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溫迪·舍曼訪問東亞。

  這是舍曼不到兩個月內第二次訪問亞洲,也是繼美國國務卿、防長首訪日韓之後,美國最高級別外交官到訪東亞。

  日本、韓國、蒙古被明確寫入美國國務院的官宣行程單。然而,對於這次訪問,外界更為關心的是,這位美國國務院二號人物會否訪問中國?

  拜登班子頻訪亞洲

  美國總統拜登的海外首訪選擇了歐洲,拜登班子成員卻總是很勤快地往亞洲跑。

  3月,國務卿布林肯、防長奧斯汀同訪日本、韓國,奧斯汀還訪問了印度。5月底6月初,舍曼訪問東盟三國印尼、柬埔寨和泰國。6月下旬,美國朝鮮事務特別代表金聖對韓國展開為期5天的訪問。

  如今,舍曼再次來到亞洲。美國國務院表示,舍曼為期一週的亞洲行將重申美國在印太地區與同盟、夥伴合作實現和平與繁榮,維持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承諾。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認為,拜登政府高官之所以頻訪亞洲是基於美國全球戰略的需要。簡言之,即重整盟友體系,應對中國挑戰。重整盟友體系的重點方向是亞洲和歐洲。比如拜登自己任內首訪選擇歐洲,國務卿、防長、副國務卿等高官則“主攻”亞洲。“舍曼時隔近兩月再訪亞洲,其動機無非是希望更好地協調與盟友的關係。”

  現年71歲的舍曼是第一副國務卿,相當於美國國務院二號人物。她長期擔任外交官,曾於2011年至2015年擔任副國務卿,並於2015年出任伊核協議美方談判代表。

  據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介紹,作為技術官僚,舍曼風格較務實,也有強硬一面。過去負責對朝鮮、伊朗談判,外交談判能力較強。但她並非政策製定者,更多是執行。此外,國務院二號人物比一般高級外交官份量更重一些,如果出訪,往往是代表一把手處理對外事務。

  到訪三國難言輕鬆

  為期一週的東亞之旅,舍曼將先後到訪日本、韓國、蒙古。

  在首站日本,舍曼將與日本官員討論一系列問題,包括應對氣候變化和加強全球公共衛生安全。訪日期間,較引人注目的一項日程安排是美日韓將舉行第8次副外長會談,這是近4年來三國首次舉行副外長會談。

  美國國務院稱,三方將就應對氣候變化、公共衛生、朝鮮半島局勢等一系列“緊迫的共同挑戰”商討合作。

  “由於日韓交惡,美日韓副外長會停擺多年。美國一直在調解日韓關係,此次三邊副外長會重啟可視為美方推動日韓和解的重要信號。”吳心伯說。

  與此同時,韓日副外長還計劃舉行雙邊會晤。據報導,雙方預計將討論與戰爭曆史有關的雙邊問題。

  21日,舍曼將抵達韓國展開為期3天的訪問。23日,美韓將舉行第9次美韓副外長戰略對話。話題包括一系列雙、多邊合作的共同優先事項,比如應對氣候變化、攜手抗擊疫情、致力於經濟複蘇等。會議還可能討論如何落實美韓元首會晤共識,特別是在芯片等關鍵產品的供應鏈方面擴大合作。

  朝核問題也是舍曼訪韓期間的重點議題。韓媒稱,舍曼與韓國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長)崔鍾建料將討論如何努力與平壤重新接觸,以推動半島無核化談判走出僵局。

  之後,舍曼將前往烏蘭巴托,與蒙古官員會晤,以加強雙邊戰略夥伴關係。

  吳心伯指出,舍曼此次訪問東亞反映出拜登政府的外交基調,即鞏固傳統盟友關係,通過加強與盟國合作,以應對地區和全球挑戰。比如訪日期間,會聚焦中國議題。訪韓期間,朝鮮將是核心議題。至於訪問蒙古,美國可能是衝稀土而去。因為蒙古的稀土儲量全球第二,僅次於中國,有助美國擺脫對華稀土依賴。此外,美國發展對蒙關係也有挑撥中蒙關係的企圖。

  在金燦榮看來,舍曼此行並不輕鬆。其首要任務是協調與盟友關係,但是當前日韓關係依然緊繃,矛盾難解。即便美方繼續在兩個東亞盟友之間做和事佬,但要協調兩國使其形成合力絕非易事。其次,舍曼訪蒙顯示美國一心拉攏蒙古,意圖給中俄製造麻煩。但是由於蒙古體量太小,並不足以擔當“大任”。

  是否訪華備受矚目

  相比訪問日韓蒙,是否訪華是舍曼此行最受矚目的焦點。作為美國國務院二把手,舍曼訪華如果成行,將是拜登上任以來美國最高層級內閣官員訪問中國,也是中美阿拉斯加高層戰略對話4個月後又迎來一場高級別外交會議,並為中美外長會晤、元首會晤做鋪墊。

  外交政策圈內人士原先預計舍曼會訪華。7月14日,香港《南華早報》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說法稱,舍曼將於下週訪華,將在天津會見中方官員,他們將討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會晤的可能性。

  然而,在美國國務院7月15日官宣的行程中,中國不在其列。不過,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16日表示,美國仍在就舍曼訪華事宜與中國溝通。如果一切安排妥當,舍曼將在訪問日韓蒙三國之後前往中國。

  據中國外交部網站消息,在7月16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答舍曼訪華一事提問時表示,中方在中美關係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關於記者提到的具體問題,沒有可以提供的信息。

  分析人士預計,舍曼訪華仍不無可能。

  “這是由美方主動提出的,美方有同中方進行對話的需要。”吳心伯說。金燦榮認為,舍曼的行程到7月25日結束,仍有充分時間留給雙方就相關安排進行磋商協調。

  分析人士認為,訪問充滿懸念折射出中美關係微妙複雜,以及美國對華態度的言行不一。

  一方面,中美雙方存在接觸、對話的客觀需要。自阿拉斯加會晤以來,除了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訪華之外,中美幾無面對面的高層外交互動。

  吳心伯分析了三點原因:客觀上,拜登政府仍在研究評估對華政策,內部協調需要時間;主觀上,拜登為顯示自己不是弱勢政府,故意在對華關繫上以施壓為主,採取冷處理方式,不急於改善與發展關係;從中國來說,對拜登政府也經曆了從期待——重開對話、重啟合作、重建互信,到失望——沒有擺脫上屆政府的陰影、沒有走出對華認知的誤區、沒有找到與中國打交道的正確路徑的過程。

  另一方面,出現諸多不確定性,緣於拜登政府缺乏誠意。外界注意到,就在舍曼訪華被傳得沸沸揚揚之際,美國並未為雙方接觸營造良好氛圍,相反頻頻對中國出手,包括派軍艦進入南海活動、在新疆問題上發難、製裁7名中國官員等等。

  本月初,在第九屆世界和平論壇上,當被問及“中美高層今年會有接觸嗎”,王毅說“要看美方誠意”。

  金燦榮說,王毅的回答表明,中方並未拒絕對話,但前提是美國要展現誠意。從美國迄今表現來看,言行嚴重不一。口頭上喊著要對話,行動上卻在破壞中美關係,沒有為兩國對話創造合適氣氛。如今,雖有對話的意願和安排,但落實卻遇到困難,主要障礙也在於美方一貫的言行不一,導致對話本身都可能失去意義。

  吳心伯指出,美國一邊強力打壓,一邊尋求對話,反映出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設計:即以競爭為主,但也不排斥接觸,需要對抗就對抗,需要合作便合作,而且是圍繞美國利益和目標的合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