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償騰訊475萬

2021年07月19日13:20

  原標題:搶微信紅包 不靠手速靠“外掛” 下載量超6700萬次 涉嫌不正當競爭

  “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償騰訊475萬

  來源:華商報

  警方提示

  未獲騰訊授權,實時攔截、修改數據

  存在竊取用戶信息、賬戶風險

  安全隱患大,最好及時卸載

  搶個紅包也能開“外掛”?幾乎每個人都有搶不上微信紅包的經曆,一旦失敗,要麼怪網速不行,要麼恨自己手速太慢。你有沒有想過,那些每次都能搶到紅包的人,也許並不是“天選之子”,而是開了“外掛”。

  【典型案例】

  搶紅包“外掛”構成不正當競爭

  一款“微信自動搶紅包”的軟件就因為外掛式功能被起訴。這款軟件的開發和運營方掌上遠景公司及提供下載平台的卓易訊暢公司,被微信軟件開發者和運營者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機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近日,該案一審宣判。法院認為,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宣傳、運營涉案軟件行為雖未被明確列舉於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第二款前三項之中,但應屬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四項和第二條所規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卓易訊暢公司系軟件分發平台,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涉案軟件由掌上遠景公司自行上傳並發佈,卓易訊暢公司並未宣傳涉案軟件,並無證據證明卓易訊暢公司存在幫助他人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主觀意圖,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涉案行為自2016年1月持續至本案審理之時,持續時間長,下載量、用戶規模較大。涉案軟件在OPPO軟件商店、PP助手、“豌豆莢”、華為應用市場、百度手機助手、酷派應用商店等安卓應用分發平台的下載量總計超過6747.6萬次。掌上遠景公司曾宣傳該軟件“累計用戶達2000萬,榮獲中國開發者百強APP稱號”。

  最終,法院認定掌上遠景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掌上遠景公司賠償二原告經濟損失450萬元及合理支出約25.4萬元。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目前該案已生效。

  【馬上就采】

  不用“外掛”感覺錯過很多錢

  鄭女士今年58歲,雖然對智能手機的操作並不熟練,卻是個搶紅包老手,逢搶必中。她說:“我也是一步步摸索出來的,靠自己不行,還得靠外援。”她說的外援,其實就是搶紅包“外掛”。

  鄭女士告訴記者,開始玩微信搶紅包時總搶不上,“一看見有紅包我就點,點進去已經沒了!尤其是過年時,每個微信群裡都在發紅包,搶不上就感覺自己錯過了好多錢。”

  2017年,鄭女士聽朋友說有個專門提醒人搶紅包的軟件,她就讓兒子幫忙安裝到手機上。“安裝了那款軟件後,微信上有人發紅包,軟件就會發送消息通知,我就能第一時間知道有人發紅包了,但有時候還是搶不到。”後來,兒子又給她下載了一個自動搶紅包的軟件,用一次就離不開了,“啥都不用管,錢就到賬了,特別方便。”鄭女士說。

  鄭女士的兒子小鄧說,搶紅包就像是在超市搶雞蛋,都抱著占便宜的心理,“搶上了就高興,覺得自己賺了,沒搶上會失落,好像是自己虧錢了一樣。”他認為,這類搶紅包“外掛”正是瞄準了用戶占便宜心理。

  【警方觀點】

  有安全隱患最好及時卸載

  西安一民警告訴記者,“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危及隱私、財產安全,網絡用戶應遵守軟件使用規則。“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未受騰訊授權,卻可以實時攔截微信客戶端與服務器之間的傳輸數據,對微信客戶端讀取服務器回包數據進行讀取、修改,進而實現自動搶紅包、透視紅包等相關作弊功能。這類軟件能竊取用戶信息,甚至能將賬戶內的錢轉走,安全隱患極大。

  據悉,2017年,江蘇鹽城建湖警方破獲了一起製作並銷售“搶紅包外掛軟件”的案件,全國有近60萬用戶購買下載該款軟件,涉案金額近3000萬。可見,“搶紅包神器”軟件還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用戶最好及時卸載。

  律師說法

  觸犯反不正當競爭法互聯網專條

  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北京市安理(西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媛表示,“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改變了微信紅包正常操作流程,破壞了微信拚手速搶紅包的公平性和娛樂性,讓沒有使用涉案軟件的用戶對微信服務產生不滿,損害微信商譽。另外,該軟件開發、運營均針對微信,系不當利用微信軟件的運營資源和競爭優勢,擾亂了互聯網環境中的市場秩序。

  《反不正當競爭法》要求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願、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深圳掌上遠景公司是“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的開發者和運營者,屬於利用網絡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經營者”,其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的規定,應承擔侵權責任。

  北京德恒(西鹹新區)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耀華認為,“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除了改變了微信搶紅包的操作流程,損害其他手動搶紅包用戶的利益之外,還可能會監控用戶微信記錄影響用戶隱私安全。企業要做好法律風險的識別和防範,避免侵權;消費者要儘量遠離外掛軟件,防止個人信息泄露,繼而產生經濟損失。

  賠償數額計算標準的確定

  有助於處理該類案件

  北京大成(西安)律師事務所律師薛舒尹表示,軟件的開發商利用一些不正當的手段誘導消費者下載軟件,對微信中未使用該軟件的其他用戶造成不正當競爭,此種手段確實是不正當的。但該“不正當”行為是否屬於《反不正當競爭法》裡面的“不正當競爭”需要結合相關法條及理論知識進行定性。此外,明確賠償數額計算標準有助於處理該類案件,也能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

  按照民事侵權處理

  對網絡犯罪案件辦理有重大影響

  陝西高瑾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瑾表示,本案按照民事侵權處理,而沒有按照刑事犯罪處理,這一點很有意義。以往此類案件的軟件開發者往往被認定為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提供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非法經營罪、侵犯著作權罪,面臨少則兩三年,多則五六年的牢獄之災。本案案件可以用以指引罪與非罪的方向,對於正在辦理的網絡計算機類犯罪案件和著手開始申訴的網絡計算機類犯罪案件有重大影響。 實習記者 姚冰玖 華商報記者 卿榮波

  網友熱議

  @Jane1555:早就知道這個軟件,沒下載過,嫌吃相太難看。

  @V斌斌有禮V:我以前下載過這種軟件,後來有些人私人轉賬不私下發,非要在群裡發,就卸掉了,不然也太尷尬了。

  @幽蘭若水-:我現在才知道有這種軟件,感覺自己錯過了一個億。

  @聞到風的氣息:這次再搶不到,就是我自己慢不能怪別人開掛了。

  @偷影子的人啊:騰訊有啥損失,損失的不應該是沒用外掛的用戶麼?

  @Vincent14153214:450萬是怎麼算出來的?

  @誰說不是呢:應該狠狠打擊外掛。

  @無題待解:那是不是有那種自動搶票機?這個能不能也治理一下? 綜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