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受害者逆轉“表演者”,再到“偷漏稅嫌疑人”,林生斌在劫難逃?

2021年07月19日15:03

  原標題:從受害者逆轉“表演者”,再到“偷漏稅嫌疑人”,林生斌在劫難逃?

  來源:環球人物雜誌

  從立人設到被人設反噬,林生斌大概只是短暫體驗了成為一個“拙劣演員”的代價。

  |作者:王喆寧 王品

  |編輯:咖喱

  官宣再婚生女20天后,林生斌還是沒能從輿論漩渦中掙紮上岸。

  作為2017年“杭州保姆縱火案”的受害者家屬,同時失去妻子和三個孩子的經曆,加上當時他那張嚎啕大哭的照片,曾經讓無數人感同身受過他的撕心裂肺之痛。

·案發現場,林生斌旁若無人嚎啕大哭的樣子戳痛了很多人。
·案發現場,林生斌旁若無人嚎啕大哭的樣子戳痛了很多人。

  身負慘痛經曆踽踽獨行4年後,林生斌再次霸屏熱搜時,大眾同情憐憫的情緒霎時變了味。

  從微博宣佈自己“組建新家庭喜得一女”開始,他經曆了極其複雜的一場輿論風暴,其中夾雜著網友的祝福、怨憤,玄學靈異的猜測,“婚內出軌”的陰謀論,以及對他“非法募捐”的質疑……7月12日,娛樂圈評論人士宋祖德向杭州稅務部門實名舉報他涉嫌偷稅、漏稅,又將大眾對他的聲討引入另一個維度。

  可喜的是,輿論關注點正在從失控走向理性。而回顧整件事的禍起之源,大概就是林生斌用4年時間為自己塑造的“完美角色”——一個悲情又深情的人設。

  對於林生斌,要維持自己的人設,就意味著以未來人生為代價,畢竟公眾期待的是“此情不渝”的他;而對於公眾,越是投入關注、感情、金錢,就越是希望林生斌符合自己的道德與心理預期,對“完美受害者”的成色要求也就越高。

  這種實然與應然之間的拉扯,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斷裂。

  利用同情打造人設

  2017年6月,“杭州保姆縱火案”發生,林生斌的妻子、孩子共四人遇難。這件事的影響極其惡劣,涉事保姆、小區物業,包括受害人家屬,都受到廣泛關注。

  林生斌作為受害人丈夫、父親的角色,無疑成為網友最同情的人。這麼多年來,人們都對他的動向投以關注的目光。

  失去妻兒無疑是悲痛的,林生斌借助網絡抒發著內心的苦悶。他在案件發生的第二天註冊微博,名為“老婆孩子在天堂”,以此紀念妻兒。此後,他時常會在微博發佈文章,懷念以往的點點滴滴,字裡行間糅合的儘是對妻子孩子的思念,以及失去他們的悲痛與遺憾。

  在犯罪嫌疑人被捕後,林生斌曾許諾,自己將用賠償所得建立以一家人姓名命名的“潼臻一生”公益基金,完善保姆甄選管理機製。

  2019年,“潼臻一生”童裝品牌店在淘寶上線,店舖設有公益入口,承諾10%的收益將作為善款捐出。

  · “潼臻一生”淘寶店舖宣傳圖。圖源:林生斌微博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林生斌在疫情期間向紅十字會捐贈了5000個口罩,正面評論隨之而來,網友無不表示感動和祝福。

  或許正是他這麼多年來有意無意打造的“深情人設”,成為點燃負面輿論的火種。

  今年6月30日,他以一句“思慮再三,還是想把這份喜悅和大家一起分享”作為開頭,宣佈自己有了新家庭的好消息,本以為會得到祝福,但質疑聲以猝不及防的速度發酵開來。

  ·6月30日,林生斌微博分享重新組建家庭的消息。

  那些不忍相信林生斌經曆徹骨之痛4年後就再婚的網友,紛紛下場扒料。很快,他的現任妻子被證實是林生斌公司的員工小樂,兩人早在案件發生前就認識。此外,網友還發現,2018年1月林生斌還與一女子去看展覽,12月攜另一位女子去澳洲跳傘等等。

  曾經關注這件事的網友瞬間遭到暴擊,原本的那個好丈夫、好爸爸呢?難道他一直在營造人設、販賣同情?

  這些年來,林生斌字裡行間都是癡情款款,無論是微博中常常出現的有關妻子孩子的字眼,還是直播帶貨里說“下輩子去找妻子和孩子”,都為他賺取了大量同情,這些“同情流量”進一步得到變現。

  有媒體爆出,林生斌2019年簽約的網紅營銷機構,名下有13家公司,一年時間內直播20多場。統計顯示,他利用這幾年積累的同情心,帶貨營收超5000萬元,這一番操作帶來的實際收益讓人咋舌。

  用悲情博取同情大量撈錢,心中卻早就另有所圖?當網友心中林生斌的深情人設徹底崩壞,他幾乎瞬間被人設的反噬作用吞沒。

  輿論從失控走向理智

  在關於他早就“移情別戀”的傳言出現時,另一條傳聞也隨之而來:當年物業公司給出的一個億的賠償款,林生斌分文沒有給朱家(亡妻朱小貞的娘家)。

  而彼時,朱小貞哥哥發佈的一條微博猶如在風波中心投下一枚“炸彈”。7月1日,名為“朱先生June”的微博賬號發文稱,已故妹妹留給二老的東西,卻被林生斌拿來叫他們找律師對峙,暗示林生斌要與朱家打官司。

  網友迅速抓住“人情薄涼”“人性向善而欺”等字眼,一時間輿論倒向抨擊林生斌獨吞賠償款、吃人設紅利等。

  然而,聲討才剛剛開始,越來越多的細節還在慢慢發酵。

  有網友發現,林生斌2017年在杭州一處寺廟建了一口井,上面刻著“童、臻、一、生”四個大字。有人解讀稱,這是八卦井,“潼”去掉偏旁,是不給母子一點水,“一”在“生”之上,是斷了往生路等等。

  “鎖魂”“神力”等等怪誕說法滿足了網友的獵奇心理,讓各種關於林生斌的“玄學”討論甚囂塵上。而真正的事實卻被放置一邊,無人在意。

  沒過兩天,網友挖掘到了更多故事,有傳聞稱,林生斌心懷不軌,當時的保姆是他現任老婆的舅媽,加上他當時在法庭上神情詭異的表現,讓“出軌、合謀保姆殺害妻兒”的說法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便成為輿論主導。

  不論關注亦或聲討,都由網友的共情心理所致。但在此過程中,難免有渾水摸魚的人無端猜測,帶節奏,攪渾輿論場,讓事件走向變得離奇。

  7月8日,林生斌連發5條微博,回應網絡上的各種傳言。不管澄清內容真假幾何,至少讓跑偏的、不切實際的“陰謀論調”暫時被拉回到現實中。

  針對朱哥哥微博中提到的“找律師”,林生斌曬出自己與朱家的聊天記錄。記錄中,他曾給嶽母轉賬、買按摩椅等,字裡行間想要顯示自己的孝順友善。

  他表示,火災民事訴訟的調節賠償金67%分別用於償還火災房屋的貸款、公司銀行貸款、妻子孩子的後事及墓地、期間產生的維權費用等相關事宜,餘下的33%(遠高於法定比例)全部留給了嶽母嶽父。

  隨後,他又公佈了與現任妻子小樂認識的過程,稱兩人早就認識,但直到2019年11月才確認關係,2020年小樂才到他的公司正式任職。不過神通廣大的網友很快甩出了2019年小樂就在公司的證據截圖。

  林生斌的最後兩條微博則將矛頭直指朱家哥哥,稱朱家將自己剛出生的孩子拿出來擋槍,傷害了他的心。

  在朱家、林生斌、現任妻子、圍觀網友幾方之間,互相矛盾的說法、互嗆的發言、不斷拋出的新證據,錯綜複雜,理智和情感相互撕扯。

  而當輿論逐漸走向清醒,那些圍繞林生斌的法律問題回到大眾視野——遺產分配的合理性,以募捐名義承諾卻未成立的基金是否涉及違法斂財,甚至他的納稅程序有無問題,這些脫離情感因素的理性質疑,逐漸占領上風。

  連發5條微博卻絲毫沒有提到關於基金會的問題,很難不讓人懷疑他有避重就輕的嫌疑。7月9日,林生斌的代理律師在接受北京頭條採訪時回應,林生斌曾就籌建基金會數次向他諮詢,但由於“客觀上有相當大難度,未達成所願”,某種程度上從側面證明了他當初承諾的基金會到現在還是泡影。

  7月14日下午,針對宋祖德對林生斌偷稅漏稅的舉報,杭州稅務稽查局回應:“舉報材料已經收到,正在按程序辦理。”

  這些回應都標誌著,林生斌牽涉公共利益的問題,正在衝破重重迷霧,訴諸司法途徑。

  ·宋祖德實名舉報帖。

  成為一個拙劣的“演員”

  事情發展到現在,看得出,林生斌依舊渴望繼續扮演那個善良、悲慘的角色。

  在最後一條微博中,他寫道:“我沒有那麼好,也真的沒有那麼惡。對於這次事件及其系列事物處理完畢後,我將離開公眾視野,讓一切恢復平靜。”

  其實,一個人的選擇有其內在邏輯,只要不違法違規,也是個人自由。但林生斌的不少做法在客觀上給人的感受,確實是在立人設。

  所謂人設,是一種“人格面具”和“公開表演”。這讓人想到戈夫曼的日常生活“擬劇論”。每個人都在按照社會系統這個“劇作者”的規則在表演,人性的自我與社會化的自我總是存在差距,表演者既有遮掩式表演,也有誤導式表演,其中關鍵在於,符合他人對於自己在此情景中的認知。

  當然,這並不是說林生斌的悲傷是演的,而是說是在互動中,這種悲傷變得更像悲傷。

  不過,如果是利用公眾對弱者的同情心進行變現,那麼不僅會消耗愛心與信任這樣的稀缺公共資源,而且本身就有著極大的風險。

  正所謂,你凝望深淵,深淵也在凝望你。

  一個人精心營造人設,也難免會被這樣的人設反噬。一旦有不符合人設的言行舉止,就容易從安慰同情變成群起而攻之。這就像古人早已說過的,“殺君馬者道旁兒”。“劇作者”的規則,早已寫定;表演不易,做自己更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