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失孤”的圓滿結局,為何不足以安慰人心?

2021年07月17日09:23

  原標題:“失孤”的圓滿結局,為何不足以安慰人心?

  來源:團結湖參考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電影《失孤》開頭有一幕,路人甲看到劉德華扮演的父親摩托車上的尋子旗幟,說孩子已經丟了十幾年了,找不到的,別執著了。路人乙見狀痛斥路人甲沒有同情心,口角間兩人竟推搡起來。這時候劉德華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走開。

  大家都知道“失孤”的故事近日迎來了圓滿的結局。電影故事的原型案件被偵破,現實中的尋子父親郭剛堂在曆經24年艱辛、摩托騎行50萬公里後,終於和他的兒子郭新振團聚。

  全網熱淚盈眶的氛圍很快起了微妙的變化。起因是郭剛堂對孩子的養父母並沒有表現出多少怨恨,沒有要起訴索賠的意思,還讓兒子自己選擇待在哪個“家”,郭新振也感念養父母的恩情,希望能照顧養父母。難道買孩子的罪過就不用追究了嗎?親生父母24年的痛苦就不用補償了嗎?於是有人不理解老郭,也有人斥責小郭是“冷漠的90後”。

  這讓我想起開頭提到的電影情節。路人各懷善意,但不過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很難真正和當事人共情。小郭如此反應只是重感情,一個年輕人突遭變故,免不了在情理法里糾結,此時再去道德綁架他,實在有些殘酷;老郭吃過常人完全無法想像的苦,他對世間悲苦的理解和體悟遠比我們要深刻,也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強大內心。在痛苦與絕望中還選擇做公益幫助其他失孤家庭,這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嗎?或許不追究、甚至“不爭孩子”只是他選擇的救贖方式,外人不理解很正常,但此時沉默比橫加評判更高貴。

  不過細究起來,對老郭和小郭父子的“不滿”,並不是路人甲路人乙一般事不關己地說說而已。這種情緒本質上不針對他們個人,背後有更深層的恐懼。

  首先,“收買一律入刑”是201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才確定下來的,在此之前,只要收買方“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養父母收買小郭的行為發生於1997年,依照從舊兼從輕的原則,追究刑責幾乎不太可能,如果郭剛堂再不追究,這家人可能完全免於追責,大家在感情上很難接受。

  更進一步說,對收買一方的刑事處罰過輕,長期以來是社會各界所爭議的一個問題。小郭一案的特殊情形,只是又一次喚起了這一層情緒。儘管《刑法修正案(九)》生效後,大多數收買方免於追究刑責的狀況得到了扭轉,但最高刑期僅三年,懲戒力度仍舊讓許多人懷疑。用羅翔老師的話說,買幾隻鸚鵡都可能判刑五年以上,收買被拐賣婦女、兒童的法定刑這麼低,很容易讓人對法律的公正性產生懷疑。支持收買婦女、兒童輕罪化的一個觀點是,相對於拐賣行為,收買行為的社會危害性較小,輕罰買方也許能降低被拐者被虐待的風險。可另一個事實是,販賣人口行為屢禁不止,“買方市場”的存在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收買行為如果不能受到足夠的威懾,罪惡之源就很難被斬斷。也有觀點認為,民間不乏情有可原的非法送養、非法收養行為,其中不免涉及“營養費”,滑入收買的範疇,如果刑罰重,對這些人很不公平。但一來刑法的謙抑性不允許一刀切的重判,二來,其實我們更該警惕的,是披著“收養”外衣的人口買賣行為。

  我很理解小郭對養父母的感恩之情。新聞報導里說,這家人對小郭比對親生的兩個女兒還好,“有活都是使喚兩個女生”。甚至可能確如親戚所說,養父母是被人販子蠱惑,以為小郭是被養不起他的親生父母拋棄,才懷著僥倖“買”下了小郭。可這個“溫情的養子故事”恰透露了許多悲劇的根源:所謂傳宗接代、延續香火的陳舊觀念。這也是圍觀者複雜情緒的來源之一。我願意相信養父母一家本性淳樸,但此事中的複雜況味,還是讓信奉現代文明的人隱隱作痛。

  我對“人販子一律死刑”這種呼聲不感冒,也不崇尚重刑化思維。但必須明確的底線是,買賣人口是嚴重的反人類性質的罪行,不僅傷害受害家庭,更是在否認人的獨立性和自主性。我們應當尊重選擇寬容的受害者,卻不能無視過分的寬宥對人的權利以及公序良俗的傷害。

  放到更長的時間維度看,加重收買婦女、兒童罪的刑事處罰力度是一個趨勢。《刑法修正案(九)》在審議階段時,曾數次修改關於收買婦女、兒童罪的條款,經曆了處罰力度不斷加重的過程,最終否決了“免除處罰”的可能性。下一步,或許我們可以期待增加法定刑期。也許這能給我們安慰。

  小郭一案中,還有個細節很能給人安慰:他之所以能被找到,得益於人像識別技術的成熟,這項技術在公安部的“團圓行動”中發揮了巨大作用,一個和小郭一樣DNA數據缺失的被拐者被找到,也是借助了它。打拐這事,不是說說而已。

  (文/張靜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