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億里找2609人,怎麼做到的?揭秘《失孤》原型背後的故事

2021年07月15日14:12

原標題:14億里找2609人,怎麼做到的?揭秘《失孤》原型背後的故事

在14億人里成功“大海撈針”的案例背後,還有一組激動人心的數據:公安部1月部署開展“團圓”行動以來,已找回曆年失蹤被拐兒童2609名,其中時間跨度最長的61年;偵破拐賣兒童積案147起,抓獲拐賣犯罪嫌疑人372名,各地已組織認親1200餘場。其中,6月1日集中發佈全國3000多個免費采血點後,已有近萬人到公安機關免費采血,已幫助306個家庭實現團圓。

“寶貝啊,我的寶貝。可回來了,我的兒。”

這一刻,電影《失孤》原型郭剛堂等了24年。尋子數十萬公里,報廢10輛摩托車後,他被人販子抱走的兒子11日被警方送到身邊,一家團聚。郭剛堂摸著妻子的頭安撫:“這回交到你手裡,你得好好疼他。”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在14億人里成功“大海撈針”的案例背後,還有一組激動人心的數據:公安部1月部署開展“團圓”行動以來,已找回曆年失蹤被拐兒童2609名,其中時間跨度最長的61年;偵破拐賣兒童積案147起,抓獲拐賣犯罪嫌疑人372名,各地已組織認親1200餘場。其中,6月1日集中發佈全國3000多個免費采血點後,已有近萬人到公安機關免費采血,已幫助306個家庭實現團圓。

這樣看來,與免費采血有關的DNA數據比對似乎是破案重點。

但事情沒那麼簡單,郭家的案子,乃至接連被翻出2001年、2000年、1997年等一樁又一樁舊案的販賣兒童慣犯呼某,都是中國打拐工作成果的縮影與“活標本”。

一次成果顯著的“刑事技術集中比對會戰”

7月13日,公安部舉行新聞發佈會,不僅通報了最新破獲的郭剛堂之子24年前被拐案,還介紹了公安部“團圓”行動的最新進展。想知道這24年的努力如何能在2021年畫上句號,不妨對警方通報做一次“閱讀理解”。

據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副局長童碧山介紹,

“1997年9月21日,山東聊城郭剛堂(男,現年51歲)夫婦時年2歲半的兒子郭新振,在家門口玩耍時被一陌生女子抱走,下落不明。接到報警後,聊城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開展了大量偵查調查、走訪摸排等工作,並採集了郭剛堂夫婦血樣,檢驗DNA信息錄入‘打拐DNA系統’,但一直沒有發現郭新振的下落。今年‘團圓’行動中,公安部將該案列為掛牌督辦案件組織攻堅。”“6月,在公安部組織的集中比對會戰期間,專家們勇於創新,克服兒童失蹤被拐時體貌特徵與長大後差別較大的障礙,突破技術壁壘,運用最新比對查找手段,成功在河南發現疑似郭新振的線索。根據公安部指令,河南公安機關採集相關人員DNA信息進行複核檢驗,最終確認河南該人即為郭剛堂夫婦被拐24年的兒子郭新振。山東聊城公安機關迅速派員赴河南、山西等地,圍繞當年收養、拐賣情況循線追蹤、縝密偵查,抓獲了當年拐賣郭新振的2名犯罪嫌疑人,查清了案件事實,目前該案還在進一步擴線深挖。”

1997年9月發生的舊案塵埃落定,不僅是郭剛堂一家“唸唸不忘,必有迴響”,也離不開破案人員的堅持。

自2007年公安部刑偵局打拐辦成立以來,2009年公安部又部署全國開展“打拐”專項行動,建立全國打拐DNA系統,2011年在全國實行兒童失蹤快速查找機製,2016年上線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台,國務院更多次頒布實施階段性“拐賣人口”相關行動計劃。

2021年初,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團圓”行動。5月11日至6月11日,公安部又在山東濟南組織開展了“團圓行動刑事技術集中比對會戰”。通過一個月比對會戰發現的線索,已找回失蹤被拐兒童718名、抓獲拐賣兒童逃犯8名,取得了顯著戰果。

而此次比對會戰主要有以下特點:

一是參戰人員精。公安部從全國公安機關抽調刑事技術專家69名,這些專家都是刑事技術領域懂專業、會研判的綜合型人才,具有豐富實戰經驗。

二是數據資源全。行動廣泛收集了失蹤被拐兒童和父母的照片、DNA等信息,研究製定了技術比對會戰工作規範,確保相關查找比對數據齊全。

三是系統功能強。及時對“打拐DNA系統”進行了升級改造,同時又專門研發“團圓行動技術比對會戰平台”,實現父母身份信息核實、疑似被拐人員情況核查、工作指令上傳下達、行動戰果複核統計等專項工作,為比對會戰提供了案件管理、多模比對、綜合分析、專家會商、任務推送等功能。會戰中,參戰專家拓展應用最新科技手段,及時與實地走訪調查等工作相銜接,確保了比對會戰取得成功。

下一步,公安部將認真總結第一次比對會戰的成功經驗、做法,盡快組織開展第二次集中比對會戰。

“打拐DNA系統”到底有多高效?

在“打拐日常”中,建立於2009年的“打拐DNA系統”受到眾多網友關注。警方此次正是先運用最新比對查找手段,成功在河南發現疑似郭新振的線索,然後採集他的DNA信息並錄入“打拐DNA系統”,成功與山東聊城郭剛堂夫婦比中,最終確認了郭新振的身份。

6月1日,公安部曾通過新聞媒體等渠道公佈全國3000餘個免費采血點。采血不受戶籍限製,呼籲未采血的失蹤被拐兒童父母、疑似被拐人員和身源不明人員,盡快到附近采血點免費採集,依靠科技尋親。

這樣做效果如何?

近年來,常有公安機關通過打拐DNA信息庫盲比比中失蹤被拐兒童的案例,被拐人員此前甚至不知曉自己身世有疑。6月1日後,又有近萬人主動到公安機關接受免費采血,目前已幫助306個家庭實現了團圓。

2015年報導截圖

13日,警界大V@江寧婆婆 發帖介紹稱,被拐孩子的父母報警後必須且免費錄父母DNA,警方打拐解救找到的孩子必須且免費錄孩子的DNA。對於2009年之前的拐賣警情,這些年來各地公安機關也不間斷地進行了DNA補錄,基本上少有遺漏。“只要父母報過警采過DNA,找到孩子基本上只是時間問題。”

另外,“在公安機關打查結合重拳出擊下,拐賣兒童案件近年來呈現出明顯的下降、甚至幾近消失的態勢。每年找回的失蹤兒童大多是自己走失或離家出走,目前主要是以查找積年案件為主。”

1963年,5歲男孩“吉顯”隨家人逃荒到河南後離散。時隔58年後,公安部“團圓”行動讓他90多歲的母親終於在有生之年等來了兒子的消息。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除此以外,@江寧婆婆 也提到目前打拐工作的難點稱,之前各地公安機關解救的孩子當中,卻有相當一部分在數據庫里比不到父母DNA。唯一的可能,就是孩子的父母沒有報過警,而且大多是主動賣出親生孩子。

@江寧婆婆:這些孩子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絕大多數就是因為DNA沒有比到他們的父母。

為此,民政部、公安部2015年聯合製發了《民政部公安部關於開展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打拐解救兒童收養工作的通知》,為推動打拐解救兒童回歸家庭、維護打拐解救兒童權益提供了政策依據。

這名販賣兒童慣犯被翻出的舊案,一樁比一樁久遠

再回到那起24年積案上,公安機關圍繞郭新振當年被收養的情況循線追蹤,確定了呼某及其當年女友唐某2名犯罪嫌疑人,目前該案還在進一步擴線深挖。

事實上,現年56歲的販賣兒童慣犯呼某,也算得上是我國打拐工作成效的“活標本”。

根據媒體報導,1988年和1996年,呼某曾分別因犯盜竊罪、敲詐勒索罪入獄。

2009年,因涉嫌2001年在河北拐走一名女童,呼某被執行逮捕。

2021年,因涉嫌2000年在山西拐走一名男童,呼某再被山西警方抓獲歸案。因為今年“團圓”行動啟動後,民警採集的被拐男童父母血樣,成功比中河南一名疑似被拐兒童。經過縝密偵查,民警鎖定了包括呼某在內的2名犯罪嫌疑人。

等到今年6月,電影《失孤》原型郭剛堂之子被拐案取得重要進展,犯罪嫌疑人呼某在被提審時畏罪心理嚴重,拒不交代。專案組圍繞其關係人開展進一步偵查,在其當年女友唐某供述罪行後,呼某最終認罪。

於是,呼某身上又添一起1997年積案。這更說明,慣犯呼某從未主動供述自己曾犯下的罪行。

除此以外,封面新聞從一名知情民警處證實,呼某是一個拐賣兒童的慣犯,在他被山西警方抓獲後,其他地方的公安局就陸續打電話來瞭解情況、現場提審等。

慣犯不斷被翻出舊案,不但是警方打拐工作有了成果,也意味著更多家庭實現團圓。

只是技術的勝利?

除了警方努力,在尋找失蹤被拐兒童中同樣不可忽視的,是群眾的力量。

作為被拐兒童父親,郭剛堂在這24年間,一邊騎著摩托車輾轉多地、跨越數十萬公里尋找孩子,一邊積極參與打拐誌願活動,將蒐集到的失蹤被拐兒童信息及時反饋給公安機關。通過他提供的線索,公安機關先後找回被拐多年兒童100餘名。

在13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公安部不但表達了對郭剛堂24年付出的感動,並強調,開展好“團圓”行動,不僅需要公安機關、失蹤被拐家庭堅持不懈地共同努力,更離不開社會各界和廣大群眾的支援、參與,警力有限、民力無窮,有人會知曉失蹤被拐人員情況,有人會發現拐賣犯罪分子的蹤跡。

“借此機會,公安機關正告那些拐賣兒童的犯罪分子,繼續潛逃沒有出路,公安機關有能力、有信心將你們緝捕歸案,盡快主動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是你們的唯一選擇。”

近年來,包括29年前“南醫大女生被殺案”在內的一系列懸案接連告破。不能否認技術革新給積案帶來的曙光,但這不僅是技術的勝利——技術背後,終究是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