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佈雷希特專欄:我們可以信任靜寂

2021年07月15日16:11

原標題:萊佈雷希特專欄:我們可以信任靜寂

我親曆過的史上最醜陋形容詞出現在1980年代末,當時有兩家倫敦的樂團為了爭奪在皇家節日大廳的獨家駐場權而爭鬥不休。這兩個樂團的境況都不怎樣。當時執掌英國愛樂樂團的是朱塞佩·西諾波利,這位意大利精神分析學家的想法漂浮在樂團演奏員們的頭頂上。

在克利夫蘭,他面臨著來自該市唯一樂評人的敵意,並在要求解僱他的訴訟中作證。他要求老年樂手退休引起了重重異議,但他的任期總的來說是良性的,而且音樂質量——在這個景況不濟的鏽帶城市,堪稱崇高。他離開倫敦後的發展,除了短暫出任維也納歌劇院的音樂總監之外,一直波瀾不驚。這本回憶錄題獻給“我親愛的妻子蓋麗”。他住在一個田園詩般的湖邊,珍惜“回歸寂靜地沉思的可能性”。60歲的他在事業上可能還有一個高峰需要攀登,但他的野心基因被他對靜寂的擁抱而調和。

他的這本書我讀得越多,就越相信,一個指揮家的首要職責是想像一個沒有噪音的世界,一個在上帝說“要有聲音”之前就存在的原初混沌的世界。在指揮台上,弗朗茨·威爾瑟-莫斯特似乎在起拍之前總是在進行某種形式的冥想。卡洛斯·克萊伯,這位所有指揮大師中的大師,以前常常會遊移不定足足一分鐘或更長時間,然後再呼出一口氣。富特文格勒以根本不打拍子而聞名。靜寂很可能是偉大指揮的真正秘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