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管之上 旋轉的老年

2021年07月15日19:52

  原標題:鋼管之上,旋轉的老年

  文 | 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64歲的某一天,健身房內一個裝有幾根鋼管的房間里,一個小女生繞著鋼管翻騰起舞的姿態令她挪不開眼,她從未見過如此奇異的空中之舞,說不清是女孩在鋼管上旋轉,抑或是鋼管在帶動她旋轉。

  7月6日午後,時隔半個月沒訓練的戴大麗現身舞校。她說,自己跳的鋼管舞是力與美相結合的時尚運動,“我跳出來的是力量美。”

  新舊傷交替之下,點點瘀青與醬油色血痂長久地守在戴大麗的腳趾、腳背、小腿、膝蓋及大腿上。

  她擺脫不了它們,只要她還想在空中起舞,身體和不鏽鋼管碾磨磕碰就不可避免。她說,忍得了痛,才跳得好鋼管舞。

  十一年前,64歲的戴大麗在成都的一家健身房初識鋼管舞。五年後,她在第九屆“中國鋼管舞錦標賽”中,摘得老年組鋼管舞及吊環舞的桂冠;71歲那年,她再度獲此殊榮。

  截至目前,75歲的她被稱之為中國最年長的鋼管舞者,她將鋼管視作豎立在空中的單杠。節奏強勁的音樂響起,她一躍而上,一曲之中,她既是運動員也是舞者,力與美相輔相成,時而夾管盤旋上升,時而吊管疾速下降。

  她說要像那不會生鏽的鋼管,要一直舞下去。

戴大麗在家中的鋼管上,攝於2018年8月。受訪者供圖
戴大麗在家中的鋼管上,攝於2018年8月。受訪者供圖

  “中國最年長的鋼管舞者”

  舞校和家相隔八站公交,車程約22分鍾。最閑的時候,戴大麗一週要去上五次課,每次一個半小時。

  但最近半年,她去得少了。今年1月,她的雙眼做了白內障手術,遵照醫囑,術後需靜養,嚴禁碰撞。體力消耗大、危險係數高的鋼管舞就此暫停了大概四個月。

  手術曾一拖再拖。早在五年前,確診白內障的戴大麗便被醫生建議,要儘早植入人工晶體。她卻一直拖著,不敢做手術,直到視力表最高處的E字都模糊不清,“主要擔心術後各種注意事項,怕跳不成鋼管舞了。”

  鋼管舞撐起了戴大麗的老年生活。

  59歲那年,丈夫因病離世,她花了近一年半的時間才勉強走出情緒的穀底。搬到大女兒家後,她幫襯著後勤工作,買菜、做飯、打掃衛生,忙完洗個手,就下樓跳跳廣場舞。這一切與她之前設想的退休時光並無太大差別。

  一轉眼64歲了,大女兒“先斬後奏”給她辦了一張健身卡,為不浪費錢,她硬著頭皮還是去了。健身房的民族舞課立馬成了她的心頭愛,少年時代,她在成都的一所戲劇學校練過三年民族舞。難以想像,多年前埋下的舞蹈種子,在她年過六旬後還能萌芽。

  而鋼管舞讓這顆種子有了開花的機緣。故事的開頭,幾乎每一次採訪,她都會被問及,“都說焦了(成都方言,指翻來覆去說)。”64歲的某一天,健身房內一個裝有幾根鋼管的房間里,一個小女生繞著鋼管翻騰起舞的姿態令她挪不開眼,她從未見過如此奇異的空中之舞,說不清是女孩在鋼管上旋轉,抑或是鋼管在帶動她旋轉。

  從那天起,她加入了健身房的鋼管舞班,每週上兩節一小時的課。有一次,健身房的鋼管舞老師當著她的面,對一個學生說,“你看戴阿姨都50多歲了,還那麼刻苦。”那時她才明白,老師在同意收她時,並不知曉她的真實年齡。

  退休前,她是成都新華書店的發行員,由於工作出色,在上世紀90年代曾被評為成都市勞模。因長年累月打包圖書,她的雙手皆患有腱鞘炎。這一職業病導致她在握管時,手部缺乏力量。

  對初學者來說,當務之急是先上管,這是學習其他管上技巧的前提。單是上管這一基礎動作,戴大麗就練了很久,“具體多長時間想不起來了,反正不是三五天的事。因為全身力量都不夠。”

  動作由簡到難。受傷是家常便飯,尤其是與鋼管接觸摩擦最頻繁的腳背、大小腿部位,總是傷痕纍纍,“好了又磨爛,掉皮的地方貼創可貼。”隨著技藝的嫻熟,瘀青少了,但磕碰難免。

  其他年輕同學的瘀青大都是一片片的,戴大麗身上的則呈點狀。她分析,這與她老化的肌肉、鬆弛的皮膚狀態不無相關。

  入門的第三個年頭,她受邀參加《中國達人秀》,展示的扯旗、太空漫步、速滑、一字馬等一連串鋼管舞技巧,令台下的體操奧運冠軍楊威讚歎不已,他告訴戴大麗,當今社會很多年輕人都還未接受鋼管舞,她雖已年逾六旬,卻勇於挑戰如此高難度的運動,實在難得。

  69歲那年,她在參加第九屆中國鋼管舞錦標賽時,從中國鋼管舞協會得知,自己是中國最年長的鋼管舞者。

  這個名頭,至今仍未旁落他人。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腿和腳上痕跡滿滿。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腿和腳上痕跡滿滿。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忍得了痛,才跳得好鋼管舞

  八年前,戴大麗來到現在的舞校。啟蒙老師告訴她,在舞校,她能學到更多的高階技巧。

  時年23歲的王建成為她的第二任老師。王建對戴大麗早有耳聞,但接手這名學生,他還是頗有顧慮,“教學、訓練方法肯定和其他學生不同,她的手握力不夠,摔傷怎麼辦呢?”

  種種顧慮逐日遞減。舞台之外,戴大麗刻苦、不怕累。基本功看似簡單,但要做到位,其實不容易。核心力量不足的戴大麗對基本功尤為看重,力求每一個動作都符合標準,干乾淨淨。

  “她從不偷工減料。”曾在中國鋼管舞錦標賽中擔任一級裁判的王建說,戴大麗最擅長太空漫步、“V控”、速滑以及各種“一字馬”。而這幾個動作對基本功的要求很高,十分考驗身體的柔韌度及控製力。對高齡的戴大麗而言,每一個技巧都是挑戰。

  戴大麗說,人至老年,有太多次想要放棄的藉口了,比如受傷後的難眠之夜,失手從鋼管上滑落倒地後女兒及親戚的勸阻,白內障帶來的視力模糊和黑影……而一想到置身鋼管上,在空中旋轉時的身心舒暢,習得新技巧後的成就感,以及一些老年舞友常掛在嘴邊的“戴大姐,不是看到你還在跳,我早就不想跳了”,苦與累霎時煙消雲散。

  2017年,美國NBC電視台的《Little Big Shots:Forever Young(小大腕:永遠年輕)》節目,邀請她飛赴洛杉磯表演鋼管舞。去成都美領館面簽時,她帶了一遝她跳鋼管舞的照片,一一亮給簽證官看,簽證官覺得不可思議,將她打量片刻,用中文問她,“你確定你是去表演鋼管舞的?”隨後,那名簽證官又將照片拿給兩三個同事看,確認無誤是戴大麗本人後,他們對戴大麗豎起大拇指,“加油。”

  為了讓國外觀眾感受東方之美,她身著一套紫紅色的長款旗袍亮相節目。表演環節,換好紫色舞裙和銀色高跟鞋的戴大麗迅速上管,速滑、旋轉、屈腿倒掛等動作一氣嗬成,最後以一個乾淨俐落的橫叉結束,全場起身歡呼鼓掌。“她可是有71歲啦!”主持人史蒂夫·哈維(Steve Harvey)在一旁強調。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展示一字馬。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展示一字馬。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戴大麗說,在世界的舞台上,讓更多的外國人知道中國有一個跳鋼管舞的老太太,展示中國老年人的風采,她很自豪。

  白內障術後恢復期間,她推掉了外地的節目邀約,在家研究起直播和拍短視頻。

  “中國最年長的空中舞蹈運動者。退休後70多歲的我只想做自己。”她在某短視頻平台的個人簡介中寫道。

  “舞蹈漂亮,人更漂亮。”7月7日,有人在一段視頻下方評論。視頻中,藍衣黑裙的戴大麗繞著鋼管爬升、旋轉、走太空步,背景加了藍天白雲,這是她才學會的特效,給人一種她在雲端起舞的視覺效果。

  “人哪漂亮啊,人都沒看清。”戴大麗回覆。她非常清楚,視頻里自己的五官並不清晰。瞭解她的人都知道,若把評論調換成“人漂亮,舞蹈更漂亮”,她會更開心。

  “我跳出來的是力量美”

  7月6日午後,時隔半個月沒訓練的戴大麗現身舞校。又是一身連衣裙配上一雙5釐米高的高跟鞋,這是她喜愛多年的夏日著裝風格。身高不到1.55米的她經常自嘲矮,高跟鞋乃出街必備,哪怕是到菜市場買菜,她也不穿平底鞋,“高跟鞋顯氣質。”

  她化了淡妝,眼神微微透出疲態。她解釋,這兩天晚睡晚起,一邊學習研究做小視頻特效,還要回覆找來的媒體,“你看,我微信置頂的近期需要回覆的,好幾頁都滑不完。”

  但疲憊的身體同時提醒她,該去撿起更多的肌肉記憶了。她不敢怠慢。

  13根3.5米長的鋼管均勻地分佈在貼有一大面玻璃的教室內,換好舞服的她站在最里處,那根熟悉的粉色矽膠鋼管前,架在鼻子上的300來度的眼鏡被她取下放進包里。跟著老師做了幾組頭肩胸腰胯的熱身和動態拉伸,汗珠從額頭、鬢角滾落,“不行不行,好累噢。”她感到體力有點吃不消。

7月6日,舞校教室,戴大麗在練習豎叉。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7月6日,舞校教室,戴大麗在練習豎叉。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到了最“魔鬼”的腿部軟開環節,她搬來五塊泡沫磚塊,摞在瑜伽墊前端,將右腳放在最高處,頭部向前探埋在小腿上,右腿則向後拉,呈豎叉。壓了大概6分鍾,大家又往腳踝上綁了一個小沙袋,做抬腿練習,當被王老師一一壓腳背,“好痛哦”的喊叫聲在教室里此起彼伏。

  雙唇緊閉、許久沒吭聲的戴大麗終於也沒忍住,喊了句:“好痛哦!”她連連搖頭,“唉,好久沒練,現在不行了。”

  近一年多,戴大麗經常去小區的健身設施區吊單雙杆,在杠上劈叉,鍛鍊手臂力量。家中安了一根鋼管,自覺手腳僵硬時,她也會跳上去扭一扭。不過,白內障手術後,她將運動量減了不少。

  溫習完幾個動作,從管上下來的戴大麗背抵著牆喘氣,一個看上去20出頭的小舞友湊過去盯著她的臉,“戴阿姨,你是不是割了雙眼皮噢?”

  “當然沒有!這兩天沒睡夠,眼皮腫,看起來就有一道線。”戴大麗笑了笑,走到粉色矽膠鋼管前,猛地一個倒立,雙腿向左右分開,右手臂夾在鋼管上,做了一個托胯一字馬,“王老師你幫我看看,我的腿打直沒有?”

  對於演示的舞蹈動作,戴大麗有自己的標準和要求。光是太空漫步,精益求精的戴大麗就走了五次。

  有時,她也會問,“我的領口沒滑下去吧?”“哎呀戴阿姨,你咋那麼保守哦!”不遠處的小舞友聽到,忍不住插了一句。

  戴大麗知道,“性感”一詞並非貶義,但她認為自己的舞風與性感毫不沾邊。在接觸鋼管舞之後,她才知道,自己學來強身健體的鋼管舞在歐美的風月場所具有別樣的意味。

  她說,自己跳的鋼管舞是力與美相結合的時尚運動,“我跳出來的是力量美。”

  五六年前,有一些人評論她是“老妖怪”,認為她跳鋼管舞是“為老不尊”。一開始她特別生氣,在女兒的開導下,她不再理會。如今,戴大麗回頭看,覺得這不過是“俗人”說的“俗言俗語”,“現在都啥子年代了?管他們啥子事?我喜歡跳,我就要跳。說這些話的人,我看連鋼管都爬不上去。”

7月6日,舞校教室,在和小舞友聊天的戴大麗。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7月6日,舞校教室,在和小舞友聊天的戴大麗。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跳到跳不動為止”

  在諸多同事眼裡,曾經成天與書打交道的戴大麗性格內斂,話少,不善言辭。戴大麗說,自從跳了鋼管舞,頻頻上節目,經常和媒體打交道之後,兩個女兒都覺得,她的話變多了,性格也開朗不少。

  鋼管舞之外,她也在用心將自己的小日子過好。

  每週,她會抽出半天去另一所舞校練習民族舞,除特殊情況,雷打不動。有空了逗一逗、遛一遛女兒養的白色博美犬。每隔兩三天,去附近的小超市採買蔬果蛋肉,大女兒家中的夥食由她負責。周天是家庭日,家宴一般由她操持,涼拌萵筍、豆瓣魚是她的“保留節目”。年過七旬的她,依舊嗜辣如命,“最喜歡吃串串香,吃了嘴巴也不會起泡。”

  “婆,今天吃啥子?”這是剛高三畢業的大孫子在家時,問得最多的一句話。

  在女兒眼中,媽媽活得很精緻,出門要畫眉毛、擦眼影、塗睫毛膏、抹口紅;在外極少見她穿平底鞋;吃完飯會補口紅;時不時還會去做個光療甲。

  為避免口罩弄花妝容,她還隨身攜帶了口罩內襯支架,“這樣口紅就不會蹭到口罩上了,眼鏡也不會起霧。”

  很多人向她請教保持年輕的秘訣,在她看來,運動至關重要。她覺得,鋼管舞助她遠離了枴杖和輪椅。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展示扯旗技巧。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7月6日,戴大麗在舞校教室展示扯旗技巧。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攝

  戴大麗發現,跳鋼管舞之後,身體的柔韌性和協調性變好了,肌肉和皮膚更加緊致,心態更自信了,因腱鞘炎導致的肌無力亦改善了許多,“舒筋活血了,現在提20斤大米不在話下。我不是說老年人都非得跳鋼管舞,有很多種運動方式,關鍵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喜歡的。”

  其次,是保持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不要覺得自己老了,就主動放棄瞭解新鮮事物。遇到不懂的,我就喜歡問年輕人,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她提及,像“凡爾賽”、“內卷”等好多網絡熱詞,她也知道含義。

  “那你用‘凡爾賽’造個句呢。”

  “不是我‘凡爾賽’,太空漫步這個動作,我閉著眼睛都能做。”

  戴大麗格外喜歡“扯旗”這一雜技技巧,雙手一上一下握住鋼管,身體懸空倒立在鋼管一側,一隻腳的足底緊貼鋼管,另一隻腿向後。動作施展到位後,整個人似一面展開的旗幟。

  她很享受這種在空中飄揚的感覺。

  而當下,她還不想偃旗息鼓,“跳到跳不動為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