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發表文章:烏克蘭不應淪為西方反俄工具

2021年07月15日19:33

原標題:普京發表文章:烏克蘭不應淪為西方反俄工具

參考消息網7月15日報導 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文章認為,烏克蘭不應淪為西方反俄工具。

俄羅斯永不“反對烏克蘭”

據塔斯社網站7月12日報導,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保證,俄羅斯永遠不會“反對烏克蘭”。

俄國家元首12日在克里姆林宮網站上發表題為《從曆史角度論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統一性》的文章,談到了兩國人民的共同之處。普京認為:“現在某些人對這些話語充滿敵意。他們可以隨意解讀。但很多人會聽我說。”

俄總統強調:“我要說一點:俄羅斯過去從未且將來不會‘反對烏克蘭’。而烏克蘭應怎樣,這由烏克蘭公民決定。”

普京表示相信,正是在與俄羅斯的夥伴關係中,烏克蘭才可能獲得真正的自信。他解釋說,兩國的精神、人文和文明關係源遠流長,“本是同根生,也曾同甘苦”。“我們的親緣關係代代相傳。它存於現代俄羅斯和烏克蘭人民的心中、記憶中和連接數百萬家庭的血緣中。團結在一起的我們過去一直且將來永遠會更加強大和成功。因為我們是一個民族。”

普京在文章中寫道:“俄羅斯對和烏克蘭對話持開放態度,願意討論最複雜棘手的問題。但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合作夥伴能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是服務於他人,淪為別人手裡用來打擊我們的武器。”

稱烏自願充當地緣政治工具

普京在文章中表達了這樣的觀點:烏克蘭政治精英的立場導致國家自願成為“他國地緣政治圖謀的人質”。“激進分子和新納粹分子公開且更加肆意地表達自己的野心。政府和當地寡頭對他們縱容姑息、洗劫烏克蘭人民、將贓款存放在西方銀行、為保全資本情願出賣祖國。此外烏克蘭的國家製度長期薄弱,並且自願淪為他國地緣政治圖謀的人質。”

俄總統提醒稱,“早在2014年以前”,美國和歐盟國家就敦促烏克蘭收縮與俄羅斯的經濟合作。莫斯科則提議在烏克蘭-俄羅斯-歐盟三邊形式下討論出現的問題。普京指出,實際上西方國家拒絕了俄方多次提出的對話建議。

文章強調:“烏克蘭被一步步拽入危險的地緣政治博弈,其目的是將烏克蘭變為歐洲與俄羅斯之間的壁壘和反俄進攻基地。這樣的時刻終究來了,‘烏克蘭不是俄羅斯’的理念已然不能令西方滿足,他們要的是‘反對俄羅斯’,這是我們永遠無法容忍的。”

普京認為,西方在烏克蘭製造恐慌氣氛並企圖從外部直接操控這個國家。“這包括在烏克蘭社會製造恐慌氣氛、炮製挑釁言論、縱容新納粹分子和令國家軍國主義化。同時,這不是單純的完全依附,而是被外部直接操控,包括外國顧問監控烏克蘭權力機構、情報部門和武裝力量、軍事‘開發’烏克蘭領土和部署北約基礎設施。”

普京認為,“在北約大規模演習的幌子下”進行的還有吞沒支離破碎的烏克蘭經濟和開採烏克蘭自然資源。

頓巴斯局勢進一步惡化

普京在文章中表示,烏克蘭和頓巴斯局勢在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任職總統期間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有所惡化。

普京注意到,將烏克蘭變為“反俄”國家的西方策劃者將該國政治製度打造成,即使更換總統和官員也不會動搖烏與俄割離、敵對的方針。

普京稱:“現任烏克蘭總統的主要競選口號是實現和平。他依靠這個口號上台,卻不履行承諾。什麼也沒改變。而且烏克蘭和頓巴斯局勢反而有所惡化。”

他說,“反俄”計劃容不下主權烏克蘭和試圖捍衛真正獨立性的政治力量。“那些談論烏克蘭社會和解、對話和尋求擺脫僵局的人都被貼上‘親俄特工’標籤。”

莫斯科瞭解把烏克蘭塑造成與俄截然相反的國家的所有花招。普京強調:“我們永遠不允許,曆史上曾屬於我們的領土和生活在那裡的親人們與俄反戈相向。我想對企圖這麼做的人說,他們會毀掉自己的國家。”

認為烏當局令烏成歐洲最窮國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2019年,即在新冠疫情暴發前,烏克蘭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就不到4000美元,低於阿爾巴尼亞、摩爾多瓦和科索沃。烏克蘭現在是歐洲最窮國家。誰是罪魁禍首?難道是烏克蘭人民?當然不是。是烏克蘭當局揮霍並令幾代人的成就化為烏有。”

普京指出,烏克蘭和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曾一直作為統一經濟體系發展。他認為,30年前的合作深度若放到現在,可令歐盟國家豔羨。他總結說:“我們是天然、互補的經濟夥伴。這樣的緊密關係能夠增強競爭優勢、提升兩國實力。”

俄總統得出令人失望的結論:“如今,曾令烏克蘭自豪的高科技工業巨頭乃至整個國家境況堪憂。近10年來國家機器製造產品產量下降42%。去工業化規模和經濟整體衰退在發電量上可見一斑,這一指標近30年來縮水近一半。”

普京認為,倘若烏克蘭保持與俄經濟往來,對烏而言收益可達數百億美元。“基輔有自己的一套‘政治算術’,但在1991至2013年,烏克蘭僅靠低價天然氣就節省了820多億美元預算,而如今能‘緊緊抓住’的只有俄為向歐洲輸送天然氣支付的15億美元過境費。”

俄總統指出,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不僅承認了新地緣政治現實,而且為使烏克蘭作為獨立國家貢獻良多。他強調:“在艱難的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我們曾給予烏克蘭大力支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