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從3000萬病例歸零,全球抗瘧形勢依然嚴峻

2021年07月15日15:41

原標題:中國從3000萬病例歸零,全球抗瘧形勢依然嚴峻

世界衛生組織近日向中國頒發國家消除瘧疾認證。從20世紀40年代每年報告約3000萬瘧疾病例,到2017年的零病例,作為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曆經70餘年不懈努力,成功消除瘧疾,世衛組織稱讚這是“一項顯著的成就”。

《經濟參考報》記者經過長期跟蹤調研發現,一方面,中國抗瘧雖取得非凡成就,但仍面臨境外輸入性瘧疾病例風險;另一方面,儘管我國在青蒿素產學研領域取得矚目成就,但在國際上依然“叫好不叫座”。

受訪專家建議,要保持瘧疾防控力度不鬆懈、加大科研投入和對外醫療援助力度,積極向世界推廣中國抗瘧成功經驗,提升中國青蒿素產業的國際話語權,為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貢獻更多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1

從3000萬例到歸零

世衛組織派員來華現場審核

專家一致同意認證

國家衛健委最新公佈的信息顯示,瘧疾曾是中國流行曆史最久遠、影響範圍最廣、危害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新中國成立前每年約有3000萬瘧疾病人,其中約30萬人死亡,病死率高達1%。

新中國成立後,黨中央領導中國人民抗擊瘧疾,建立了科學精準的瘧疾防控策略和靈敏高效的報告、檢測、治療、監測和應急處置體系,具備了防止瘧疾輸入再傳播的能力;研製的青蒿素等抗瘧特效藥和治療方案,創新實施1天內完成瘧疾病例報告、3天內完成病例複核和流行病學調查、7天內完成疫點調查處置的消除瘧疾“1-3-7”工作規範,開展的多部門和區域聯防聯控以及邊境地區防控合作機製等中國經驗,為全球抗瘧貢獻了中國智慧。

來自國家衛健委的資料顯示,2016年,中國報告了最後一例本地原發瘧疾病例,2017年後連續4年未發現本地原發病例。為何時至今日,世衛組織才向中國頒發國家消除瘧疾認證?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世衛組織瞭解到,消除瘧疾認證是世衛組織對一個國家無瘧疾狀態的正式承認。如果一個國家以嚴格、可信的證據證明,至少在過去連續3年內,按蚊引起的本地瘧疾傳播鏈在全國範圍內已被阻斷,世衛組織就授予該認證。該國家還必須展現出防止瘧疾再次傳播的能力。

在連續4年報告無本地瘧疾病例後,中國於2020年向世衛組織申請消除瘧疾正式認證。隨後,獨立的消除瘧疾認證小組成員於2021年5月來華,核實中國無瘧疾狀態及防止瘧疾再次發生的規劃。

“儘管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來華核查有一定困難,但世衛組織一直堅持‘現場審核’原則。受疫情影響,現場認證的人員規模雖有所壓減,但程序和步驟並未減少,絕不走過場。”世衛組織助理總幹事任明輝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透露,世衛組織共派出3名來自英國、加納、塞內加爾的專家,由1名中國籍世衛職員陪同,入境中國後先在上海隔離3周,隨後分兩組前往海南、湖北、安徽、雲南4地開展現場審核,並與中國專家和國家衛健委交換意見。認證小組將現場審核情況帶回世衛組織,與更多的專家組成員展開討論。“大家一致認為,中國實現了消除瘧疾的目標。”

《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全球範圍內目前已有40個國家和地區獲世衛組織頒發的無瘧疾認證。中國是30多年來在世衛組織西太平洋區域第一個獲得無瘧疾認證的國家。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在一份官方聲明中表示:“今天我們祝賀中國人民在全國範圍內消除了瘧疾。他們的成功來之不易,是經過幾十年有針對性的持續行動才取得的。中國加入了越來越多國家的行列,向世界表明無瘧疾的未來是一個可行的目標。”

“獲得世衛組織‘無瘧疾國家’認證,是中國繼天花、脊髓灰質炎、絲蟲病、新生兒破傷風之後消除的又一個重大傳染病,結束了瘧疾在中國肆虐數千年的曆史,在中國公共衛生史和全球消除瘧疾史上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義。”任明輝說,“瘧疾等傳染病防控需要綜合施治,這表明中國公共衛生體系愈發健全完善。”

世衛組織全球瘧疾規劃主任佩德羅·阿隆索(Pedro Alonso)認為,幾十年來,中國跳出固有思維模式,尋求創新方法,加快消除瘧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全球產生了顯著連鎖反應。

“從3000萬瘧疾病例降至數百萬例甚至數千例,直至歸零,瘧疾防控戰役越到最後越困難。”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員徐承超說,“這表明黨和政府為了百姓健康持之以恒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非常了不起。”

國家衛健委疾病預防控製局相關負責人認為,消除瘧疾成就的取得,彰顯了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和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的巨大力量,體現了我國社會主義製度的政治優勢,是新時期衛生健康工作方針的具體實踐,是愛國衛生運動、脫貧攻堅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綜合成效,展現了我國履行國際義務、踐行國際承諾的負責任國家形象。

2

防控不可鬆懈

中國每年仍有逾2000例輸入性瘧疾

世界近半數人口面臨瘧疾風險

“中國取得國家消除瘧疾認證消息一出,贏得海內外一片讚譽。此時要保持頭腦冷靜,切莫以為我們實現了最終目標,就可以馬放南山、刀槍入庫了。”江蘇省血吸蟲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長、世衛組織消除瘧疾研究與培訓合作中心執行主任曹俊說,“務必清醒認識到輸入性瘧疾防控形勢依然嚴峻。”

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顯示,儘管我國達到了世衛組織確定的國家消除瘧疾標準,但每年仍有2000多例輸入性瘧疾。“近兩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需要,國際旅行受限,境外輸入瘧疾病例數有所減少。但疫情暴發前,由於國際交流頻繁和境外投資增加,中國每年輸入性瘧疾病例始終維持在數千例的規模。”曹俊說,由於傳播媒介按蚊並未消除,中國隨時都可能因境外輸入病例而引發本地繼發傳播。

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繼剛介紹,中國與鄰近的大湄公河次區域國家漫長的陸地邊界將對中國瘧疾防控繼續構成重大挑戰。任明輝建議,要從決策層面高度重視,保持必要的經費、人員投入,建立常態化製度保障,加強瘧疾疫區口岸的防控力量,並持續通過媒體開展瘧疾防控宣傳,醫護人員、疾控人員要對瘧疾保持敏感性,邊境接壤地區的廣大群眾,特別是前往瘧疾疫區國家和地區務工、旅遊的民眾要保持警惕,瞭解防控知識,提高防範意識。

廣州中醫藥大學青蒿研究中心主任宋健平教授認為,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國際合作和邊界管理對於長期消除瘧疾至關重要。《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國家衛健委要求各地衛生健康部門堅持“政府主導、部門合作、快速精準、聯防聯控”工作原則,壓實政府、部門、社會和個人“四方責任”,落實落細各項防控措施,形成全社會持續消除瘧疾的良好工作氛圍。與此同時,中國與周邊國家建立常態化醫衛合作機製,不斷加大對邊境地區疾病聯防聯控工作的支持力度。

我國輸入性瘧疾病例之所以風險猶存,主要緣於世界抗瘧形勢異常嚴峻。世衛組織資料顯示,2019年,世界將近一半人口面臨瘧疾風險。大多數瘧疾病例和死亡發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世衛組織的東南亞、東地中海、西太平洋和美洲區域也危機四伏。

“全球抗瘧工作仍存‘冷暖不一’的情況。部分國家逐步實現了消除瘧疾;還有一部分國家的瘧疾患者持續發病,死亡率很高,而且一直未得到大幅緩解。”任明輝說,目前全球抗瘧工作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面臨很大挑戰。“如果瘧疾防控不得力,其發病率有可能重返20年前的狀況。”

“要真正贏得抗瘧戰役,就必須在全球範圍內消除瘧疾。”王繼剛認為,“我們應繼續將中國有效消滅瘧疾的方法系統地介紹給全世界,給其他國家抗瘧計劃提供參考。”

“伴隨著‘一帶一路’合作的加深,很多中資企業在瘧疾高發地區都有產業佈局。”廣東抗瘧團隊負責人之一、廣東新南方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拉伊介紹,由於中國長期沒有本土瘧疾病例,許多海外企業中國員工對瘧疾認知不足,加上瘧疾發病症狀與感冒相似,導致錯過最佳救助時機。“部分企業瘧疾藥物準備不足,一旦員工患上瘧疾,死亡率很高。”他建議重點加大中國抗瘧經驗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推廣,既可保障我國駐外人員生命安全,也可為全球抗瘧事業做出積極貢獻。

任明輝說:“經過非典、禽流感、新冠肺炎疫情,中國在公共衛生領域可以提供越來越多全球認可的產品、經驗以及理念,堅信中國為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3

抗瘧藥在海外“叫好不叫座”

中國青蒿素產學研優勢地位面臨挑戰

任明輝認為,中國科學家原創的青蒿素藥物對中國乃至全球的抗瘧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如今,以青蒿素為基礎的聯合療法(ACT)仍是世衛組織推薦的瘧疾治療的最佳療法,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

受訪專家表示,雖然中國青蒿素科研水平位居全球前列且不斷取得新進展,但在抗瘧藥和疫苗研發、循證醫學研究、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MP)等領域仍存短板。“很多西方國家已迎頭趕上甚至超越了我們。”

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薑廷良等專家舉例說,當前海外約有數十種抗瘧新藥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青蒿素治療腫瘤等適應證科研事關全球億萬患者,美、德等國科學家正全力攻關類似課題;美國研究人員日前在英國期刊《自然》上發表報告稱,他們利用有活性的瘧原蟲和預防性藥物開發出新型瘧疾疫苗,在小規模臨床試驗中展現了高水平保護效力……“遺憾的是,我國青蒿素研究在上述領域優勢不明顯。”

此外,科研成果需要在醫藥市場得到轉化。世衛組織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估計有2.29億瘧疾病例,瘧疾死亡人數估計為40.9萬人。市場對抗瘧藥物的需求居高不下。

“然而,雖然我國發現了青蒿素,也生產出高效抗瘧藥,但在國際市場上‘叫好不叫座’。”王繼剛等受訪專家介紹,全球抗瘧藥成品市場份額中,即便我國在青蒿素資源、加工提煉等環節占絕對優勢,但由於眾多青蒿素藥品生產企業未取得世衛組織預認證,不能進入全球公立採購市場,部分藥企被迫聚集在利潤單薄的產業鏈上遊,成為原料藥供應商。

為解決世界各國藥品監管標準不統一的問題,世衛組織已啟動預認證項目,通過認證的藥品目錄指導聯合國機構和國際組織進行藥品採購決策。

“目前,青蒿素類抗瘧藥品主要由世衛組織、全球基金、政府基金等進行採購。”醫藥界相關人士介紹,只有通過世衛組織的預認證,中國藥企生產的青蒿素相關藥物才能更好地進入國際市場,拯救更多瘧疾患者生命。然而,獲得預認證並非易事,藥企不僅需經曆諸多步驟以及嚴格審查,而且預認證達標的成本也很高。

昆藥集團官網2018年的一則資訊顯示,該集團與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簽署“昆藥集團科泰複(雙氫青蒿素磷酸呱喹)世衛預認證資助”協議,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將根據項目進展分批次向昆藥集團投入共計125.15萬美元,幫助科泰復產品通過世衛組織預認證。

“總體來看,目前世衛組織採購的全球抗瘧藥物中,中國藥品所占比重非常小。”任明輝透露,“此外,中國是最早發明用藥物浸泡蚊帳防瘧的國家。世衛組織推薦向中國採購的藥品里也包括藥物浸泡的蚊帳,但其比例也不超過50%。”

以廣東抗瘧團隊在科摩羅開展的實踐為例,在我國商務、衛生、外交等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廣州中醫藥大學與廣東新南方青蒿科技公司聯合組織的“青蒿素複方快速清除瘧疾項目”,先後在科摩羅的多個島嶼實施,超過220萬人次參與,並實現瘧疾零死亡。“然而,該項目使用的粵特快青蒿素呱喹片目前尚未通過世衛組織預認證,我們無法開展國際推廣,並未進入全球基金、國外公立醫院的採購名單。”朱拉伊說,目前,青蒿素呱喹片的預認證工作仍在推進中。

“抗瘧藥只是一個縮影,中國製藥在全球醫藥市場上並不多見,日本、韓國生產的漢方藥的國際市場占有率都比中國高。”任明輝說,近年來,中國抗瘧藥和生產企業逐漸被世衛組織或國際援助機構認可、採購,“這個比例正在持續增加”。

受訪專家表示,中西醫循證醫學存在差異也是限製中國中醫藥企業獲得世衛組織預認證的重要原因。佩德羅·阿隆索表示,中國雖然開展了卓越的抗瘧藥研究,但整體醫藥研究仍不夠系統化、標準化。“所有科學假設必須以翔實的數據、證據作支撐,用周密的設計方案加以驗證,才能符合國際循證醫學標準並被國際社會所接納。”

4

亟待補足短板

提升中國青蒿素產業國際話語權

為切實補足短板、讓中國青蒿素真正走向世界,受訪專家建議:

——加強頂層設計,不斷提升中國瘧疾研究的國際話語權。曹俊等專家認為,一方面,中國在全球抗瘧議題上的話語權,與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中國消除瘧疾的巨大成就不匹配;另一方面,近年來中國科研團隊的研究成果在國際頂級雜誌刊發,取得了一些突破性進展,話語權正逐步提升。“建議從科研機構設置、人才培養等方面入手,加強瘧疾相關科研領域的頂層設計。”

——突破人員編製限製,特事特辦加快科研人才引進力度。“要加快引進經過國際訓練、熟悉國際學術規則的科研人員,組建青蒿素多學科研發團隊,將全球頂尖科研方法與傳統中醫藥理論相結合,實現繼承與創新。”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廖福龍建議,在工作場所、人才待遇、科研經費等方面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力度。

“雖未精確計算,但根據我在美攻讀博士後期間的觀察,在美國從事瘧疾研究的中國人,比在華的中國瘧疾研究人員還要多。”曹俊建議,在加大人才培養力度的同時,積極聯手各國科研人員共同開展瘧疾研究。

——加強循證醫學研究和藥企GMP標準建設。受訪專家建議,我國藥企亟待從生產系統化、標準化等環節入手,加大生產線改造力度以獲得世衛組織預認證許可,進而加快青蒿素類藥品走向國際市場。

“一方面,中國藥品監管體系要積極融入國際社會,不斷瞭解國際藥品監管體系內涵和外延;另一方面,要在融入過程中結合本國特點,綜合施策,進而優化國際藥品監管體系。”任明輝說,“最近幾年我們做得越來越好,但這種融入甚至改革需要持之以恒”。

來源 | 經濟參考報公眾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