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廢汽車“論斤賣”,新規劃能否解其難?

2021年07月14日20:41

原標題:報廢汽車“論斤賣”,新規劃能否解其難?

  新華社廣州7月14日電 題:報廢汽車“論斤賣”,新規劃能否解其難?

  新華社記者吳濤、印朋、孫飛

  2020年,我國正規渠道回收的報廢汽車為206.6萬輛,業內人士估計可能僅占實際報廢量的20%左右。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報廢汽車“不值錢”、只能當作廢品“論斤賣”是關鍵原因。新公佈的《“十四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加強報廢機動車拆解利用企業規範管理和環境監管,推進汽車使用全生命週期管理。規劃能否推動汽車工業良性循環發展,記者進行了追蹤調研。

正規渠道回收的報廢汽車僅占20%左右

  中國已多年穩居全球汽車第一大國,汽車保有量仍在快速增加。來自公安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3.84億輛,其中汽車2.92億輛。2021年上半年新註冊登記機動車1871萬輛。

  與此相對應,我國報廢汽車的規模也越來越大。雖沒有統一的官方數據,但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估算,2020年底我國汽車保有量達2.81億輛,按照國際平均報廢率(汽車使用20年,大約5%)推算,全國報廢汽車的數量超過1000萬輛。

  深圳技術大學城市交通與物流學院教授李和言則認為,我國汽車存在很多車輛使用年頭長但里程數相對較短、車況尚未到達需要報廢的情況,同時二手車和改裝車市場活躍,普遍存在舊車“梯次利用”的現象。因此,報廢汽車數量可能沒有依據國際平均報廢率測算的那麼多。

  儘管算法不同,但報廢汽車回收利用情況堪憂是共識。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循環經濟產業研究中心主任溫宗國說,2019年我國報廢汽車回收量為195.1萬輛,2020年為206.6萬輛。“這個回收量僅占保有量的0.75%左右,與歐美等發達國家5%的佔比相差較大。進入正規回收渠道的報廢量可能僅占實際報廢量的20%左右。”

  大量報廢汽車沒有進入正規回收渠道,有的甚至被棄置路邊淪為“殭屍車”,不僅帶來交通安全隱患,還有可能造成環境汙染。曾慶洪說:“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車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其鋰電池中的六氟磷酸鋰電解液、含鎳正極材料等處理不當,可能會引起爆炸、重金屬汙染、有機廢氣排放等多種問題。”

報廢車只得幾百元導致正規回收率低

  問:一輛報廢汽車多少錢?

  答:什麼車?

  問:凱美瑞。

  答:500元。

  問:停在小區很久了,開不了,能派輛車來拖嗎?

  答:那要扣200元拖車費。

  這段車主和汽車回收廠之間的對話,折射出報廢汽車不值錢的現狀。一位汽車回收公司業務經理告訴記者,一輛轎車拆成廢品就1噸左右,今年廢品價格高,給車主的要多點。以前廢品價格低,給車主的更少。

  深圳技術大學城市交通與物流學院副教授張書朋說,和黑市“高價”買賣二手車相比,當前我國正規汽車回收“不僅渠道有限,還可能存在一些刻意壓價現象。報廢只得幾百元,二手車能賣三五萬元,導致正規回收率奇低。”

  正規渠道回收不值錢的背後,是我國報廢汽車再製造業的不成熟。業內人士說,儘管2020年出台的《報廢機動車回收管理辦法實施細則》取消了發動機、方向機、變速器、前後橋、車架“五大總成”強製回爐銷毀的規定,但現實中報廢車部件能用作二手配件依舊很少,能夠利用這些二手配件的技術和市場均不成熟。

  “實施細則只是取消了高價值部件買賣的障礙,但報廢車大都開了十幾年或幾十萬公里,誰修車願意接受這樣的發動機?只有水箱、馬達之類還值點錢。”廣東中南人防廢舊物資回收公司一名市場經理說。

  市場監管也存在不足。李和言說,對非正規回收渠道缺乏有效監管,導致一些該報廢的汽車進入二手車市場,經過改裝奔跑在城郊、鄉村。

  涉足報廢汽車產業多年的格林美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因報廢車輛不多,拆解企業佈局分散,拆解能力相對“過剩”,一些企業生存艱難。

全生命週期管理迫在眉睫

  今年出台的《汽車產品生產者責任延伸試點實施方案》提出通過試點,到2023年報廢汽車資源綜合利用率要達到75%。

  新發佈的《“十四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提出,研究製定汽車使用全生命週期管理方案,構建涵蓋汽車生產企業、經銷商、維修企業、回收拆解企業等的汽車使用全生命週期信息交互系統。廣東省循環經濟和資源綜合利用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冼尚德說:“這將推動形成全生命週期管理的有機閉環,真正實現環環相扣、協同配合、高效運轉。”

  根據預測,我國將在2023年左右迎來汽車報廢高峰。溫宗國建議一是加強監管力度,允許異地汽車報廢,提高回收再利用率。鼓勵汽車生產企業發揮自身技術和資源優勢,利用其銷售服務網絡及逆向物流體系回收報廢汽車。

  二是鼓勵相關企業將回收的汽車零部件用於再製造,加強再造行業的規範管理,取締散亂汙作坊和非合規企業。同時建立完善的車輛殘值評估體系,提高具備再製造、再利用條件的“五大總成”產品附加價值。

  三是積極引入物聯網、大數據等新興技術,構建汽車全生命週期信息交互系統。建立報廢汽車零部件銷售台賬,做到來源可查、去向可追。將落實生產者責任延伸製度情況納入企業信用評價,探索建立企業拒絕履行溯源責任的相關懲罰機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