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12甲烷減排來了!我國將在油氣、煤炭、廢棄物等領域採取措施

2021年07月14日11:28

  原標題:甲烷減排來了!我國將在油氣、煤炭、廢棄物等領域採取措施

  5月6日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和氣候與清潔空氣聯盟(Climate and Clean Air Coalition)發佈《全球甲烷評估:減緩甲烷排放的效益和成本》報告,稱甲烷減排不但有利於緩解氣候變化,還將產生可觀的社會、經濟效益。中國接下來將推動在油氣、煤炭、廢棄物等各個領域從政策、技術、標準各方面採取措施,以形成控製甲烷排放相關的體系。

  報告稱,若採取有效措施,在2030年前每年可減少1.8 億噸甲烷排放量,即在2030年實現比2020年甲烷排放減少45%,那麼全球將有可能在本世紀40年代,避免約0.3°C的升溫,每年還可減少因臭氧濃度過高引發的25.5萬例過早死亡、77.5萬例與哮喘有關的醫院就診、極端高溫導致的730億小時勞動損失、2600萬噸的作物減產損失。

  環境署執行主任英格·安德森說:“削減甲烷是我們在未來25年減緩氣候變化的最強有力的手段,也是對減少二氧化碳的必要努力的補充。對社會、經濟和環境的好處是多方面的,遠遠超過成本。”

  報告指出,減少人類活動產生的甲烷排放,是緩解全球氣候變化最有效的措施之一。甲烷是人類活動排放的第二大溫室氣體,僅次於二氧化碳,但其溫室效應卻比二氧化碳高22 倍。

  研究顯示,全球大氣中的甲烷平均濃度比工業革命前高出2.5倍,處於有記錄以來的最高點。甲烷還會形成危險的汙染物“地面臭氧”(ground-level ozone),損害人類健康、生態系統循環和農作物收成。

  同時,甲烷也是一種短壽命氣候汙染物(SLCP),在大氣中僅能存在十年,意味著及時採取減排行動,可以更快取得成效。這也是氣候緊急狀態下,減緩全球變暖的重要抓手。

  報告發現,全球人類活動排放的甲烷中,有超過95%源自三個行業:化石燃料產業排放約占35%,其中石油和天然氣開採、加工和運輸占23%,煤炭開採占12%;廢物處理約占20%,主要包括垃圾填埋和廢水處理;農牧業的甲烷排放也占到40%,其中有32%來自牲畜的排泄物和腸道發酵反應,8%來自水稻種植。

  主持氣候和清潔空氣聯盟評估的美國杜克大學氣候科學教授德魯·辛德爾(Drew Shindell)說,必須採取緊急措施來減少這十年的甲烷排放。

  他說:“為了實現全球氣候目標,我們必須減少甲烷排放,同時緊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好消息是,大多數所需的行動不僅帶來了氣候效益,還帶來了健康和經濟效益,而且所有所需的技術都是現成的。”

  模型評估發現,石油和天然氣行業中有60%-80%的環節能夠實現“低成本減排”,捕獲逃逸的甲烷氣體甚至可以帶來額外收入,有可能實現“負成本”減排。該行業也因此是三大行業中甲烷減排經濟性最高的。

  甲烷排放急劇飆升,也被認為與近年全球尤其是美國天然氣產量迅速增長有關。作為全球最主要的天然氣出口國,美國的天然氣開發存在嚴重的甲烷泄漏問題。有研究指出,美國天然氣行業的甲烷排放至少被低估了60%,全球來看可能也存在約20%-45%的甲烷排放未能納入統計。

  目前為止,仍沒有關於限製甲烷排放的框架或管理條例,而要求監管機構和投資者以實際行動推進甲烷減排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4月29日,美國參議院兩黨投票,恢復了奧巴馬時期頒布的控製油氣井甲烷泄漏的法規,要求公司監測、密封或捕捉鑽井中逃逸的甲烷。歐盟委員會也在2020年10月通過“歐盟甲烷戰略”,概述了甲烷減排的目的,預計今年出台具體的政策建議。

  隨著“雙碳”目標提上日程,中國應對氣候危機的關注焦點也逐漸開始從二氧化碳轉移至其他溫室氣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在“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部分強調,要加大甲烷、氫氟碳化物、全氟化碳等其他溫室氣體控製力度。

  4月22日晚外交部就領導人氣候峰會舉行的中外媒體吹風會上,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表示,中國目前公佈的2030年之前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主要是基於能源活動的,非二氧化碳氣體的排放目前並不在NDC範圍之內,但是目前已經有不少試點和研究,為在2060年之前實現碳中和奠定了很多技術和政策方面的基礎。

  生態環境部應對氣候變化司司長李高曾在今年3月舉辦的“2021中國甲烷論壇”閉幕會上表示,“十四五”期間要圍繞甲烷排放控製製定相關行動方案,要推動在油氣、煤炭、廢棄物等各個領域從政策、技術、標準各方面採取措施,推動形成控製甲烷排放相關的體系。

  對於甲烷排放的控製政策也從“十一五”開始就有跡可循,涉及加大煤層氣勘探開發的力度,提高煤層氣、煤礦瓦斯的利用率,減少甲烷的排放和泄露等方面。2008年,原環保部發佈了《煤層氣煤礦瓦斯排放標準(暫行)》,禁止甲烷濃度超過30%的煤層氣的直接排放。

  在4月29日國新辦舉行中國應對氣候變化工作進展情況吹風會上,李高透露,生態環境部接下來將開展甲烷排放控製的行動,包括修訂煤層氣、煤礦瓦斯的排放標準,與有關的省市探索甲烷排放區域治理,推動並加強重點礦區甲烷抽取利用示範工程建設,在示範工程建設中進一步完善相關標準,包括技術標準、工程標準。

  對於油氣領域,要進一步加強排放控製,減少油氣開採、收集、加工、運輸、儲存、配送各個環節的甲烷泄漏,進一步加強放空天然氣和煤田伴生氣的回收利用。對於垃圾處置和大型畜禽養殖場廢棄物的處理,要進一步加大沼氣利用力度,加大對於甲烷排放的控製。

  碳市場也將成為控製甲烷排放的重要領域。李高在上述會議講話中強調,中國核證自願減排(CCER)作為全國碳排放交易市場的抵消機製,會發揮比較重要的作用。其中甲烷是CCER一個重點的方面。“我們希望今後通過碳排放交易市場的啟動上線交易,發揮CCER系統的作用,利用市場機製來對甲烷排放的控製提供助力。”他說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