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武漢捐贈650萬,錢七虎:烈士獻出了生命,我有什麼不能貢獻

2021年07月14日10:18

  原標題:為武漢捐贈650萬,錢七虎:烈士獻出了生命,我有什麼不能貢獻

  “我如果追求奢侈的生活,對我這個共產黨員來講是可恥的。”

  “我是一名黨員科學家,要牢記我黨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我們攻堅克難搞科研,不是為了個人的名利,我們的科技創新要服從於國家的需求。”

  中國工程院7月13日舉辦“學習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報告會,獲得“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錢七虎作報告,講述了六十餘年的科研經曆。

  今年84歲的錢七虎滿頭花白,但目光炯炯。“我從事的是防護工程專業,我們的科技工作就是為國家鑄造堅不可摧的‘地下鋼鐵長城’,為人民構築絕對可靠的安全屏障。”

  談及為武漢抗疫捐款650萬元一事,他說錢對自己意義不大。“我如果追求奢侈的生活,對我這個共產黨員來講是可恥的。”

7月13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錢七虎到中國工程院作報告。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7月13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錢七虎到中國工程院作報告。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曾經在日本鐵蹄下度過童年,堅定跟黨走的信念

  “愛黨信黨跟黨走,是我一生中最正確的選擇。”錢七虎回憶說,1937年10月,他出生在國歌中所唱的“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母親在逃難途中生下了他。他的童年中有八年是在日本鐵蹄下度過的,“日本鬼子將殺害的遊擊隊員屍體放在小學操場上示眾”的場景,他一直難忘。

  解放後,他親曆了誌願軍在抗美援朝中的英勇作戰、迫使侵略者止步於三八線的曆史;解放初,毛主席發出了“一定要治好小蟲病”的偉大號召,治好了他和江南水鄉許多人的血吸蟲病。這一切使他深刻感到,沒有黨,就沒有強大的祖國和人民的幸福生活。“這就是我信黨跟黨走,十四歲入團、十八歲入黨的最根本原因。”

  不懼黃土鐵鍬打交道 選擇防護工程專業

  如何跟黨走?錢七虎說,就是在關鍵時刻聽從黨的召喚,服從黨的分配。高中畢業時,錢七虎因學習成績優秀,被計劃選送到蘇聯留學。隨後,成立不久的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到他的母校上海中學招收優秀畢業生,組織上又找他談話,要送他到哈軍工。錢七虎毅然放棄留蘇機會進了哈軍工。“當時選工程兵防護工程專業的人很少,大家覺得要跟黃土鐵鍬打交道太土。我是班長,所以帶頭服從組織分配。”

  畢業後,組織選派錢七虎到蘇聯古比雪夫軍事工程學院讀研究生。回國面臨分配時,工程兵政治部先通知他到位於北京的工程兵科研設計院報到,休假完後,領導又找他談話,說新成立的西安工程兵工程學院急需教員,迫切希望他去。

  “當時我準備結婚,對像在北京工作,但我倆都是共產黨員,我二話不說,馬上先去西安報到,兩個月後趁來北京參加首屆全國防護工程學術會議發表論文的會議間隙結了婚。”

  為祖國鑄“地下鋼鐵長城”

  為祖國鑄就堅不可摧的“地下鋼鐵長城”,是錢七虎畢生的追求。

  上世紀70年代初,錢七虎受命進行某地下飛機洞庫門設計。為了獲得準確的實驗數據,他趕赴核爆試驗現場進行實地調查研究和收集數據。在現場發現,雖然核爆後的飛機洞庫門沒有被炸燬,飛機也沒有受損,但是防護門出現嚴重變形,致使無法開啟。

  當時飛機洞庫門設計採用簡單手算的公式,計算精度差。計算精確變形需要應用先進的理論在大型電子計算機上計算。上世紀70年代初,世界上剛興起有限元計算理論,錢七虎沒有學過有限元理論、計算機語言,沒有編寫過大型程序,他只能加班加點學習,終於編製出大型計算程序。當時中國只有七機部五院、中科院計算機所才有大型晶體管計算機,他利用別人不上機的午飯時間和晚上上機,時間久了得了十二指腸潰瘍,又誘發了痔瘡。

  “這些困難我都克服了,堅持了下來。”最終,錢七虎設計出了當時跨度最大能抵抗核爆炸衝擊波的抗力最高的機庫大門,還出版了《專著有限元原理在工程結構計算中的應用》,獲得了1979年全國科學大會重大科技成果獎。

  上世紀,我國面臨嚴峻的核環境,他和團隊時刻跟蹤著新型進攻武器的發展。“只要是敵人核武器這個‘矛’發展一步,就琢磨和研究讓我們的‘盾’如何更堅固一層。”從核空爆到核觸地爆,再到核鑽地爆;從普通爆炸彈到鑽地彈,經過長達幾十年的研究,他和團隊攻克了一個個難關、突破了一系列技術難題,為我國戰略工程裝上了“金鍾罩”。

  關注民生工程,率先提出開發地下城市空間

  錢七虎說,一個有擔當的科學家,不但要關注如何增強國防實力,也要關心國之重器的重大民生工程。

  1922年初,珠海特區建設機場,要炸平一座山,爆炸總量1085萬立方米,要求一次性爆炸成功,數萬發雷管不能有啞爆,一半的土石方定向投入大海,一半的土石方必須鬆動破碎,而且要確保鄰近1000米內的兩處村莊安全。這樣大的爆炸,世界還無先例,難度很大。錢七虎帶領團隊六下珠海,和大家一起研究設計方案和施工方案,當年12月成功實施爆破,創造了世界爆破史上的新紀錄。

  自上世紀90年代末起,為預防和治理交通擁堵、空氣汙染、城市內澇等“城市病”,他利用研究地下工程占有大量國內外學術資料的優勢,率先提出開發利用地下城市空間、發展城市地下快速路、地下物流等創新觀點,先後組織編製、主持和評審了全國20多個重點設防城市地下空間規劃。

  這些年,錢七虎在長江隧道、南水北調工程、西氣東輸工程、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能源地下儲備、核廢物深地質處置等方面,貢獻了學識和才智。

  【對話】

  錢七虎:重大工程需要我,我就會去

  新京報:建黨百年之際獲得“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你有什麼樣的感受?

  錢七虎:我覺得黨給我的榮譽太多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全國道德模範、全國優秀黨員,我必須活到老、學到老、革命到老。我要給黨交一份合格的答卷,無愧於這個稱號。

  新京報: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你為武漢抗疫一線捐贈了650萬元。當時是出於什麼考慮?家人支持你嗎?你在生活中是不是也很簡樸?

  錢七虎:烈士把頭顱鮮血獻給國家了,我還有什麼不能貢獻呢?

  2018年,我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為了響應黨的脫貧攻堅號召,我把800萬元獎金全部捐出,資助我國西部的貧困學生。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我把江蘇省配套獎勵給我的800萬元中的650萬元捐給了武漢抗疫一線,其餘的150萬元分別捐給了母校上海中學和中國岩石力學與工程學會。

  我們的生活比普通老百姓好很多了,錢對我意義不大。我如果追求奢侈的生活,對我這個共產黨員來講是可恥的。

  我們要把助人為樂作為人生準則。自上個世紀以來,我成立瑾暉基金,瑾暉二字是我母親和愛人名字中各取一個字,我做捐贈我愛人是支持的,她也是黨員。基金每年資助家鄉貧困學生二萬元,孤寡老人一萬元,我們還救助過患愛滋病的孤兒。

  新京報:你已經84歲,稱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想做、能做,指的是什麼?你工作的節奏是什麼樣的?

  錢七虎:作為具有65年黨齡的科學家,我有責任繼續踐行科學家精神,讓餘生繼續發光發熱。我雖然已經退休了,但繼續擔任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火箭軍首席工程專家。

  這幾天,我在團中央作報告,昨天參加了東六環工程盾構方案論證。重大工程特別是水下的大工程,肯定要叫我去,我基本上有空就去。這週五,我還要去成都出差,作“在碳中和碳達峰目標下,地下空間怎麼發揮作用”的報告。後面兩個禮拜,我要把時間空出來治病了。

  新京報:地下空間建設,對於實現碳中和碳達峰有怎樣的意義?中小城市和大城市地下空間發展有側重嗎?

  錢七虎:簡單來說,地面建築搬到地下,地面就可以大量植樹造林,吸收二氧化碳。另外,地下空間還能為儲能提供空間。

  大城市人口集中,要先把交通轉入地下空間,通過地鐵、地下物流等減少碳排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