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又迷路了

2021年07月14日05:56

原標題:鯨魚又迷路了

鯨魚又迷路了,這次是在浙江台州。7月6日早上,被漁民們發現時,12頭瓜頭鯨正躺在台州頭門港大橋附近的灘塗上搧動著尾巴,其中3頭已在高溫暴曬下死去。

為了營救這群擱淺的鯨魚,來自公安、漁業、消防等部門的救援人員,將它們扛到挖好的水坑裡,裹上濕毛巾,澆水降溫。還有人搬來毛竹和塑料薄膜,為鯨魚製造簡易“遮陽棚”。救援持續了8個多小時,中途,人們嚐試趁著海水漲潮,把鯨魚送回大海,但它們又被衝上海灘。

之後,9頭鯨魚被分批帶回救治,截至目前,有6頭被放生,2頭死亡,1頭還在救治。7月11日,台州溫嶺又有2頭鯨魚擱淺,其中1頭在人們發現時已經死去。

擱淺是鯨魚最痛苦的死亡方式之一。一旦衝上淺灘,攜帶沙子的海水將嗆入它們肺中,接著是太陽無情的炙烤,最後,重力將擠壓它們的內臟,除了無力地扭動身體,鯨魚們只能在時間流逝中等待死亡降臨。

據統計,1990年至今,每年幾乎有上萬頭鯨魚擱淺,最大一次鯨魚擱淺事件發生在1918年,當時有1000頭鯨魚被困在新西蘭的查塔姆群島。過去80年間,澳州塔斯馬尼亞島發生過300餘起鯨魚擱淺事件,被稱作“鯨魚墓地”。

目睹過鯨魚的痛苦,人們一直在尋找鯨魚擱淺的原因。亞里士多德是世界上第一個記錄鯨魚擱淺的人,他在著作中直言:“鯨魚為什麼會擱淺我無法回答。”2000多年過去了,真相愈發撲朔迷離。

1962年,荷蘭科學家杜多克分析了26種鯨魚的133樁“自殺”事例,發現擱淺多發生在坡度平緩的海岸。他認為,在這種地形下,鯨魚發射超聲波信號時會信號失真,導致其探測不出深水位置。但後來研究表明,坡度平緩的海岸並不會引起回聲信號的混亂。

此後,有關鯨魚“自殺”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用動物心理學解釋,說鯨魚喜歡群聚,當領頭鯨因病或遇害而擱淺時,整群鯨隨之同歸於盡。有人推測鯨魚擱淺是想“返祖”,因為鯨魚由陸生祖先演變而來,假如遇到危險,到陸地避險是慣性使然。還有科學家通過研究分析,鯨魚擱淺與覓食時升水過急導致肌肉缺氧、骨骼壞死有關。

雖然鯨魚擱淺還沒有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人類活動與鯨魚擱淺關聯密切。2018年11月,印尼蘇拉威西島一處海域發現一頭9.5米長的抹香鯨屍體,人們在它的胃里發現115個塑料杯、4個塑料瓶、25個塑料袋、2只拖鞋、一個尼龍袋和1000多件其他類型的塑料製品,雖然它的死因不明,但背負著這些垃圾生活,它不會太好受。

噪音汙染也促發了鯨魚擱淺。2000年,美國巴哈馬群島發生大量鯨魚擱淺,美國海洋生物學家達琳·凱頓對鯨魚進行尸體解剖後發現,鯨魚耳朵普遍出血,他認為,這可能是美國海軍艦艇使用大功率聲呐,導致鯨群喪失辨別方向的能力。

鯨魚處境本就堪憂,還有國家火上澆油。一個多月前,丹麥法羅群的漁民將175頭鯨魚驅趕到岸邊,用長矛戳斷鯨魚脊髓,用彎刀切斷鯨魚脖子,鮮血染紅了海灘。在這裏,捕鯨是傳統活動,資料顯示,法羅群島最近10年捕殺鯨魚超6500頭。據英國《獨立報》報導,2018年6月,日本捕殺122頭懷孕母鯨及114頭幼鯨,號稱此舉是為“科學研究”。

鯨魚是地球的“降溫神獸”。它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動物,通過生長、繁衍和進食,把碳儲存在體內。鯨魚死亡後,屍體連同體內的碳一同沉入海底,保持幾個世紀之久。2010年,科學家研究發現,鯨魚每年將19萬噸到190萬噸的碳沉沒到海底,相當於每年跑在路上的車少了4萬至41萬輛。

鯨魚的屍體還可以為深海物種提供養分,研究表明,在腐爛最後階段,鯨魚的一具骨骼可為200多個物種提供食物和棲息地。201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的一份報告稱,在碳封存和維持海洋功能健康方面,一頭巨鯨價值超過200萬美元。

如果擱淺的鯨魚無法回歸海洋,這些價值將不複存在,死去的鯨魚體內氣壓上升,還有爆炸風險。2004年,一頭重達50噸、長17米的抹香鯨在台灣雲林縣擱淺,現場工作人員用一輛100噸的卡車將其拉走,送往市郊的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解剖。但途經鬧市時,屍體爆炸,數噸重的腐敗物、油脂、鯨魚血傾瀉而出,砸向了小吃攤和馬路。

鯨魚擱淺後,即使沒有死亡,有的也再難回到大海,人們只能對其實施“安樂死”。假如在海灘遇到鯨魚擱淺,最好的方式,是聯繫專業救援人員,幫助它們盡快回家。

人類理應為鯨魚提供更好的生長環境。2018年,在新西蘭惠靈一處港口,出現一頭南露脊鯨的身影,它拍打著浪花,在海面勾勒出優美的弧線。

為了不影響它嬉戲,一艘渡輪臨時改變航線,在原地來回轉圈。原本定在海濱舉行的一場煙花活動也推遲舉行,88%參與調查的市民讚成此舉,儘管這是惠靈頓22年來首次在毛利新年舉辦煙花秀。一位市民說,“煙花秀什麼時候都可以舉行,但鯨魚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來”。

新西蘭人為這條鯨魚取名“Matariki”,即“毛利新年”,並為它開通社交賬號,記錄它每天的心情,向大眾科普南露脊鯨。全市還掀起了以“Matariki”為主題的繪畫熱潮,小孩子也拿起畫筆,畫下了心目中鯨魚的樣子。

逗留一週後,”Matariki”離開了惠靈頓,煙花活動如期舉辦。惠靈頓的市民們用行動說明,當有動物造訪,我們能做的是不打擾,給予他們充足的空間和自由,還自然本來的面目。

尹海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14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