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被捕,在這個國家引發了一場罕見騷亂

2021年07月14日12:17

  原標題:前總統被捕,在這個國家引發了一場罕見騷亂 | 京釀館

▲南非前總統雅各布·祖馬。圖片來源:新華網
▲南非前總統雅各布·祖馬。圖片來源:新華網

  非洲工業化程度最高的國家——南非,近日發生種族隔離製度結束以來最嚴重騷亂。

  當地時間2021年7月12日,約翰內斯堡發生大規模騷亂,示威者洗劫商家。據報導,南非前總統祖馬於7月7日被捕,並因藐視法庭被判處15個月監禁,引發支持者不滿,出現大規模暴動。

  當地時間7月12日晚,南非總統拉馬福薩通過電視直播宣佈,因前總統祖馬被捕導致的騷亂已造成多人死亡,給南非經濟造成巨大損失,政府將動用所有資源平定騷亂。

  “讓人不禁聯想到種族隔離製度結束前”

  騷亂自7月9日首先在東部沿海的誇祖魯-納塔爾省德班等城市爆發,隨後蔓延到誇祖魯-納塔爾省和豪登省這兩個南非重要省份的許多城鄉。

  視頻顯示,肇事者們舉著路牌和路邊廣告牌作盾牌,並向警察、保安和店主投擲石塊,而寡不敵眾的警察、保安顯得束手束腳、手足無措,一些憤怒的業主則直接抄起槍械向肇事者射擊。

  南非商業領袖協會CEO馬武索稱,截至12日下午,已有200家以上購物中心被洗劫一空。生活在南非的華人也未能倖免:許多華人商店、企業被洗劫或付之一炬。

  1971年起就在南非紮根的知名連鎖超市萬客隆,原本在新冠疫情期間就虧損嚴重,此次多家門店遭遇“滅頂之災”。號稱“南非經濟動脈”的德班-約翰內斯堡N3高速公路,7月13日也被迫關閉。

  南非總統拉馬福薩稱,這是種族隔離製度結束以來,這個國家所發生最嚴重的社會騷亂。

  一些媒體和網民評述此次大騷亂稱,“這是戰爭”、“讓人不禁聯想到種族隔離製度結束前的索韋托街頭”。

  據南非內政部長塞雷和南非警察署稱,截至當地時間7月13日晚,持續多日的騷亂已造成至少72人死亡,1234人被捕。

▲南非新任總統西里爾·拉馬福薩和夫人。圖片來源:新華網
▲南非新任總統西里爾·拉馬福薩和夫人。圖片來源:新華網

  此次大騷亂的導火索和深層原因

  此次騷亂的導火索,是79歲的南非前總統祖馬(2009-2018年在任)被捕。

  祖馬是非國大進行反種族隔離鬥爭時“獄外鬥爭派”的元老,他精力充沛,性格粗魯,在草根大眾中有龐大而穩固的支持群體,但始終是個爭議人物。早在當選總統前就曾於2005年分別被控強姦親屬閨蜜和涉嫌軍火交易腐敗,險些鋃鐺入獄。

  他參選南非總統曾引發非國大“獄內派”和“獄外派”、“上層派”、“草根派”的嚴重對立,最終“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耆宿曼德拉站隊祖馬(曼德拉本人是“獄內派”,且和“上層派”關係較好),才讓他涉險當選。

  他就職後同樣不消停,2016年被法庭指控18項貪腐罪名,2017年被控公款私用,2018年又被檢察機關分別指控12項與前述軍火交易相關欺詐、1項敲詐勒索、2項腐敗、1項洗錢等罪名。他和印度裔商人古普塔三兄弟的“瓜田李下”更“不清不白”。對上述指控,祖馬一概否認,並將之歸結為“美歐國家的栽贓陷害”。

  由於卸任後的祖馬始終強硬拒絕出庭作證,今年6月29日,南非憲法法院以“藐視法庭”罪名判處他15個月有期徒刑。

  7月8日深夜,祖馬離開私宅,向警方自首,幾小時後以“抗議”為名的騷亂開始在德班、索韋托等地街頭爆發,並迅速演變為無序的騷亂和混亂。

  南非國家安全部長德洛將騷亂歸咎於“祖馬政府僱傭的特工蓄謀已久、精心策劃”,並揚言“徹底查究”,而祖馬的追隨者組織——“祖馬基金會”則反唇相譏,指責拉馬福薩政府,不負責任的‘政治獵巫’行為,導致了毫無必要的混亂和暴力。

  “祖馬一夥”會被追究責任嗎?

  7月12日,經過長達10小時的聽證會,南非法庭宣佈推遲執行對祖馬的有期徒刑裁決,“繼續聽取證詞”,“祖馬基金會”發言人曼伊發表強硬聲明,繼續要求立即釋放祖馬,而主要反對黨——南非民主聯盟則表示,將繼續推動對“祖馬一夥”的司法追究。

  至於經濟、就業等深層次的問題,政治爭鬥各方似乎都選擇了迴避——因為他們都解決不了。

  原本12日南非政府應該實現為20萬人接種新冠疫苗的承諾,但在騷亂影響下政府“欠賬”達5.4萬之多,實現承諾的時間也遙遙無期。值得注意的是,南非是非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但疫苗接種率迄今不過5%。

  在新冠疫情暴發期間,南非貨幣蘭特是新興國家貨幣中表現較穩定的,但本週迄今已累計下跌逾3%,創4月初以來最低彙率。

  7月13日,花旗銀行宣佈,已大幅減持原本重倉持有的南非長期政府債券和南非蘭特倉位,理由是“社會動盪可能持續”。花旗銀行發言人科斯塔表示,“我們認為最近這些事態發展可能對拉馬福薩政府產生進一步影響和重要後果,最嚴峻的是,非國大業已因此分裂,且似乎難以凝聚任何共識”。

  祖馬被捕幾小時後迄今所發生的一切似乎表明,倘若另一些被眾多南非人認定同樣重要的要素——就業、生存、平等、安全等等瀕臨“死亡”,南非民主即便“健在”也無濟於事,且最終也將被叢生的“併發症”所拖垮。

  特約評論員|陶短房(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