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一手好牌全浪費!竟然同意大利玩保守...

2021年07月12日11:30

英格蘭人夢碎
英格蘭人夢碎

  「它要去羅馬了!」

  賽後的意大利更衣室里,邦路斯Leonardo Bonucci和佐真奴Jorginho在手機鏡頭前手舞足蹈,把英格蘭球迷最愛唱的「It’s coming home(它要回家了)!」稍加改編,就成為了意大利人最佳的慶祝方式,也成為了英格蘭球迷最新的傷痛。

  本該在去年舉辦的2020歐國盃,從一個月前的羅馬開始,也隨著冠軍獎盃被意大利帶回羅馬而結束。不被很多人看好的意大利成為了最後的贏家,第一次進入歐國盃決賽的英格蘭則成為了藍衣軍團的背景板。

  而背景音樂,似乎就應該是這首被改編的「It’s coming Rome」。

  從某種角度來說,英格蘭的落敗並不意外。

  第一次進入歐國盃決賽,終歸要掏一點學費,畢竟英格蘭上一次大賽奪冠,已經是55年前的事情了,上一次進入歐國盃四強,也是遙遠的1996年了。

  有足夠的積累,才能在決賽上拿出更多的資本去爭奪冠軍。從這一點來說,這次決賽失利並不是壞事,更何況英格蘭輸在了12碼點上,更何況他們是先入球的一方。

  單從結果而論,這當然是一屆值得英格蘭滿意的歐國盃,然而從戰術而論,這依舊是一屆讓英格蘭人失望的歐國盃。

  在決賽場上,英格蘭最大的問題便是陷於保守思想,無法自拔。

  或許是大賽決賽帶來的精神壓力,或許是想要保住早早打出的領先優勢,這讓重新打起三後衛體系的英格蘭,暴露了三後衛體系的致命問題。

  和四後衛相比,三後衛陣型相當於撤下了一名中前場球員,補到了後衛線上,因為無論是343、352和這些陣型的變種,在面對進攻壓力時,都會傾向於落成五後衛,所以這本質上就是一個趨於保守的戰術思想。

  這樣一來,如何用進攻來舒緩壓力,就是三後衛體系的精髓。

  然而,當蒙特Mason Mount、史達寧Raheem Sterling不停地被保守的中後場球員拖回身後進行防守:

  守轉攻的壓力就全部落在了簡尼Harry Kane的身上。

  可是,簡尼已經不是2018年的簡尼了,更何況他面對的還是基亞連尼:

  等到比數被扳平之後,英格蘭重回4231,這雖然會暴露英格蘭中後場球員更多的問題,但中前場有了一名幫手,總會好過使用一套自己沒有膽量用好的三後衛體系:

  然而就像這次明明有空間繼續帶球前進的機會,簡尼卻選擇將球傳給還沒有身位優勢的沙卡Bukayo Saka。很顯然,前70分鐘中場完全落於下風的防守消耗,已經讓簡尼處於油盡燈枯的極點了。

  這才是英格蘭變陣之後,一直到加時賽結束時,簡尼都無法再幫助球隊打出威脅進攻的深層原因。

  本屆歐國盃,簡尼從小組賽第三場找回狀態,對陣德國隊打出關鍵作用,對陣烏克蘭打出亮眼數據。對陣丹麥時,在加時賽補進12碼,幫助英格蘭邁出了歷史性的一步。

  然而,短時間內打完六場比賽,四天前打滿120分鐘,對英格蘭無比重要的簡尼,修夫基Gareth Southgate始終無法找到幫助簡尼緩解壓力的方法,這才是英格蘭敗走本屆歐國盃的深層原因。

  如果說拉舒福特有傷在身,尚且可以理解,然而在愛華頓充當橋頭堡的卡維特利雲Dominic Calvert-Lewin,在本屆歐國盃始終沒有得到重用就是一個很大的敗筆。

  如果卡維特利雲今天能得到上場時間,他就可以代替簡尼去消耗邦路斯和基亞連尼,這樣一來,簡尼就可以退居二線,從容地發揮自己身板結合技術的硬實力,就像開場這樣打擊意大利小中場的弱點:

  然而局勢混沌的時候,修夫基選擇的是沙卡。

  19歲的小將不該受到苛責,包括射失最後一粒12碼,這都不是他該背負的沉重責任。修夫基手中本有著更好的牌,更能打出效果的牌,但是到了比賽後半段,他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12碼大戰。

  「我們開局很完美,有時候可能回撤得太深了。」

  賽後接受採訪,身為隊長的簡尼站出來接受採訪,沒有人會比從來沒有贏得冠軍的他更想贏得這座歐國盃冠軍。雖然他今年只有27歲,卡塔爾世界盃也會在18個月之後很快打響,但到了那個時候,英格蘭所能依託的,恐怕依然是簡尼。

  到了那個時候,英格蘭還要回撤得這麼深嗎?

  (牧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