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美聯儲?

2021年07月12日08:03

  原標題:“改造”美聯儲?

  來源:國際金融報

  除了鮑威爾,美聯儲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達的任期屆滿比鮑威爾早一個月,而負責金融監管事宜的副主席夸爾斯任期將在今年10月屆滿。若他們三人都不連任,理事席位將會空出三個。而目前,理事會七個席位中尚有一個空缺,這給拜登提供了借助人事變動來影響貨幣政策的重要機會。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任期將在明年2月到期,下一任主席需得到美國總統拜登的提名以及國會參議院的批準。

  目前,拜登對有關提名尚未有明確人選。外界猜測,拜登政府極有可能提名鮑威爾連任。

  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往往協調配合。作為美國財政政策的主導力量,曾經與鮑威爾在美聯儲共事六年、現任美國財政部部長的耶倫也公開表示,她認為鮑威爾是稱職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拜登政府遴選下任美聯儲主席之際,官員們還在討論如何利用美聯儲理事會席位空缺來重塑這一全球最大經濟體的中央銀行,以更緊密地配合政府優先事項。

  鮑威爾連任可能性大

  鮑威爾在2017年被特朗普提名為美聯儲主席後,於2018年開始他的第一個任期。他的任期將於2022年屆滿。

  美聯儲主席是全球重要金融系統的負責人,分析認為,鮑威爾在明年連任的可能性很大。白宮也認為目前沒有其他更合適的人選來接替鮑威爾。同時,鮑威爾亦有意連任。

  彭博社援引兩名知情人士的話報導稱,對美聯儲任命有決定性影響的現任財長耶倫曾表示,與鮑威爾關係良好,並對鮑威爾在疫情期間的應急表現感到滿意。

  美聯儲前副主席布林德稱,如要在經濟複蘇期間維持貨幣政策穩定,應該讓鮑威爾連任。

  根據曆史經驗,白宮將在今秋決定美聯儲主席提名人選。

  美聯儲前理事Laurence Meyer表示,通常提名是“組團式”的,這樣可以相互“打掩護”,緩解單個人受到的針對。

  上世紀90年代,Meyer和當時的美聯儲理事Alice Rivlin,以及時任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一同被提名。而此前,格林斯潘被參議員認為政策上過於“鷹派”;2011年,共和黨人鮑威爾被提名為理事時,就是跟民主黨人Jeremy Stein的提名打包在一起。

  據知情人士透露,耶倫、白宮辦公廳主任羅恩·克萊因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布賴恩·迪斯預計將在人選建議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此外,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塞西莉亞·勞斯、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賈里德·伯恩斯坦和希瑟·布歇,以及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拉馬穆蒂(曾為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工作)也將參與人選推薦。

  媒體4月份的調查顯示,華爾街對鮑威爾連任美聯儲主席的呼聲很高。在包括基金經理、策略師和經濟學家在內的34名受訪者中,76%認為拜登將再次選擇鮑威爾。

  不過,也有反對聲音認為,若鮑威爾連任,就失去了首次給少數族裔擔任美聯儲主席的機會,可能招致部分民主黨人的不滿。要減少民主黨內矛盾,可能要在其他職位引入多元化的任命。

  還有一些反對者認為,美聯儲在氣候風險政策方面已經遠遠落後於其他央行。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等七個環保組織對鮑威爾連任表示質疑,他們要求一個更加關注氣候問題的人來擔任美聯儲主席。

  事關拜登政治命運

  事實上,拜登與鮑威爾此前並沒有太多交集。鮑威爾於2012年由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名加入美聯儲理事會,當時拜登是副總統。而鮑威爾出任美聯儲主席則發生在特朗普執政時期。

  今年6月,拜登在白宮與多名金融監管機構高級官員舉行會議,當中包括鮑威爾和耶倫。這是拜登於今年1月就任總統以來,首次面對面會見鮑威爾。

  但鮑威爾的工作以及表態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拜登的政治命運。因為拜登的全面複蘇計劃取決於美聯儲在經濟增長和控製通脹之間取得適當平衡。

  眼下通脹成為美聯儲越來越難以忽視的問題,而鮑威爾一直在向金融市場和國會保證,只要經濟完全擺脫新冠大流行的影響,通脹就會放緩。

  Politico認為,這一立場使鮑威爾與白宮保持同步,這可能會為他被拜登政府再次任命鋪平道路。

  畢竟,增加借貸成本是美聯儲旨在確保物價不會過快上漲的主要工具,但它們也會減緩經濟活動,在數百萬美國人失業的情況下,美聯儲並不想使用。

  目前,美聯儲何時縮表及加息正成為全球熱議焦點。在美聯儲內部,有關貨幣政策未來走向的辯論亦在升溫。美聯儲6月會議紀要顯示,有美聯儲官員暗示,由於美國經濟今年增長強於預期,他們縮減大規模經濟刺激措施的時間可能需要比預期提前。

  市場預期,美聯儲有機會於9月預告何時開始減少買債,最快在今年底開始減少買債行動,並在明年底加息。

  7月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也表示,美國的進一步財政支持可能會加劇通脹壓力,並警告稱,物價有持續上漲的風險,可能需要提前加息。

  民生證券研究院在5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鮑威爾的連任優勢主要在於他應對新冠疫情的非凡措施。此外,鮑威爾承諾的無黨派性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加分作用。從曆史經驗看,曆任美聯儲主席在新總統的任期謀求連任前,為迴避風險,整體貨幣政策都偏“鴿派”。

  達特茅斯學院教授Andrew Levin表示,“如果鮑威爾連任,將有助於保持美聯儲政策的連續性。而如果白宮的目的是要促進美聯儲的優先事項發生更大轉變,特別是在銀行監管和支付方面,白宮就可能任命新主席。”

  提名受到黨內壓力

  未來一段時間,美聯儲將面臨較大人事變動。

  除了鮑威爾,美聯儲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達的任期屆滿比鮑威爾早一個月,而負責金融監管事宜的副主席夸爾斯任期將在今年10月屆滿。若他們三人都不連任,理事席位還可能空出三個。

  一旦美聯儲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屆滿,他們可以繼續擔任美聯儲理事。不過近年來的慣例是,主席和副主席任滿後不再擔任理事。而目前,理事會七個席位中還有一個空缺,這給拜登提供了借助人事變動來影響貨幣政策的重要機會。

  目前,拜登已經受到了來自民主黨人的壓力,要求換掉夸爾斯。參議員沃倫稱,夸爾斯走了,金融系統會更安全。而一些進步派還要求美聯儲主席在監管方面採取更激進的措施。

  美聯儲觀察人士稱,目前美聯儲理事會唯一一個民主黨人Lael Brainard有可能填補主席或副主席職位中的一個,而且她在許多以多數票通過的銀行監管決定上持有反對意見,使之顯得與眾不同。

  金融市場對美聯儲高層變動往往不以為意,因為美聯儲應該保持獨立性,並專注於政策目標的實現,市場也長期對此抱有共識。事實上,過去的美聯儲在努力保持其獨立地位。不過2008年以後,美聯儲似乎越來越屈從於華爾街和大銀行的利益。其在2008年對大銀行的救助,長久以來一直為人所詬病。

  在鮑威爾擔任主席的大部分時間里,特朗普都試圖在利率政策上威嚇美聯儲,先是傾向於減少加息次數,後來又要求美聯儲進行更大力度的降息。

  相比特朗普,拜登與美聯儲的關係明顯更為友好。自其上任以來,一直與鮑威爾保持距離,拜登對此解釋為“出於對美聯儲獨立性的尊重”。

  外界相信,即使拜登成功提名人選填補美聯儲理事空缺,甚至於2022年替換鮑威爾,美聯儲的短期和中期貨幣政策不會有重大改變。

  記者:袁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