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奧運之“難”

2021年07月12日00:22

  原標題:“非常”賽事 | 日本奧運之“難”

  因為戰爭而取消1940年東京奧運會的日本怎麼也沒有想到,80年後會因為疫情而差點再一次取消東京奧運會。日本最終決定不取消,但將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舉辦時間推遲一年至2021年,創下現代奧運百年史首例。

  日本曾對此次奧運會寄予厚望,希望借此機會提振經濟、強化國民信心和國民認同感、擴大日本的國際聲譽和全球影響力,也即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曾提出的“奧運複興”。但新冠疫情讓這場奧運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日本現首相菅義偉的首要任務成為確保奧運會“如期、安全舉辦”。

  從期待到擔憂

  “我非常喜歡棒球,也特別期待奧運會的棒球比賽。但我更擔心,舉辦奧運會可能會導致日本疫情再次加重。”來自日本仙台市的柿本憲尚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這是23歲的柿本憲尚出生後,夏季奧運會首次在日本舉行。2020年之前,他一直對此非常期待,甚至已準備好和家人一起去現場觀看比賽。但一場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突然暴發,柿本憲尚對奧運會的期待逐漸轉變為對現實狀況的憂慮。

  當地時間6月3日,日本東京,2020東京奧運會倒計時50天,夜幕下禦台場海濱公園的奧運五環。日本政府原本希望通過舉辦奧運會提振經濟、強化國民信心和國民認同感、擴大日本的國際聲譽和全球影響力,但受疫情影響,“複興”已難實現,確保奧運會安全、順利舉辦成為首要任務。 圖/IC photo

  在日本,和柿本憲尚有著相同憂慮的人不在少數。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日本國內關於推遲甚至取消奧運會的呼聲就一直存在。民調數據顯示,反對舉辦奧運會的民眾最多時幾乎達到了80%。

  2020年3月,全球正處於第一波疫情高峰,日本的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也不斷上升。3月底,國際奧委會與東京奧組委發佈聯合聲明稱,鑒於疫情形勢,將推遲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舉辦時間,其中,東京奧運會推遲至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東京殘奧會推遲至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

  這是奧運會百年曆史上首次延期舉辦。但隨著疫情不斷反複,日本民眾要求取消奧運會的呼聲從未停止。據美聯社報導,東京奧運會開幕在即,日本民調顯示,仍有大約60%的受訪者希望取消或再次推遲奧運會。

  在日本東京,6月23日,一些抗議者在東京都政府大樓附近舉行了抗議活動,參與人數超過400人。目前,東京警方正處於高度警戒中,擔心反對舉辦奧運會的抗議活動將升級為暴力事件。

  剛大學畢業不久的東京人山口翔對於這一次奧運會的感受非常複雜。

  “如果沒有新冠疫情,我這會兒肯定非常激動、非常期待,因為奧運會是一場全球盛事,不管是不是喜歡體育的人都很關注。”山口翔對新京報記者稱。但是,看著東京仍在不斷上升的新增確診病例數,山口翔開心不起來。

  新一波疫情的衝擊

  毫無疑問,新冠疫情仍然是東京奧運會面臨的最大難題。在奧運主場地東京,其正面臨著新一波疫情的衝擊。

  據《日本時報》報導,今年6月20日,包括東京都、大阪在內的日本9個都道府縣解除緊急事態宣言,調整為防止疫情蔓延的重點措施,時間持續至7月11日。然而,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東京等地疫情再度反彈。

  7月8日晚,日本首相菅義偉宣佈,東京都再次進入緊急狀態,時間從7月12日持續至8月22日,沖繩縣的緊急狀態也延長至8月22日。這是東京都第4次進入緊急狀態,此次緊急狀態將覆蓋整個奧運期間。

  在這一波疫情中,尤為令人擔憂的是,“德爾塔”變異毒株正在成為日本的主要感染源。京都大學傳染病專家Hiroshi Nishiura此前曾表示,到東京奧運會開幕的7月23日,“德爾塔”變異毒株感染病例將占到日本新增確診病例的70%。

  “東京都連日來新增確診病例不斷增加,為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會蒙上了一層陰影。”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洋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新增確診病例持續增長、傳染性更強的變異毒株不斷擴散,這意味著作為此次奧運會舉辦城市的東京有可能再度出現新冠疫情大暴發、大傳染的情況。

  疫情在反彈,但日本的疫苗接種率仍不高。據《日本時報》報導,截至6月底,日本新冠疫苗接種完成的人口占比剛過10%,絕大部分的年輕人都要等到今年秋季才能接種疫苗。一些衛生專家指出,此次奧運會可能會在東京引發超級傳播事件。

  除日本國內疫情引發擔憂之外,如何確保入境外國奧運代表團的安全也成為東京奧運會面臨的一大難題。

  據日本共同社7月5日報導,來自塞爾維亞代表團的一名賽艇運動員7月4日在入境檢測時發現感染新冠病毒。此前的6月,在抵日的烏干達代表團中,有2名成員在機場篩查過程中被檢測出已感染新冠病毒。東京奧組委7月9日還發佈消息稱,7月以來,已有17名奧運會相關人員感染新冠病毒。

  受疫情影響,參加本屆奧運會的各國人員數量已從18萬減半至9萬人,運動員大約15000人,但來自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團都將於近期入境日本,給日本防疫帶去巨大壓力。

  陳洋表示,雖然日本政府對外國代表團設定了較為嚴格的入境管控措施,如要求入境前後進行核酸檢測、入境後嚴格限製活動等,但外國代表團入境後被發現確診感染的情況仍不時發生。

  “隨著開幕式臨近,越來越多的外國代表團將陸續入境日本,這也就意味著類似的風險將大幅提升,且很有可能在日本國內引起擴散。這對於東京奧運會的順利舉辦將是一個不小的考驗”。陳洋認為。

  一路走來波折不斷

  2013年9月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25次全會上,日本東京獲得2020年夏季奧運會舉辦權,成為繼法國巴黎、英國倫敦、美國洛杉磯和希臘雅典後,第五個至少2次舉辦夏季奧運會的城市。

  雖然已經於1964年成功舉辦一屆夏奧會,此次申奧成功仍大大提振了日本民眾的士氣。這也直接讓當時剛剛“二度拜相”的安倍晉三支持率回升了2個百分點。

  1964年東京奧運會,在廣島原子彈爆炸當天出生的阪井義在開幕式上點燃主火炬,表明了日本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建家園的決心。 圖/東京奧運會官網 國際奧委會

  然而,在此後的8年間,東京奧運會經曆重重挑戰,可以說是史上最難的一屆奧運會。其間,有疫情等客觀因素的影響,也有政權更迭、組委會換帥等人為因素的影響。

  2015年7月24日,東京奧組委公佈了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會徽設計方案,但被指涉嫌抄襲。此後,該方案被棄用,直到2016年4月才確定新版奧運會和殘奧會會徽。

  進入2020年“奧運年”後,各種挑戰更是層出不窮。首先是奧運會因疫情延期,接著2020年8月28日,此前剛成為日本曆史上連續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安倍晉三宣佈辭職,理由是避免因舊疾惡化影響國政。9月16日,安倍晉三多年的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當選日本新首相。

  菅義偉出任首相後,數次承諾如期舉辦奧運會。此後日本疫情曾多次反複,分別於2020年底2021年初、2021年5月中旬經曆兩波疫情高峰,但菅義偉都堅定地表示奧運會將於今年7月23日正式開幕。

  除政府更迭外,東京奧組委也多次爆發醜聞。2021年2月初,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發表涉嫌歧視女性的不當言論,2月12日,森喜朗宣佈辭去奧組委主席職務。一週後,前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被任命為東京奧組委主席。

  一個月之後,東京奧運會開閉幕式總導演佐佐木宏因為對一名女藝人發表侮辱性言論,被媒體曝光後迫於壓力於3月18日宣佈辭職。截至目前,東京奧組委並未任命新的總導演,因此全世界或將見證一場沒有總導演的奧運會開幕式。

  不得不堅持的理由

  疫情仍然嚴峻,民眾反對之聲猶存,但國際奧委會和日本政府如期舉辦奧運會的決心非常堅定。

  事實上,過去一年間,日本及海外媒體曾多次傳出東京奧運會要再次延期或者取消的消息,但國際奧委會、東京奧組委、日本政府、東京都政府都一再“闢謠”,堅持稱奧運會將如期開幕。

  據《讀賣新聞》報導,菅義偉7月4日在接受採訪時稱,“正是因為全世界都在直面新冠疫情的挑戰,所以才要集結人類的努力與智慧共同克服困難,而舉辦奧運會正是向世界傳遞這一信號”。

  北京大學曆史學系教授、中國中日關係史學會會長王新生認為,日本堅持舉辦東京奧運會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考慮到高昂的投入。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花銷最大的一屆奧運會。2020年12月23日,東京奧組委公佈的數據顯示,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推遲一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總費用從此前的1.35萬億日元增加到1.64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55億元)。其中,組委會承擔7210億日元,東京都政府承擔7020億日元,其餘2210億日元由日本中央政府承擔。

  面對如此巨額的投入,日本不僅難以借此盈利,反而可能面臨虧本的窘境。今年3月,東京奧組委宣佈,海外觀眾將不被允許進入日本觀看奧運會和殘奧會比賽。野村綜合研究所(NRI)稱,這一決定將極大地打擊日本酒店、餐飲和交通行業,預計將造成13.8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東京都、東京奧組委、國際奧委會、國際殘奧委會7月8日晚舉行五方磋商,正式決定東京都內所有比賽空場舉辦。東京奧組委表示,東京都內所有場館將全部退票。此次奧運會向普通民眾售賣363萬張門票,預計總額為900億日元。

  “日本現在面臨的情況是,舉辦奧運會,肯定要賠本;但是取消奧運會,虧損將更加嚴重,各種企業讚助費、電視轉播費等都得退回去,此前的投入也都將付諸東流。兩相比較之下,還是舉辦奧運會虧損會更小一些。”王新生如此說道。

  從國際奧委會的角度來說,這場奧運會也不得不辦。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東京奧運會已經史無前例地推遲了一年,明年還有北京冬奧會要舉辦,在這樣的背景下,考慮到發揚奧林匹克精神、延續奧林匹克傳統、減少經濟損失等因素,國際奧委會也希望今年能夠如期舉辦奧運會。這也是對疫情下仍堅持訓練的運動員的一種負責。

  對於上任不到一年的現任首相菅義偉而言,今年7月的這場奧運會也有不得不辦的理由。

  今年9月,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將舉行總裁選舉。10月,日本本屆眾議院任期屆滿,將舉行換屆選舉。換言之,去年9月接任安倍晉三出任首相的菅義偉任期能否持續,今年9、10月的兩場選舉非常關鍵。

  陳洋指出,自去年9月上台以來,菅義偉在內政外交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總體上並沒有能夠令人信服、印象深刻的政績。但若是能夠順利舉辦東京奧運會,那這將成為菅義偉在接下來的兩場選舉中的重要籌碼,增加其獲得長期執政的可能。

  反之,如果取消或再次推遲奧運會,某種程度上就意味著日本政府迄今為止的抗疫措施都是“失敗”的,這將加劇日本國內乃至國際社會對日本政府危機管控能力的質疑,拉低日本政府在國際社會上的聲譽。

  從1964年到2021年

  時間回到1964年10月10日。這一天,第18屆奧運會在日本首都東京盛大開幕。

  據新華社報導,1964年10月10日下午2時,日本裕仁天皇宣佈奧運會開幕,在1945年廣島被原子彈襲擊日出生的阪井義在開幕式上點燃主火炬,表明了日本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建家園的決心。本屆奧運會共有94個國家和地區的5558名運動員參賽,兩項數據都創下曆屆奧運會新高。

  在這一屆東京奧運會舉辦之時,柿本憲尚的父母都還沒出生。但他的姥姥仍然記得,奧運會期間全國一片歡騰,身邊的人都異常興奮。尤其是他的姥爺,每天都要準時觀看奧運會賽事直播,非常地投入。

  法新社指出,1964年東京奧運會成為日本戰後最重大的一個舞台,展示了戰後重建的東京,以及日本快速發展的高科技和基礎設施,奠定了戰後日本經濟、科技強國和文化大國國家形象的基礎,可以說是日本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57年後的2021年,夏季奧運會再次來到日本。但這一次,日本已經沒有當年的那種興奮之情。

  柿本憲尚介紹稱,雖然仙台市也是本屆奧運賽事舉辦地之一,但身邊人並沒有很興奮。反之,大部分人都比較擔心疫情。他有一個一起打排球的球友是一名護士,之前曾被政府召去當誌願者,這名護士就尤其擔心奧運會會導致疫情加重。

  在日本東京學習工作多年的華人繆逸和柿本憲尚有相同的感受。他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身邊朋友對即將到來的奧運會並沒有很激動或是很期待,他就職的乃村工藝社是本屆奧運會的“黃金合作夥伴”之一,但除了專門負責奧運相關事宜的小組,其他同事對於奧運並無特別的熱情。

  不過,繆逸感覺,他周邊的朋友同事雖然也會擔心疫情,但並不強烈反對舉辦奧運會。尤其是隨著開幕式臨近,大部分人的關注點都轉向期待奧運會能夠安全、順利地舉辦。“至於平常,大家還是自己過自己的日子。”繆逸說。

  “奧運複興”之難

  “1964年首次舉辦奧運會的日本可以說是‘意氣風發’,擺脫軍國主義進入民主社會、經濟獲得高速增長、重新回歸國際社會……而57年後的日本,則被認為是一個深陷少子化老齡化、經濟長期低迷、首相頻繁更迭的失意國家,整個國家失去了活力和動力,處於一個緩慢發展的狀態。”陳洋指出。

  也因此,日本一直將東京奧運會視為一個新的起點,希望借此扭轉國際社會對自身的“刻板成見”,向國際社會展現日本現代社會的富足、發達、活力以及創新,陳洋表示。

  2011年東京申奧時,正是“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不久,日本希望通過舉辦奧運會來帶動災後重建工作,實現“災後複興”。為此,東京奧組委將奧運聖火接力的起點設在福島,同時向奧運村提供福島等日本大地震災區食材製成的食物。

  前首相安倍晉三更是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寄予厚望”。他希望借奧運會的“東風”提振日本停滯的經濟,帶動個人消費和企業投資——有人稱東京奧運為“安倍經濟學”的第四支箭。

  “日本政府對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原本是有很大的期待的——期待奧運會能夠提升日本民眾對未來的信心、對國家的認同,期待奧運會能夠刺激日本經濟、推動日本發展,期待奧運會能夠提升日本在國際舞台上的話語權和影響力。”王新生說。

  但是,新冠疫情的突然來襲,打破了安倍的“奧運夢”。他辭職之後,如何順利舉辦東京奧運會,成為他的繼任者菅義偉的首要難題。

  對於菅義偉而言,“複興”已難實現,確保奧運會安全、順利舉辦成為首要任務。面對反反複複的疫情,他希望將此次奧運會打造為人類社會戰勝疫情的一個標誌。

  周永生稱,“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日本能夠把奧運會順利辦下來、不發生大規模的感染,就已經算是一種成功了”。如果順利辦完,對日本仍有一些積極的意義,因為這意味著日本經受住了疫情的考驗,同時展現了日本堅韌不拔的意誌。但是,“想要通過奧運會實現又一次複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周永生認為。

  在王新生看來,日本堅持舉辦奧運會的一個重要考慮就是,若是取消或再次推遲,日本的國家形象、民眾對國家和政府的信心、認同都將受損。但若是順利舉辦了,對日本的國家形象具有正面推動作用。

  此外,從全球層面來看,日本若是成功舉辦奧運會,也是人類可以戰勝疫情的一種體現。“通過這種國際性的體育盛會告訴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應該攜手合作,共同應對疫情。”

  新京報記者 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