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之音⑦|幹部周佩春:工人底色的曹楊多保留一些煙火氣

2021年07月11日07:19

原標題:時代之音⑦|幹部周佩春:工人底色的曹楊多保留一些煙火氣

文彙報2001年5月23日頭版孟惠普畢馨元(翻拍)
文彙報2001年5月23日頭版孟惠普畢馨元(翻拍)

【提籃逛市、學做中餐、拉拉家常,體驗市民生活】

【金髮客愛串上海人家門】

【近四年來逾3萬外國遊客走進曹楊新村普通人家,最受歡迎的節目是隨主人上街買菜】

讀報人:周佩春

(本報訊)上週的一個晚上,當一位法國遊客在本市曹楊一村106號9室顧林娣家中,第一次學會用筷子夾起一塊白斬雞時,情不自禁地發出陣陣笑聲。上海的普通人家成為外賓“上海遊”情有獨鍾的好去處。

這頓晚餐,顧林娣一家用紅燒肉、鹽水河蝦、蒜泥刀豆、白斬雞和番茄蛋湯招待了兩位法國遊客。席間,女主人顧林娣不斷給客人夾菜,男主人施根寶熱情地向客人介紹家庭、社區和上海的情況,女兒施雲霞用英語做翻譯,賓主頻頻舉杯互相祝福。面對這頓在上海人家極普通的便餐,幾位法國遊客吃得有滋有味,第二天上午,施雲霞帶著法國遊客參觀小區,訪問市民。中午,顧林娣用餃子為法國客人送行,整個接待自始至終都洋溢著家人般的親和氣氛。

僅普陀區的曹楊街道,近4年來就有來自世界各國的3萬多名遊客,走進這裏的200多戶家庭,體驗了一回“曹楊人”的滋味。這種“體驗上海人家”的項目不僅開拓了“上海遊”的新途徑,而且也日益成為真實展示上海變化的一個靚麗“窗口”。

昨天,曹楊街道外事辦的丁秀媛女士,帶著自豪的神情向記者作了介紹: “體驗上海人家”活動創辦於1993年,主要有三種接待方式:一是交流式接待,就是讓外國遊客走進市民家庭參觀訪問,以互相交談為主要內容。二是就餐式接待,外國遊客在市民家裡不僅可以吃到中國地道的家常菜,而且還可以向主人學做幾道中國菜。三是住宿式接待,外國遊客在市民家裡可以住一日或幾日,主人不僅向他們提供食宿,而且還帶領他們觀光、購物,上街買菜是最受外國遊客歡迎的節目。

據瞭解,去年上海旅遊接待入境旅遊者已達180萬人次,國際旅遊收入達到15.30億美元,分別比1999年增長8.6%和12%,今年上海接待入境旅遊者預計將突破200萬人次。與此同時,上海旅遊的環境日臻完善,除新增星級賓館、發展旅遊服務諮詢中心和旅遊交通專線外,各個區縣都形成了自己的旅遊特色和旅遊產品。整合開發以公共活動中心和社區為主的都市文化旅遊,已被列入上海旅遊產業的“十五”目標,曹楊街道的“體驗上海人家”活動,就是其中較具特色的一種。

上世紀50年代初老媽媽第一任團長趙愛英接待剛果總統及夫人。 曹楊新村街道事務受理中心 供圖
上世紀50年代初老媽媽第一任團長趙愛英接待剛果總統及夫人。 曹楊新村街道事務受理中心 供圖

周佩春:希望曹楊多保留一些煙火氣

原曹楊新村街道總工會常務副主席

周佩春澎湃新聞記者梁嫣佳圖
周佩春澎湃新聞記者梁嫣佳圖
在這篇報導寫成的2001年,周佩春家裡進行過兩次外事“留宿”接待。其中一次是早稻田大學的幾位遊學生。聽上去似乎接待次數並不多,但當時對於“留宿”接待,還是有比較嚴格的標準,如必須有獨立衛生間/浴室,公共就餐區,兩室一廳等硬件設施,所以“留宿”的接待範圍也就並不完全限製在曹楊一村。介於語言障礙,賓主雙方大部分的溝通還是圍繞著美食,不安排冷菜,以肉食為主。上海人家地道的本幫菜里,紅燒肉、白斬雞必不可少,早餐也會有餃子等傳統美食,以盡地主之誼。當時,已是曹楊街道幹部的周佩春分擔了這項“做一天曹楊人”的接待任務。
曾經熱鬧的曹楊一村集貿市場。
曾經熱鬧的曹楊一村集貿市場。
1952年4月在曹楊一村竣工之時,中央人民政府委員陳嘉庚參觀後寫信給周恩來總理說:“其優待工人之建設,可謂現代化矣。工人地位既已提高,此後待遇生活必較優於過去,當不在商賈職員之下。” 據統計,從1955年到1990年代,曹楊持續接待了世界155個國家和地區的外賓7209批,共10萬多人次(平均每週有4到5批外賓)。每年大量的外賓參觀和各級領導訪問接待已經嵌入了居民的日常生活。
曹楊新村是全市唯一設有外事辦的街道。
曹楊新村是全市唯一設有外事辦的街道。

90年代就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入曹楊街道做工作的周佩春,退休後又進入了曹楊新村村史館履職。他對曹楊新村的一草一木、歷史過往、點滴變化都瞭然於胸,這裏曾與其他工人生活空間一樣,幾十年里走過生產、發展、停滯、衰敗的曆程,但要跟得上城市的更新迭代,有優勢也有很多非常實際的困難,在努力前行的過程中或許會磨損掉許多“接地氣”的存在。在他看來,曹楊有工人底色的“接地氣”是這裏最富有價值、也最有感召力的所在,“我希望曹楊新村能儘可能多保留些煙火氣。”他說。

【後記】

舊聞新讀——舊聞指的是當年的媒體對當事人和事的採擷。當我們在操作曹楊新村這個專題時,那些散落在紙片中的人物,慢慢浮現出來。一般,他/她們的形象夾雜在那些熱情洋溢的詞藻之中,或剛性的政策條例里,又或震耳欲聾的口號聲中。作為個體的他/她們,被密密的文字所擠壓、所吞沒,間或,突然躍出紙面之上——一個社會主義新人被拋向時代浪尖,大肆報導並傳誦一時。

他/她們在時代洪流之中沉沉浮浮,有人成為幸運兒,有人沉寂下去,今日,我們將他/她們從字裡行間中“托舉”出來,由他/她們自己來朗讀這時代之音,這裡面有青春、有熱血、有理想、有奉獻,有愛有恨,有榮耀與困境的糾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