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恰好是少年》製片人徐揚:少年們感受到被理解

2021年07月11日19:56

原標題:專訪丨《恰好是少年》製片人徐揚:少年們感受到被理解

由董子健、劉昊然、王俊凱擔任常駐嘉賓的旅行真人秀《恰好是少年》,自2020年10月官宣陣容後便備受期待。錄製期間,又憑藉一波喜劇感滿滿的路透吸引了關註:“別人錄製旅遊綜藝,少年在旅途中偶遇節目組”“別的綜藝跟拍嘉賓,這個綜藝跟蹤嘉賓”……令觀眾愈發好奇,頂流齊聚,究竟會貢獻多少名場面呢?

上線播出後,這檔無腳本、無任務,但笑點滿滿的“極簡綜藝”,實力證明“男孩子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口碑持續走高。看到少年們肆意飛揚如電影般的畫面,眼球與心靈都得到極大治癒的觀眾大方給出了好評,並將#看完恰好是少年後想去旅遊#等多個話題刷上了熱搜。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問及《恰好是少年》的創作初衷,騰訊視頻坐標系工作室負責人、《恰好是少年》製片人徐揚表示:“策劃‘少年’時,正值‘哥哥’‘姐姐’話題綜藝崛起。考慮到30歲、40歲的觀眾,可能已經通過那些節目找到了情感出口,於是我們就把視線轉向了更年輕的群體,考慮從什麼角度切入,更契合年輕用戶的情感訴求呢?”

在這一過程中,節目組偶然得知,曾經一同錄製《高能少年團》的董子健、劉昊然、王俊凱私交甚篤。年少成名的他們,苦於滿滿的工作行程,也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契機重聚出遊。雙方一拍即合,少年們以自駕的形式,打卡川西、雲南、海南三個夢想之地,頗有量身定製之感。

“喜歡《恰好是少年》的‘恰好’二字,聽起來很有記錄感,充滿活力的現在進行時。”等拿到一堆或鏡頭晃動,或直男拍攝角度,或網言網語,或忘了收聲只有少年對著鏡頭嘀嘀咕咕的素材,徐揚看樂了:“是我希望節目會有的氣質,真實輕鬆,看了很解壓。”

相比其他旅行綜藝,《恰好是少年》沒有過多腳本和規則的束縛。除了最大程度地減少對行程的干預,節目組也儘可能屏蔽了信息的傳播。沒有粉絲包圍、鮮有路人注目的旅程,讓少年們全程放飛,上演真實的“人在囧途”。沿途時常有好友加入,眾人不懼出糗,瘋狂玩梗。待到夜深人靜圍爐夜話時,藝人體會到足夠的安全感,也更願意暢所欲言。

錄製過程中,出現過導演跟丟藝人等一連串啼笑皆非的bug,劉昊然與董子健一時興起要“保麗江,爭大理”,把節目組驚到人仰馬翻。“其實我們之前有想到這個可能(從稻城亞丁開車12小時到大理),操作難度比較高,所以我們沒有在路書里作推薦。”聽到兩個熱血少年的提議,徐揚有種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欣慰:“說明他們是真的想把錄製節目的每一秒都用於享受旅途。”

應對行程中的種種突發,節目組的預案做得非常紮實:“和藝人約定好旅行的起點和終點後,我們對沿途所有的節點都提前做過排查,整理出具了路書。基本保證在距離藝人自駕車15分鐘路程的地方,都有工作人員駐守。”碰到漂流、衝浪等遊樂項目,也會提前測試安全性:“在不同的天氣條件,乃至身高體重要求下,導演組親測沒有風險才會允許拍攝。”

徐揚說,沒有把“破圈”作為衡量節目的關鍵指標,“如果為了突破某種範疇,在內容上做一些刻意迎合,反而有點違背初衷。” 《恰好是少年》的落點,自始至終都很簡單純粹:“讓人看完以後覺得生活真美好,也想和朋友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製片人徐揚
製片人徐揚

【對話】

期待“意料之外”,期待“人間真實”

澎湃新聞

:《恰好是少年》迎來收官,但觀眾普遍反映不夠看。作為一檔跑了3條旅遊線路的旅遊綜藝,體量比想像的要小很多。

徐揚

:這檔節目本身帶有一定的實驗性,它沒有很大的任務量,也沒有塞滿所謂的真人秀話題。我們對它的期待,是通過呈現年輕人生活常態的內容,激活年輕用戶的情感表達。現在的市場反饋,完全達到了我們的預期。

雖然觀眾看到的是8期的內容,但實際上《恰好是少年》的素材多到超乎想像,因為整個旅程充滿了不可預判,節目組也儘可能不去幹涉藝人的選擇。這就導致每件事發展的可能性會很多,就像在一棵樹上開出了無數朵花。如果完整保留的話,首先它們對於節目主題的貢獻沒有那麼大,甚至還會導致正片有點跳戲。所以我們有把一些單獨看也比較完整的分支劇情剪出來,作為給用戶的加更福利,其餘內容就只能被捨棄了。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澎湃新聞

:的確,少年腦洞清奇,神展開很多,觀眾一直調侃有的素材可能根本來不及拍到。

徐揚

:好比人們常說,最好的劇本永遠是生活。在預留出足夠可控的空間的前提下,我們希望藝人能夠展現出一些意料之外的東西,最終他們也不負期待(笑)。一開始是會有點緊張的,但突破流程的行為總能觸發意想不到的驚喜效果,所以我們現在做綜藝時也比較鼓勵大家去嚐試,也願意在更多的綜藝里釋放這樣的空間。

澎湃新聞

:在節目中少年會有一些“危險發言”,比如聊私生粉等,這些情緒表達是在節目設計以外的嗎?

徐揚

:如果真想設計,整個節目的環節肯定會豐富很多,就不會出現“流水賬”“很無聊”這類的評價了。我們儘可能屏蔽了所有信息的傳播,幾位少年自己都很意外,說很少有這種粉絲跟不上的行程。旅途中他們除了放飛地玩,展現少年人很活潑幼稚的一面,又能在安靜放鬆氛圍里,坦誠地和朋友說出一些平日裡怕被外界誤解,於是埋在心裡的想法。

比如在獨克宗古城,大家和客棧老闆聊,聽他講述開店的初衷,是希望能夠主導自己的人生,羨慕之情頓時被激發,於是也分享了一些內心非常想要去做,但囿於現實暫時不能實現的事。我記得也是在那個場景下,王俊凱很誠懇地表示,他是一個必須要把工作和生活分開的人。一旦工作結束,他就會迅速從藝人的狀態抽離,包括他也不是那麼喜歡參加應酬。然後董子健立刻追問,那你覺得參加《恰好是少年》是工作還是生活呢?王俊凱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生活,“我來這個節目,就是想著能和你倆一起玩。”

王俊凱談參加節目的初衷
王俊凱談參加節目的初衷

看到嘉賓把這份工作當成生活在享受,並自然地講述一些“人間真實”,我們對此是非常欣慰的。正是在這樣一種相對真空的環境中,嘉賓的情感表達擁有足夠的氛圍作鋪墊,才愈發顯得真誠可貴,令觀眾更有共鳴。

澎湃新聞

:在你們看來,嘉賓自帶的粉絲濾鏡,對目前節目收穫的高分的加成大概有多少?

徐揚

:必須承認,粉絲對嘉賓的喜愛,是能夠把我們項目推到更廣泛的用戶面前的一個重要途徑。但邀請到這幾位少年的時候,我們也非常清楚,粉絲群體的愛絕不盲目,每一個項目最後都會被當成獨立個體來客觀判斷,能收穫現在的成績,彼此的賦能都不容忽視。而且提到濾鏡,可能一些路人觀眾對他們抱有的,是帶有刻板印象的、不是那麼友好的濾鏡。

隨著節目播出,我們除了關注各個平台觀眾的評價,也收集了幾位嘉賓的反饋。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喜歡《恰好是少年》是因為在這檔節目里感受到了久違的“被理解”,這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比如劉昊然對演員職業的堅持,董子健舊地重遊的情懷,王俊凱談私生時的情緒變化……在他們常態的工作狀態里,很難找到合理的出口去闡釋。建立在絕對真實的節目基礎上,觀眾能夠以更平和的態度接受他們傳遞的情感,在一定程度上去打破那些固有的濾鏡,這對他們來說或許比簡單的圈粉更有意義。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用“斷舍離”的思路做綜藝

澎湃新聞

:你曾提到做這檔節目比較特別的是沒有刻意去思考怎樣為它上價值。是否可以理解為,其實大部分綜藝是預設需要呈現出一些價值取向上的東西的?

徐揚

:我覺得綜藝節目的基礎價值,首先在於要用內容去對外傳達一些信號和導向。在這個基礎上,綜藝還是一種娛樂產品,它必須釋放娛樂性質的那一部分功能,起到讓觀眾輕鬆減壓的作用。

一直以來我主張的,都是讓觀眾通過內容自然地感受到節目價值,而不是生硬地灌輸。包括在傳遞價值上,也要逐漸突破以往的固定思維。 如果觀眾看了《恰好是少年》後,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獲得了走出去、尋找治癒的勇氣,誰說這就不是一種難得的價值呢?節目在播時恰逢五一,我們注意到,有行動力強的觀眾已經跑去幾個景點打卡,甚至還有人留言給我們推薦新的線路和玩法,這樣的互動感就非常有趣。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澎湃新聞

:之前坐標系工作室出品的《心動的信號》《幸福三重奏》都非常聚焦情感表達,對於這一類型的項目是否積累了一些心得?

徐揚

:我相信做綜藝最基本的準則,還是要尊重觀眾。如今的互聯網平台,大部分的主動權和選擇權都由用戶掌握,只有精準分析和理解觀眾要什麼,我們才能市場里脫穎而出。記得第一年做《幸福三重奏》時,“跑男”這類綜藝密度高、任務性強的節目才是市場的主流;第一年做《心動的信號》,以素人為核心的節目到底能不能帶動觀眾的觀看節奏?誰都不敢打包票。但我們接收到了一些觀眾對當時的綜藝題材的反饋,發現大家對情感表達的訴求,迫切而又瞬息萬變,這給到了我們去試一試的底氣。

澎湃新聞

:往往那些衝突性強的、drama的橋段,能給節目帶來更多話題。但這幾檔節目給外界的感受,都是沒有刻意去設計或者捕捉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畫風“peace and love”。這是你們對於“尊重觀眾”的理解嗎?

徐揚

:其實我想觀眾對於一些劇情濃度高的內容感興趣,就和追劇一樣,劇情發展到高潮,觀眾的情緒也就跟著嗨起來了。類似的劇情設計可以帶來熱度,但我不希望因此被局限住思考和創新。

正如我之前提到,《恰好是少年》不算一檔綜藝感密度很高的節目,甚至這一次我們在策劃之初就決定了用“極簡風”。捨棄掉以往綜藝里會用到可能對觀眾有吸引力,但不契合“少年”創作初衷的策劃,成了這次的功課。嚐試用“斷舍離”的思路做綜藝,我們已經得到了一些積極的反饋。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換一種方式來呈現,依然會得到觀眾的接納和認可。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澎湃新聞

:旅遊類綜藝發展到今天,有讓你感到進入瓶頸期的感覺嗎?

徐揚

:如果一個綜藝題材能一直活躍在螢幕上,那它必定滿足了一些特定受眾的需求。旅遊類綜藝與觀眾之間會一直存在共鳴,因為旅行本就是一種常見的生活娛樂方式,只是大家表達的角度和形式會各有不同。瓶頸期應該只存在於沒有找到合適的,或者說沒有找到足夠有吸引力的角度去傳達內容的時候。

澎湃新聞

:對這個綜藝IP的未來,有怎樣的設想?

徐揚

:這次合作我們得到的反饋,無論是來自嘉賓或者觀眾的都非常好,如果大家有意願,當然很想把這個形式延續下去。如果籌備第二季的話,我們也希望有更充足的準備時間,讓一些配套的細節更加完善到位。

這一季選擇讓觀眾跟隨三個男孩的視角走出去、看一看,其實與這兩年的疫情導致大家出遊不便,也有很大關係。至於明年什麼樣的方式更契合觀眾的心境,也能夠與嘉賓在操作上達成共識,我們有在討論,但不希望現在就限製住節目的可能性。可以肯定的是,它依然會是真實、舒服、自然、有趣的。

《恰好是少年》劇照
《恰好是少年》劇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