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溺亡父母負全責,這個判決不“和稀泥”

2021年07月10日00:00

原標題:學生溺亡父母負全責,這個判決不“和稀泥”

  ■ 來論

  據報導,江西會昌縣兩名學生在魚塘玩耍時不幸溺亡,其父母起訴至法院要求魚塘所有人承擔責任。近日,會昌縣人民法院審結了這起案件,法院認為學生父母因未盡到安全教育管理和保護義務,被判承擔全部責任,引發討論。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明確了以“過錯責任”為一般歸責原則。即行為人對侵權損害的發生有過錯才承擔責任,無過錯則不需承擔責任。在一般原則之外,也有無過錯責任和過錯推定原則為例外,但均以法律有明文規定的為限。上述個案中,溺亡學生的父母正是以魚塘所有人存在過錯為由起訴。

  法院裁判最直接的法律依據來自《民法典》第1243條,“未經許可進入高度危險活動區域或者高度危險物存放區域受到損害,管理人能夠證明已經採取足夠安全措施並盡到充分警示義務的,可以減輕或者不承擔責任。”

  據法院查明,此案中魚塘位置偏僻,日常生活無需經過附近,且魚塘所有人在水壩入口的醒目位置設置了警示牌,已盡到相應的提醒警示和安全注意義務。“法律不強人所難”。魚塘並非遊樂園,不提供戲水項目,設置警示牌這一安全措施,已然“足夠”和“充分”。這一判斷,也和大眾認知相契合。

  應該說,上述個案既不複雜,亦無首創意義,之所以引發議論,實是在法律文本外並活躍於司法實踐中的“死者為大”“和稀泥”原則。這些或明滋或暗長的“法外準繩”,早年確在一些司法案件中存在。這在某個特定時段,確能安撫逝者家屬,但也在更大範圍內傷害了法律的公信力和確定性。

  常被拿來堅持上述“法外準繩”的,很多時候是一些地方沿襲強調的“審判工作要堅持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事實上,遵循“法外準繩”恰恰未能實現法律效果,還把某個個體的滿意度或某個家庭的滿意度當作了社會效果,實則悖反了“法律效果”。

  實現法律效果的前提就是“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堅守法治的關鍵,並非是在紙面做選擇題,而主要看在落地實踐中,司法者能否堅決排除法外的干擾,以法治初心牢牢把住司法公正之“秤”。

  □王琳(法律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