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回應:33%賠償金都給前嶽父母了!這分配合理嗎?專家這樣說

2021年07月10日09:29

  原標題:林生斌回應:33%賠償金都給前嶽父母了!這分配合理嗎?專家這樣說

  來源:上海法製報

  近期,杭州保姆縱火案的受害者之一林生斌,因為宣佈有了新伴侶、新寶寶,導致原本良好的口碑驟然“跌停”。從“我的眼淚化作悼亡詩”的絕世深情老公,變成了網友口中的“絕世影帝渣男”。

  該事件在社交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有人罵他靠“吃人血饅頭”帶貨獲利,消費公眾同情心,也有人罵他搞封建迷信,甚至罵著罵著還罵出了“鎮魂井”之類的詭異都市傳說……

  時隔一週,林生斌終於在7月8日晚回應質疑,連發5條微博,又上了熱搜。要點如下:

  1。與現任伴侶是2019年11月才確定的情感關係。

  2。隔空向前大舅子喊話:親情也變成了恨,一切比陌生人還陌生。並暗指亡妻家屬以曝光孩子的出生相要挾,以滿足條件。

  3。火災民事訴訟的賠償金67%分別用於償還火災房屋的貸款、16年公司的銀行貸款、小貞和孩子們的後事及墓地、期間產生的維權費用等相關事宜。餘下的33%(遠高於法定比例)全部留給了嶽母嶽父,家中的保時捷跑車也贈與嶽父。

  近日,前嶽母要求分配朱小貞遺產,其希望律師審核,被誤讀為要對簿公堂。

  4。接下來,他將委託律師把公眾對他涉及非私德方面的公示逐一轉發於眾。

  隨後,前大舅子也隔空回應了一波。

  目前網友對此事件的態度幾乎是一邊倒,直指林生斌的回應避重就輕。還有不少人對他所說的“33%(遠高於法定比例)的賠償金全部留給了嶽母嶽父”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

  那麼,死亡賠償金能算遺產嗎?賠償金的分配比例是如何界定的?通常在分割時會考慮哪些因素?林生斌對賠償金有處置分配權嗎?他提到的“16年公司的銀行貸款”是否能用賠償金來償還?

  通常來講,受害人的賠償金可包含人身損害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財產損害賠償、精神損害賠償等。根據公開報導,全程參與了2017年“杭州保姆縱火案”刑事和民事案件訴訟全過程的北京德恒律所律師林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民事案子訴訟過程中,共起訴了9家單位,起訴金額為1.38億元,包含死亡賠償金和精神損害賠償金等項。”

  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金可可指出,如果是判決依法確定的賠款,其中屬於死亡賠償金的部分,不屬於遺產,是由請求權人享有。儘管《民法典》中並未規定死亡賠償金的性質,但記者查閱獲悉,《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條中對遺產是這樣定義的:

  “遺產是自然人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根據其性質不得繼承的遺產,不得繼承。”

  由此可見,遺產應當產生於死者死亡之時,而死亡賠償金產生的節點卻是死者死亡之後,兩者存在時間上的間隔。

  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一地字第26號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答覆,死亡賠償金不應被認定為遺產。而在司法實務中,死亡賠償金一般很少被認定為遺產。統計2016 年—2019 年涉及到的關於死亡賠償金性質的 135 件判例中,僅有一件將死亡賠償金認定為遺產。因此死亡賠償金分配原則有別於遺產繼承。

  請求權人是死者的近親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孫子女、外孫子女)分別認定。根據《民法典》第1181條規定,“被侵權人死亡的,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

  落實到本案中,死亡人身損害賠償的請求權主體可以為林生斌,朱小貞的父母、兄弟姐妹等。但對於死亡情形下人身損害賠償金(包括死亡賠償金)的分配規則和分配比例,法律並未明確規定。

  北京市京師(上海)律師事務所張景律師表示,對於分配的規則,主要是綜合考慮近親屬與死者的親密程度,以及生活狀況等因素,不一定要平均分配。例如考量死者生前與配偶的相互扶助義務、對子女的撫養義務、對父母的贍養義務等,如與死者生前更為親密,或者需要更多的撫養和照顧,則可以適當多分。

  金可可進一步表示,死亡賠償金中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由死者若生存需要扶養的人(被扶養人,如本案中女方父母)享有,這部分款項可以認為是“專款專用”。若有精神損害賠償,則精神損害賠償金是各近親屬分別享有。

  “從法律上講,火災房屋的貸款、16年公司的銀行貸款,並非必須先用死亡賠償金償還,之後近親屬再對剩餘部分做分割。”張景律師指出。“死亡賠償金屬於共有物,對於共有物的分割,應當由所有權利人共同決定,林生斌無權自行決定。”

  “如果在徵求所有權利人(主要是朱小貞的父母)同意後,那麼賠償金用於何處,分配比例大小,都屬於其家庭內部決定,法律不宜做過多的干涉。”張景律師表示。

  此外,“若有財產賠償,則賠償金歸財產權利人所有,金額按財產價值確定,可以作為遺產繼承。”金可可補充道,例如夫妻共有的財產在火災中損失了,那麼這部分相應的賠償金也應認定為夫妻共有,共有部分中的一半屬於朱小貞所有,作為其遺產,發生繼承。

  雖然林生斌所獲賠償是調解所得,目前沒有法律對此作出規定,但金可可表示應該認為調解的賠款,其賠償的對象仍然是全體請求權人,分割時應按照上述比例相應確定。也就是說,林生斌僅僅有權對其個人獲得的賠償份額予以處分,而不能隨意處置他人份額。

  整理 | 王菁

  新聞素材綜合自新民週刊、新浪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