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加息時點雲遮霧罩 華爾街料收益率曲線陡峭程度已到極限

2021年07月09日01:21

2008年之前,加息時間平均比收益率曲線出現最陡狀態滯後一年

上次緊縮週期的情況表明,收益率曲線形態和加息的時間差可能長的多

  過去幾年在美債市場盛行一時的“收益率曲線陡峭”交易如今被華爾街打入冷宮。

  通貨再膨脹預期引發的對收益率差擴大的押注正在式微,投資者開始思考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這種收益率曲線形態對於美聯儲加息時點有何指向意義。

  交易者們預期加息將從2023年初開始 ,也就是多數聯儲官員認為啟動加息的同一年, 市場預測美聯儲最快幾個月內就會宣佈縮減購債規模。花旗分析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在5年和30年期收益率差見頂後平均12個月左右聯儲會收緊政策。

  花旗G-10利率策略主管Jabaz Mathai表示,“通常來說,收益率曲線變到最陡的時候遠早於首次加息時間,這是因為市場的加息預期會反映在短期收益率上,而增長放緩預期體現在長期收益率上”。

  自2月收益率差達到約七年高點以來,這種動態趨勢就一直持續。隨著經濟複蘇推動交易員提前了預期加息時點,5年期收益率比2月中旬高出約25個基點。與此同時,長期債券收益率週四跌至2月2日以來最低水平。結果是收益率差接近2021年迄今最窄。

  花旗數據顯示,在1992年、1996年、1998年和2003年結束的寬鬆週期中,5年期和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利差在首次加息的7-16個月前見頂。但在2009年結束經濟衰退後, 美聯儲花了數年時間才收緊政策,因為經濟增長放緩導致通脹率一直低於2%的目標。

  誤導

  預期收益率將下跌的彙豐策略師Steven Major認為,市場對美聯儲加息時點的信心被誤導了。

  他說,“加息時點取決於減碼購債的完成情況,但如果減碼期發生了一些緊急情況又會怎樣呢?”

  週三發佈的美聯儲6月會議紀要顯示,官員們認為經濟朝著達到減碼條件取得了一定進展,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與外界溝通相關時間表。

  長期看漲美債的Major警告投資者,不要被過去幾次週期中收益率差可能在更高水平見頂這個事實所迷惑。他認為,在調整當前的“利率機製”後,美聯儲應該無法在本輪可能提前的加息週期中將利率調的太高,收益率曲線已經達到極端水平。

  他預測,到2021年底,10年期收益率將從目前的1.3%左右降至1%,並且一年後仍保持該水平不變。通貨再膨脹已在很大程度上被市場所消化,市場現在關注的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經濟學家預計明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將從6.6%放緩至4.1%,2023年為2.3%。

  信號強度

  不過杜克大學Fuqua商學院教授Campbell Harvey認為,收益率曲線從陡峭變為平坦對經濟衰退的預示意義不如收益率曲線倒掛。

  他表示,“根據模型,正向收益率曲線預示經濟正增長, 曲線越陡,預期增長就越高,但是最能發揮模型解釋力的其實是當你處於下行狀態時,如果收益率曲線倒掛,則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很高。”

  BTG Pactual Asset Management的管理合夥人John Fath表示,收益率曲線陡峭論自有其支持者,曲線變平更像是一種“修正行情”,當仔細研究美聯儲行動時,類似走勢就會出現,它是一種預判,只是目前時機還不成熟。

  他認為,現在離加息至少還有一年半的時間,持有押注5年期和30年期利差收窄頭寸的成本相當於預測利差會在未來一年降低至少30個基點,那意味著曲線比2015年12月時候還要平,而當時上一輪加息週期已經啟動了。

  動能

  過去兩三個月收益率曲線趨平之際正值通脹預期下降時,部分原因是美聯儲提前了預期加息時點。

  反映未來十年年均通脹預測的的10年期盈虧平衡通脹率從5月份觸及的8年高點2.59%降至2.2%,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2月份以來最低。

  美國銀行策略師表示,交易員降低了對他們政策緊縮力度的預期,一定程度上導致長期收益率被壓低。BMO Capital分析師說,投資者也認同美聯儲的說法,即不斷飆升的通脹壓力將被證明是暫時的,如果的確物價壓力激發美聯儲收緊政策,複蘇趨勢可能會因此中斷。

  美國銀行預測, 到3月底,5和30年期收益率差將縮小至約105個基點。策略師Meghan Swibe說,這是因為美聯儲上個月暗示對通脹風險的擔憂加劇。該銀行預計加息將出現在2023年下半年。

  在該行看來,收益率曲線傾向於趨平,“因為5年期債券是曲線中對提前加息最敏感的部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