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八成場館無觀眾:有人歡喜 有人失望 還有困擾

2021年07月09日20:37

  原標題:東京奧運會八成場館無觀眾:有人歡喜,有人失望,還有困擾

  從延期一年到部分場館空場比賽,東京奧運會正經曆一個史無前例的過程。

  眼下,日本東京都解除緊急狀態尚不足一個月,其於7月12日卻又將進入為期1個月的緊急狀態。連鎖反應隨之而來,東京都及其周邊三縣的33個奧運會場將空場比賽,這也意味著東京奧運會八成會場無觀眾。

  “本以為自己是幸運兒,最終還是無法現場觀看世界頂尖選手奔跑的樣子。”家住名古屋的竹村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竹村9日對澎湃新聞說,他今年經曆兩次門票抽選,幸運地中籤奧運會田徑項目男子200米決賽的2張入場券,“夢想果然還是落空了”。

  東京奧運會的本土誌願者垂見麻衣從昨晚開始惴惴不安,她9日告訴澎湃新聞,八成場館空場比賽,必然會對誌願者的工作安排造成影響,“原定的一些場館引導工作可能不需要了,我們正在等(東京)奧組委的通知。”

  垂見坦言,“許多誌願者在爭議和反對聲中堅持到現在,非常不容易。距離開幕式只有兩週時間,任何的變動都是對我們心理防線的一次挑戰。”

  去年3月,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堅定地表示,東京奧運會“作為人類戰勝新冠病毒的證明”,將以“完整形式”舉行。今年4月,現任日本首相菅義偉依然揚言:“作為戰勝疫情的證據,應該舉行東京奧運會。”時至今日,無論是“完整形式”還是“戰勝疫情”,日本政府都避而不談。

  “歡迎?”

  針對東京奧運會是否接納觀眾,東京奧組委、國際奧委會(IOC)等五方在3月商定放棄海外觀眾,6月又將觀眾上限定為1萬人,7月8日進一步決定八成場館無觀眾。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導,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8日晚間的記者會上強調:“希望從東京發出信號——我們可以憑藉人類的努力和智慧渡過難關”。

  東京奧組委事務總長武藤敏郎8日表示,隨著觀眾規模縮小,所需的醫務工作者的數量也將相應減少。原定又1萬名醫護人員負責奧運會的醫療健康相關工作,現在人數可減至7000人左右。

  東京奧運會的醫護人員招募工作一直困難重重,如今規模縮小也減輕了日本醫療體系的負擔。“考慮到疫情狀況,這是理所當然的判斷。”奧運會中鐵人三項醫護工作負責人八木正晴醫生對《讀賣新聞》說,醫護人員對無觀眾的決定表示歡迎,有利於防控疫情,同時高壓下的他們也鬆了一口氣。

  東京都原本在連接都內24個會場的車站途中都設置了救護站,現在沒有觀眾到場,也免去了救護站的配置需求。

  “失望”

  “我的夢想是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會,我明白機不可失,只是我無法接受在沒有觀眾的場地中比賽。”澳州男子網球選手尼克·基爾伊奧斯7月9日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自己將退出東京奧運會的比賽,一方面因為比賽無觀眾,另外也有健康問題的考量。

  對於許多運動員來說,現場觀眾的加油鼓勵可以有效地提振士氣。日本男子柔道隊教練井上康生對《讀賣新聞》表示,觀眾的應援是運動員的力量來源之一,但也必須接受無觀眾“作戰”的情況。

  日本男子110米欄選手泉穀駿介在接受NHK採訪時表示,“想要用奔跑來感動大家,這是運動的魅力所在,沒有觀眾會感到傷心,但我想大家會在電視機前看著我,所以一樣會努力。”

  幸運獲得兩張田徑項目入場券的竹村9日對澎湃新聞說,“我和兒子都希望,在東京奧運會現場觀賽的經曆可成為銘記一生的回憶。聽到空場比賽的消息,說不失望是不可能,因為我們已經盼望了2年,但因為東京疫情反彈,完全可以理解政府的決定。”

  在社交媒體上,一些抽中奧運會入場券的網友紛紛表示遺憾。“好不容易才抽到門票,突然就化作奧運會的眼淚。”一名日本網友寫道。東京奧組委表示,退票的錢款將在賽事結束後按原路徑返還給觀眾。

  “困擾”

  八成場館空場舉辦意味著東京奧運會的門票收入幾乎“打水漂”,共同社報導稱,採取空場形式預計將損失9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6億元)門票收入,而這可能給東京奧組委和東京都帶來財政赤字。

  日本奧運擔當大臣丸川珠代此前曾表示,奧運會延期和無觀眾造成的財政負擔,首先將由東京奧組委負擔,其次再是東京都政府,倘若以上兩者均無能為力,將由國家負責資金問題。但她強調,一般情況下不會涉及到國家層面。

  對於東京都和周邊三縣的酒店經營者來說,場館無觀眾的消息使本就難以為繼的生意雪上加霜。去年夏天在東京新開張的一家酒店對《朝日新聞》表示,從8日晚開始,取消預定房間的電話接踵而至,截至9日上午已有近百個訂單被取消。

  日本的國際信譽因東京奧運會一事不可避免地受到打擊,日本《產經新聞》9日刊文指出,以無觀眾的形式辦奧運會是一種“失態”,對於日本來說非常丟臉,因為歐美多地都舉辦了有觀眾的大型體育賽事,而日本卻辦不到,這一點無可辯解,“疫苗接種工作落後,緊急防疫錯失遲緩,政府負有重大責任。”

  日本《每日新聞》則將矛頭指向國際奧組委(IOC),強調奧運會的主導者是IOC,他們對於放棄辦奧運會的選項視而不見,堅持緊急狀態下也可辦奧運會。IOC一直作為旁觀者,將奧運會變為一場“沒有國民參與的扭曲祭典”。

  圍繞東京奧運會的不可控因素不減反增,菅義偉的決斷力再度受到質疑。據日媒TBS報導,向菅義偉問責的聲音日益高漲,不僅是在野黨,甚至連自民黨內部也出現了菅義偉需承擔政治責任的議論。自民黨的一名官員透露:“(首相)原計劃借奧運會帶來的高漲士氣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現在看來這已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