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予還是設立慈善信託? 龔如心830億遺產爭奪案背後的遺囑謎題

2021年07月08日00:03

原標題:贈予還是設立慈善信託? 龔如心830億遺產爭奪案背後的遺囑謎題

贈予還是慈善信託,區別在於,贈予的話,華懋慈善基金是將遺產作為禮物接受,對其享有所有權和處置權,而如果將遺產作為信託基金的話,華懋慈善基金僅是作為受託人,處置受限,且不享有權益。

“世人行動實系幻影。他們忙亂,真是枉然。積蓄財寶,不知將來有誰收取。”

7月3日,陳振聰提前出獄,這位華懋集團已故前主席龔如心千億遺產爭奪案的當事人,再度將大眾的記憶拉回了8年前的那段往事。

與此同時,最終被法院判定由華懋慈善基金作為遺產信託人,同時受律政司監管的龔如心遺產在這8年間的管理過程中,亦多有波瀾。

830億遺產爭奪案第一輪對決

談及龔如心的遺產,必然會涉及遺產的範圍。

根據香港高等法院官網公佈一份判決書顯示,彼時,龔如心作為華懋集團主席,被譽為亞洲最富有的女性。根據地產管理人提供的資料,2012年華懋集團的價值約為828.6億港元,當年營業利潤為24.8億港元。

也就是這個估值,成了當時各大港媒報導該遺產爭奪案的涉案金額。

時間拉回至2007年,龔如心因患子宮癌於4月3日去世,享年70歲,其留下了一份中文遺囑,簽署日期為2002年7月28日,簽署時沒有專業律師見證,由其姐姐協助擬定。

遺囑上載明:我所有財產於我離世之後全部撥歸華懋慈善基金。華懋慈善基金在我離世後希望交託由聯合國秘書長、中國中央政府總理和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首長組成的管理機構監管,並在此監管下,基金除必須繼續自創立以來所進行的各項目,還要繼續達到設立中國的類似諾貝爾獎的具有世界性意義的獎金和基金的目的。

遺囑還明確提到,華懋慈善基金董事會必須在上述監管機構監管下切實管理好公司的業務和資金,維護與擴大華懋集團的所有事業,確保基金的商業王國不斷壯大,並以其部分盈利將慈善事業不斷髮展達至永遠。

最後,龔如心要求華懋慈善基金必須繼續做到供養王氏家族的老一輩;負責王氏家族的年輕一輩的生活、醫療、求學、就業的照顧;給予華懋集團的同事及其子女以關懷和幫助等。

原本遺產可按照該份遺囑執行,可根據媒體報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僅在龔如心去世第三天,陳振聰站了出來,稱其為龔如心的秘密情人,持有龔如心於2006年訂立的遺囑,遺囑將取代上述2002年遺囑,並將2006年遺囑副本交予律師高致理,由其再通知龔如心弟妹及華懋高層。

由此,華懋慈善基金與陳振聰便開啟了長達4年的遺產爭奪拉鋸戰,爭議點便是兩份遺囑的有效性,最終法院裁定陳振聰所持的遺囑系偽造。敗訴後的陳振聰還於2013年因偽造及使用虛假文書罪被判入獄12年。

據香港文彙報報導,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在判刑時指出,龔如心生前已給陳振聰30億元,但其意圖奪取龔的華懋王國。

報導稱,法官在判詞中稱,陳振聰於2007年首次通過律師公開2006年遺囑,至今6年沒有絲毫悔意,其早於1992年已吹噓知道龔如心被綁架失蹤的丈夫王德輝下落,在龔的人生中騙得一席位置,直至龔臨終前,陳仍然訛稱有力量可以令她戰勝癌魔,又趁她病重及身體虛弱時,搾取她3000萬鎊入股他旗下的上市公司宏霸數碼。最終,陳振聰被判12年。

該案落幕後,龔如心遺產按2002年訂立的遺囑執行時,卻又面臨了新的問題:遺囑的真實含義是贈予還是設立慈善信託?

一場在律政司和華懋慈善基金之間的遺產爭奪戰已然打響。

第二輪對決要點:贈予與慈善信託之別

贈予還是慈善信託之間的區別在於,贈予的話,華懋慈善基金是將遺產作為禮物接受,對其享有所有權和處置權,而如果將遺產作為信託基金的話,華懋慈善基金僅是作為受託人,處置受限,且不享有權益。

法院通過對遺囑的措辭進行分析認為,遺囑中使用的命令性語言,連同遺囑的其他部分一起,清楚地表明了龔如心意圖在其死後使用其財產的基礎上施加有約束力的法律義務。此外,龔在遺囑中希望交託由聯合國秘書長、國家總理及香港特首組成的管理機構監管基金的運作,反映龔不想放手給基金的董事局去決定基金如何運作,亦關注基金能否妥善執行她的指示。

2015年,法院最終判定華懋慈善基金僅是作為受託人,並非遺產的受益人,並就華懋慈善基金以外的管理機構監管做出指引,表明監管機構的成員要具備無法令人質疑的誠信、經驗和判斷力,及要具備醫學、科研等指示,以執行基金的工作,包括履行設立類似諾貝爾獎的中國獎項。律政司及華懋慈善基金董事必須共同監管,並製定實施方案。

然而,直到2019年,律政司與華懋慈善基金並未就慈善信託製定管理計劃達成共識,為此,律政司再次向法院尋求指示申請。

這筆遺產爭奪案一直備受外界關注。媒體披露,此後不久,華懋慈善基金理事會主席龔仁心召開記者會宣佈,決定向法庭申請撤換龔如心臨時遺產管理人羅兵鹹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的管理人資格。

龔仁心批評羅兵鹹收取6000萬元高額管理費,卻沒有按照龔如心遺願用遺產行善;在處理華懋集團前行政總裁楊光提前離職事件上,給出1700多萬高額補償,處理手法罔顧公眾利益、濫用權利。華懋慈善基金將協同律政司商討更換臨時遺產管理人的安排。

羅兵鹹則發聲明稱龔仁心的指控不實,稱已盡力保障龔如心財產,並受到法庭監督。

此後,華懋慈善基金還於2020年將羅兵鹹永道會計事務所的3名合夥人訴至法庭,該案至今還在審理中。

如今,查詢華懋集團官網發現,在捲入遺產爭奪糾紛後,集團依舊平穩運行,2015年至2019年期間,累計銷售營業額為320億港元。該集團旗下的公司由法庭委任的遺產管理人管理,這些公司財產將成為繼承龔如心遺產的慈善信託基金的一部分。

目前,華懋集團由管治委員會監督,成員包括以下執行董事:蔡宏興、王弘瀚、陳鑒波、區慶麟、吳崇武,以及三位遺產管理人代表。

華懋集團官網介紹顯示,華懋集團在香港地產發展商的格局中占有獨特的地位,既不公開上市,也不由家庭持有,集團的主要重點是創造有利於周圍社區的價值。“雖然我們是香港最大的房地產企業之一,但我們始終堅持將利潤與目標保持一致,從而改善我們所接觸的人的生活。這種對社會產生持久、積極影響的特殊承諾是我們所做一切的動力。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們採取平衡的業務方法。”

而作為遺產受託人的華懋慈善基金如今是什麼情況呢?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公司註冊處綜合資訊系統查詢發現,目前華懋慈善基金的董事有10位,分別為龔中心、龔飆、龔因心、龔仁心、劉元春、田承剛、黃國強、吳昊、楊乃義、鍾億強(龔中心、龔因心、龔仁心為龔如心的胞弟妹)。

據悉,該基金成立於1988年8月5日,由龔如心和其丈夫王德輝共同成立。如今,資料可見,該基金龔姓人士居多,亦沒有王姓人士。連同華懋集團,這個由王氏家族一手創立的商業帝國,到底是如何易主的呢?案案相連,下期再聊。

(作者:朱英子 編輯:李伊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