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何以稱“魚米之鄉”?南博考古展有答案

2021年07月08日17:48

原標題:江蘇何以稱“魚米之鄉”?南博考古展有答案

“考古江蘇”這些天正在南京博物院展出。澎湃新聞獲悉,展覽分“實證魚米之鄉”“追溯文明之源”“探尋古國蹤跡”“印證大漢雄風”“勾勒六朝風華”等7個單元,訴說考古在闡釋江蘇古代文明、描繪江蘇燦爛歷史和回饋當下民眾文化生活等方面的作用。其中第一單元“實證魚米之鄉”通過蘇州草鞋山遺址、高郵龍虯莊遺址、泗洪順山集、韓井遺址等印證江蘇水網發達的自然環境,展示江蘇這塊古老的土地上自古以來得天獨厚的自然地理環境和豐厚的文化底蘊。

20世紀50年代以來,江蘇考古人在江蘇南部、江淮東部、淮河下遊發現一系列距今約8000—6000年的新石器時代遺址,結合史料文獻印證和現代科技手段,經過考古學、歷史學、環境學、動植物學等多學科交叉研究證實,江蘇是中國最早的“魚米之鄉”之一。

江蘇考古人在國內率先開展了水田考古實踐。蘇州草鞋山遺址、高郵龍虯莊遺址、泗洪順山集、韓井遺址等印證了江蘇水網發達的自然環境。

彩陶缽新石器時代邳州大墩子遺址
彩陶缽新石器時代邳州大墩子遺址

草鞋山遺址的發掘:首次發現具有灌溉系統的水稻田

中國是世界栽培水稻的起源地之一,考古發現證明距今8500——6000年前我國就有比較成熟的稻作農業,長江中下遊地區和黃河中遊地區的新石器時代遺址都發現過人工栽培的稻粒。為了更全面地瞭解當時稻作文化中諸如耕作方法、稻作規模、生產力水平等關鍵性問題,國外考古學界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從事水田考古的研究,併成為稻作文化研究中學術界所關注的最重要課題之一。

1.國際合作開啟水田考古課題

早在1972年,就在草鞋山遺址的最下層發現了炭化稻粒的線索。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1992年-1995年,南京博物院、江蘇省農業科學院和日本國立宮崎大學合作開展《草鞋山古稻田研究》課題的工作,首次在國內進行水田考古的實踐。

2.六千年前的水田結構

草鞋山遺址位於蘇州唯亭鎮東北,遺址總面積約45萬平方米,其文化堆積最厚處達10米以上。在距今6000年的馬家浜文化時期的地層發現了由淺坑、水溝、水口和蓄水井組成的遺存,據現場發掘和考察的中日兩國考古學家與農學家分析判斷,遺存全部結構應看作是早期水田遺蹟。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魚類脊椎骨新石器時代吳縣梅墊朱家灣

3.“植物考古學”的先行者

草鞋山遺址發掘中,江蘇省農科院糧食作物研究所的植物學家們,首次以考古隊員的身份,全程參與到遺址的發掘、現場信息的提取、後期植物遺存的鑒定和分析中,成為國內植物考古學發展的最早的一批“實踐者”。

編織物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編織物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4.巨大的國內國際影響 草鞋山遺址的水田考古,是探索我國早期稻作農業文化的一次突破性進展,完成了從關注大遺存到關注微遺存、從關注人工遺存到關注自然遺存的轉變,為田野考古水田遺構的標準化提供了依據;完成了從稻到稻作農業研究的轉折,推動了農耕文明、聚落考古、生業環境等研究。並在國際史前稻作農業研究領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編織物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編織物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灰陶獸形器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灰陶獸形器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陶鼎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陶鼎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陶釜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陶釜新石器時代吳縣草鞋山遺址

龍虯莊遺址的發掘:多學科合作複原古代先民的生業經濟

與草鞋山遺址發掘同一時期,在長江以北,江淮東部的里下河平原區,又發現了一處新石器時代的遺址——龍虯莊遺址。龍虯莊遺址的考古工作,不僅揭示了遺址、人與當時環境的關係,並且在史前經濟生產生活方面獲取了重要的信息,對里下河平原地區先民們的生活環境和生業狀況有了比較全面的瞭解。龍虯莊遺址的發掘,是考古多學科合作之初的一個有益嚐試,拓展了當時考古學研究的視野和研究的深度,被視為考古學新實踐的成功典型。

1.龍虯莊聚落古環境重建

對古環境的信息提取主要來源於土壤。考古工作人員通過對土壤分析,發現這裏廣泛分佈著植物的孢粉顆粒,這一發現幫助我們瞭解當時的植被情況,建立植被-氣候關係,複原古環境與古生態。我們發現古龍虯莊人生活的環境,與我們現在的環境類似,氣候適宜、水源豐沛,自然環境優渥,這些因素都為古龍虯莊人的定居生活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2.水稻產量與採集經濟“此消彼長”

通過水洗法,考古工作者在文化層的泥土中獲取了大量炭化稻米。除此之外,還發現有芡實和菱角,這兩種含澱粉的食物至今仍在這一地區被人們採集食用。經過統計,這兩種採集食物,在聚落髮展的不同階段,與水稻的產量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關係。當農業經濟處於不發達階段時,採集食物所佔比重較大;當水稻逐漸量產時,採集食物所佔比重也在逐漸下降。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稻米新石器時代
炭化芡實新石器時代
炭化芡實新石器時代
葫蘆籽新石器時代
葫蘆籽新石器時代

3.家畜飼養和漁獵經濟興旺

在龍虯莊遺址中,各種破碎斷裂的哺乳類動物骨骼比比皆是,另有鳥類的肢骨、爬行類的背甲、腹片、魚類的齒骨、腮骨、脊椎、鰭棘等零散分佈於各層之中。在陸生哺乳動物中,與人的關係最密切的是鹿類、家豬和家犬。

貉標本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貉標本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豬形罐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豬形罐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黃斑巨鱉標本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黃斑巨鱉標本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黃斑巨鱉標本(局部)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黃斑巨鱉標本(局部)新石器時代高郵龍虯莊遺址

順山集和韓井遺址的發掘:江蘇稻作發展史的一次飛躍

20世紀90年代以來,繼草鞋山、龍虯莊遺址後,在宜興駱駝墩、溧陽神墩等遺址中又陸續發現炭化水稻,但水稻栽培史卻一直未突破“7000”歲。江蘇的稻作農業有無更早的歷史?考古工作者在這個問題上的探索和求證上從未停滯過。

1.韓井遺址發現國內最早的水稻田

轉機發生在2010年。2010年-2013年,江蘇省考古研究所聯合國家博物館考古部,分別發掘了江蘇泗洪縣的順山集和韓井兩處遺址,兩處遺址所呈現出來的文化面貌,被命名為順山集文化。

順山集遺址,距今8500年,位於江蘇省泗洪縣梅花鎮大新莊西南,面積約17.5萬平方米,是淮河下遊地區發現的時代最早、規模最大的史前聚落。這個聚落有規劃整齊的房址和墓葬區,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遺址發現了水稻遺存線索。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猴面陶塑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陶釜灶組合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陶釜灶組合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豬形鹿角器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豬形鹿角器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豬形鹿角器(線圖)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豬形鹿角器(線圖)新石器時代泗洪順山集遺址
韓井遺址在距離順山集遺址東側約4千米,距今8500年,考古學家們找到一處8500年前的水稻田。這是目前發現的國內最早的古稻田。
2.傳統考古與科技合作共同努力下改變江蘇稻作發展史

早在20世紀60年代,順山集遺址就已被發現,在隨後的40多年里一直沒有引起關注。直到2007年4月,藉著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的東風,泗洪縣博物館邀請了包括南京博物院鄒厚本、林留根在內的多位考古專家對其進行了考察和評估,重新確認了遺址的重要性,拉開了新世紀下順山集發掘研究的序幕。

野外發掘工作持續了三年,其間,離不開考古隊員日複一日一鍬一鏟的剝離發掘、一瓦一片的拚接修復、一筆一劃的繪畫製圖。

同樣,如果沒有北京大學文博學院秦嶺老師采樣做碳十四測年,沒有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楊玉璋、張居中、羅武宏等老師對相關植物遺存及陶、石製工具做植矽體和澱粉粒分析、沒有南京大學朱誠教授和南京師範大學蕭家儀教授采樣做孢粉和環境分析研究、沒有上海博物館陳傑教授做動物骨骼鑒定等,想必也拿不出江蘇8500年稻作史的有力證據。

另外,嚴文明、張忠培、李伯謙、王巍、陳星燦等考古專家們,他們用自己嚴謹的學術作風、紮實的專業學識、高屋建瓴的學術思想,做出了對順山集文化8500年稻作文明史的肯定。

草鞋山、龍虯莊、順山集遺址是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江蘇考古工作者探求史前遺址中人地關係、生業經濟、聚落環境等內容的段落剪影,展示了在江蘇這塊古老的土地上,自古以來得天獨厚的自然地理環境和豐厚的文化底蘊,奠定江蘇經濟發達、民生富足的現代化基礎。

(本文綜合整理自南京博物院微信公眾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