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退休”,2000億美元身家依然穩坐世界首富!但亞馬遜最近有點“煩”

2021年07月08日09:30

原標題:貝索斯“退休”,2000億美元身家依然穩坐世界首富!但亞馬遜最近有點“煩”

導讀:創立亞馬遜27年後,年近六旬的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選擇急流勇退,順道帶走了“世界首富”的桂冠。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作 者丨家俊輝、胡慧茵(特約記者)

編 輯丨李伊琳、陳慶梅

圖/圖蟲

醞釀幾個月,貝索斯終於等來了“退休”的這一天。

美國時間7月5日,傑夫·貝索斯正式卸任亞馬遜(AMZN.US)的首席執行官,轉任執行董事長,操持公司重大戰略、收購,和新興非核心業務的發展。此番“退位”後,貝索斯除了效仿當年比爾·蓋茨退休後專注慈善事業,他還有更遠大的目標——把精力放在太空初創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轉身追逐“太空夢”。據稱,貝索斯將在7月20日攜家人飛往太空。

“交棒”消息一出,市場也樂見其成。亞馬遜股價在週二刷新曆史新高,觸及3685.48美元。截至收盤股價漲4.69%,報3675.74美元。

擁有1.77萬億美元市值的亞馬遜在全球公司排名中位列第三,表現依舊亮眼。但比起在2019年一度登頂全球最大市值公司時的盛況,如今的亞馬遜還是略有褪色。

如今,亞馬遜不僅鮮見新突破,還備受反壟斷調查的困擾。顯然,即便是站在貝索斯這位“巨人”的肩膀上,新任掌門人安迪·賈西的擔子也不見得輕鬆。

根據此前的聲明,貝索斯卸任亞馬遜CEO後,將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航天、慈善等事業上。就在一個月前,貝索斯在社交平台表示,將於7月20日開啟自己的太空之旅。

不過這並不影響貝索斯個人財富持續增長。根據彭博億萬富豪指數最新數據,貝索斯的淨資產在本週二達到創紀錄的2112億美元,超出排在第二位的馬斯克300億美元,牢牢把持著“世界首富”的頭銜。

辭別亞馬遜,僅股權身家尚有2000億

回顧貝索斯與亞馬遜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1994年。但在此之前,貝索斯已然成為一個華爾街精英式的人物。

公開資料顯示,1986年,大學畢業會後的貝索斯進入一家新成立的高新技術開發公司,主要從事計算機系統開發。兩年後,他跳槽到華爾街銀行家信託公司,很快便成為該公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副總裁。1990年開始,貝索斯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起初他與別人聯合組建了一家套頭基金交易管理公司,於1992年出任副總裁。如果按照這個路徑發展,貝索斯或許有機會成為華爾街一代金融巨頭,但之後的一組數字徹底改變了他的職業生涯。

1994年,正值美國第一次互聯網泡沫時期,互聯網使用人數每年以2300%的驚人速度增加,這極大地觸動了貝索斯。彼時的微軟已逐漸壯大,渴望在IT行業成就一番事業的貝索斯自然按捺不住。很快,他以30萬美元的啟動資金創建了全美第一家網絡零售公司——亞馬遜,並於1995年7月正式上線亞馬遜網站。

搭乘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東風,亞馬遜成長速度之快,超出了絕大多數人的想像,連貝索斯都曾感歎自己“低估了電子商務的力量”。

從誌在成為“地球上最大的書店”到宣傳亞馬遜是全球“最大的網絡零售商”,貝索斯僅僅用了五年時間。期間,亞馬遜在1997年5月正式上市。

貝索斯在全球富豪榜上快速躍升的排名,也是亞馬遜不斷髮展壯大的一個有力佐證。

以福布斯億萬富豪排行榜為例,2010年時,貝索斯僅僅以123億美元的身家位列第43位。但到了2017年時,他便以852億美元的淨資產來到了第二位。

2018年,對貝索斯而言是一個值得紀念的年份。

這一年,貝索斯在福布斯億萬富豪排行榜上以1120億美元的身家問鼎世界首富。此後連續四年,貝索斯都將“世界首富”這一桂冠收入囊中。值得一提的是,比爾·蓋茨曾連續13年登頂福布斯富豪榜榜首,但後來居上的貝索斯個人財富早已遠遠超過了前者。

根據今年4月份發佈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貝索斯以1770億美元的身家穩居首位,而蓋茨以1240億美元的財富值位居第4位。

當然,對於這些超級富豪而言,其個人財富的變化與關聯公司股票價值密切相關。此前也有不少聞名全球的企業家借助公司股價飆漲向“世界首富”發起衝擊,比如今年年初,在特斯拉股價屢創新高的背景下,馬斯克在彭博億萬富翁指數上的排名曾短暫超過貝索斯,但最終還是“敗下陣來”。

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最新數據顯示,截至本週二,貝索斯持有的淨資產達到創紀錄的2112億美元。 而僅僅在過去一天,因為亞馬遜股價上漲4.7%,貝索斯個人財富就增加了84億美元。

如今,作為引領亞馬遜發展近30年的創始人,貝索斯選擇將 “火炬”傳遞出去,這是否會對亞馬遜未來的發展產生不利影響,進而導致其個人財富縮水?

金融科技專家馬超認為,從微軟、蘋果等科技巨頭換帥來看,掌舵者的正常更替並不會對這些行業巨頭的經營造成多大影響。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也指出,接任者賈西已在亞馬遜任職24年,是亞馬遜雲計算業務的創建者和長期領導人,是亞馬遜最大利潤貢獻者。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歐美多次對亞馬遜發起反壟斷調查,這也成為亞馬遜新掌門上任後要直面的挑戰和亟需解決的問題。

不過,這些似乎已經不在貝索斯的考慮範圍之內。今年6月7日,貝索斯在社交平台表示,“從5歲開始,我就夢想去太空旅行。7月20日,我將和我的兄弟一起踏上這段旅行。最棒的冒險,和我最好的朋友。”

記者瞭解到,貝索斯此番“太空旅行”計劃將搭乘由自己創建的商業太空公司“藍色起源”製造的名為New Shepard的火箭。有意思的是,在貝索斯高調宣佈自己的太空計劃後, 以“別讓貝索斯重返地球”為主題的請願活動出現在美國一家請願網站上,目前該請願已獲得超過15萬人的支持。有些請願者很直白的寫道,“地球不需要傑夫·貝索斯、比爾·蓋茨、埃隆·馬斯克這樣的超級富豪”。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美聯儲最新數據顯示,以美國65歲平均退休年齡為界限,65歲以上的美國人所擁有的淨資產中值為26.64萬美元,而地球首富貝索斯將帶著超過2000億美元的個人財富飛向太空。

“永遠都是創業的第一天”

從圖書銷售起步,亞馬遜一步步成長為包括零售、雲計算等業務在內的商業帝國,背後靠的是貝索斯極具狼性的“操盤”。“高速做事,這是對未來最好的防禦。如果你向未來靠攏,未來每次都會贏得勝利。”在過往的採訪中,貝索斯的激進風格就可見一斑。

據《釋放亞馬遜》一書的描述,貝索斯總會冒出各種新想法來擴張公司及其技術,甚至會製定看似無法完成的任務。他是亞馬遜內部工作小組的中心,要求團隊快速行動,彼此競爭。貝索斯還在公司內部禁用演示文稿,而要求員工把一連串的要點和完整的想法寫進六頁文檔。這確實讓初創時的亞馬遜獲益良多,像2014年面世的智能語音助手Alexa就是從小想法而生的產物。

“永遠在創業的第一天”,說這句話的貝索斯不僅把它運用到業務研發上,還以此要求員工。

在疫情期間,為了應對激增的業務需求,亞馬遜以強硬的態度召回員工加班,滿負荷運轉。如果沒有完成工作,員工還會被剋扣工資。據亞馬遜方面披露,截至2020年10月,有逾1.9萬名亞馬遜員工感染新冠病毒,占公司員工總數的1.44%。

之後,亞馬遜又因為一名基層員工在社交媒體上曬出的工作強度和配套設施不足的問題而備受爭議。一石激起千層浪。今年4月,還有多名亞馬遜員工在網上曬出自己在車內或是工位解決“內急”的飲料瓶圖片。據Organise的調查數據,自從在亞馬遜工作以來,有55%的工人表示有抑鬱現象,超過80%的工人表示他們不會再次在亞馬遜求職。自年初以來,已經有多位高管離職。

即便網上的輿論此起彼伏,亞馬遜還是延續自己的強硬作風,甚至變得更加傲慢。

此前有亞馬遜的員工爆料,亞馬遜一直利用第三方賣家數據來開發自有品牌。據瞭解,亞馬遜對數據的利用不限於選品,它還會利用數據指導自有品牌產品的定價,以及應該仿製哪些產品的特性。不僅如此,亞馬遜自營還會跟賣別人已經賣得很好的產品,成為用戶的預設賣家。如此一來,亞馬遜就相當於強行搶走了小賣家的顧客。

對於亞馬遜利用第三方數據的“指控”,亞馬遜方面解釋,他們使用銷售及存貨數據來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體驗。然而,這個解釋很快就遭到歐盟方面“打臉”。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認為,這些數據使亞馬遜能夠致力於最暢銷產品的銷售,這一行為損害了第三方賣家,限製了他們的增長能力。所以,歐盟也舉起了法律的大旗,指控亞馬遜違反了反壟斷規則。

“數據賦予了數據巨頭更大的權力,對人們在經濟生活中的掌控力變得更大,對社會來說是有隱憂的。”互聯網分析師葛甲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正因為有了支配數字的能力,科技巨頭很容易就走向用戶的反面,所以科技巨頭公司被反壟斷監管已經是普遍現象。

這股反壟斷浪潮還席捲到了亞馬遜的大本營美國。

6月,美國眾議院公佈了五項反壟斷法案,想通過限製科技巨頭吞併或削弱競爭對手的能力來製衡它們的權力。議員還提議,將允許聯邦政府起訴,迫使四大科技公司出售被視為“利益衝突”的業務。若法案獲得通過,科技巨頭將不得不徹底變更它們的商業行為,還會面臨被分拆的危機。

一邊漠視員工需求,一邊以強大的商業能力壟斷市場,過去被視作擴大商業版圖法寶的強硬作派已經很難再為亞馬遜贏得讚譽。為了修補企業形象,貝索斯還在離職前的年度信函中設定了讓亞馬遜成為“地球上最好僱主”的目標。

在葛甲看來,貝索斯選擇這時候“交棒”還是很明智的,“伴隨著科技公司的風評變差,過去所擁有的光環已經很難再繼續維持。”他告訴記者,亞馬遜作為體系成熟的公司,如今換CEO已經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現在的亞馬遜更需要能解決外界質疑和監管壓力,能夠改善公共關係,避免外界壓力影響公司發展的人。所以賈西的到來是適得其時的。”

可以想見的是,“接棒”的安迪·賈西在擁有亞馬遜最高權力的同時,還不得不處理迫在眉睫的反壟斷訴訟。

亞馬遜的新煩惱

圖/圖蟲

在貝索斯“交棒”之前,亞馬遜迎來了它每年最大的促銷黃金日(prime day)。原本這場被亞馬遜方面形容為“有史以來最重要的日子”、“創記錄的活動”的促銷能成為貝索斯的完美落幕秀,可從結果來看,今年的黃金日並沒有如預期般濺起水花。

在Prime day戰報中,亞馬遜公佈了不少銷售數字,像Prime會員購買了60多萬個背包、100萬台筆記本電腦和4萬台計算器等等。同時,還表示2021年Prime day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小企業促銷活動,第三方賣家的增長甚至超過了亞馬遜的零售業務。

乍一看,數據還算亮眼,但對比起去年的數據就會發現,亞馬遜沒有像過去那樣提供具體細節,像2020年prime day亞馬遜給出了第三方商家35億美元銷售額的具體黃金日數字,與前一年相比增長了約60%。據摩根大通(J.P. Morgan)的Doug Anmuth估計,今年Prime Day的總收入將為84億美元,較他對去年活動的估計增加了12%。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次官方之所以不透露數據,是因為略有增長的銷售數據並不能讓亞馬遜滿意。

往年亞馬遜的黃金日活動都在7月舉辦,今年特意提早到了6月,有業內人士認為這是為了避開反壟斷的立法調查。另一方面,是因為在後疫情的過渡期,電商經濟有了放緩的勢頭。

據亞馬遜的財報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亞馬遜在北美地區電商淨銷售額為753億美元,儘管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仍然同比保持40%的增長,但該銷售額已經回落至643億美元。另外,從2020年第二季度算起的連續四個季度里,亞馬遜的在線商店淨銷售額分別為458.96億美元,483.50 億美元,664.51億美元以及529.01億美元。可見,亞馬遜的在線零售生意開始放緩。

更讓亞馬遜煩惱的,是零售業務所創造的利潤率與它在整體收入中的占比並不匹配。

財報顯示,亞馬遜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線上和實體零售業務總額為881.1億美元,這一收入在總營收中占比高達81.2%。但從利潤率來看,零售業務的貢獻僅有40%。

雖然零售業務的發展的確並不算理想,但近年來,亞馬遜也有了另外一個讓它加速運轉的“飛輪”業務。除去零售所貢獻的40%利潤,另外60%的則來自雲業務AWS。從收入占比來看,第一季度AWS營收僅占11%。因此業界還有評論稱,如今的亞馬遜其實是披著“零售”外衣的雲服務公司。

雲服務的潛力備受肯定,但不得不說,它的前景同樣是充滿挑戰。

相比起微軟雲業務在2021年第三季度的151億美元的營收,亞馬遜雲計算第一季度的營收並不占優勢。而且從市場份額來看,亞馬遜的雲計算業務比例也確實在下滑。根據公開數據,亞馬遜市場份額為40.8%,這一份額在2016年尾53.7%。反觀微軟,其雲業務的比例逐漸上升,從2016年的8.7%上升至2020年的19.7%。

一邊是微軟的奮起直追,另一邊,亞馬遜雲計算業務卻在止步。

在2021年第一季度,亞馬遜雲計算業務的增速為32%。這一增速,與一年前的33%相當,但再也不見新的超越了。據香港IDC新天域互聯數據,微軟和Google陸續報告更高的季度雲銷售額增長,分別達到50%和46%。在此前的報導中,Target Corp .首席信息官邁克·麥克納馬拉甚至向媒體證實,雜貨商全食(Whole Foods)不再使用亞馬遜的AWS,並用Google雲和微軟Azure取代。

亞馬遜在雲計算業務上的領導者地位似乎變得岌岌可危。

對此,葛甲認為,亞馬遜的雲計算還是佔據很大優勢的,“相比起微軟雲,亞馬遜擁有大量的C端用戶,特別是大部分美國的小商家都在使用。而且亞馬遜的雲計算有自己的試驗場,例如應對‘黑五’購物節的宕機現象,雲計算的產生本來就是為此而設的。”他告訴記者,微軟雲吸引用戶的優勢更多在於價格,要追上亞馬遜仍有不小的距離。

接過貝索斯的指揮棒,原雲計算負責人安迪·賈西不僅要應對眼前的眾多麻煩,還得為亞馬遜帶來更多的想像空間,才能讓“大象”繼續起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