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青年才仁俄賽的“盲盒”人生

2021年07月08日10:15

原標題:藏族青年才仁俄賽的“盲盒”人生

中新社青海玉樹7月8日電 題:藏族青年才仁俄賽的“盲盒”人生

  作者 潘雨潔

  夏夜晚風微涼,青海省玉樹市巴塘河畔沿街霓虹燈牌閃爍,不遠處傳來歡快的康巴風情樂曲,沿著花崗岩牆拾級而上,“JoSai洋餐吧”映入眼簾。

  才仁俄賽站在吧檯前,嫻熟地搖晃酒杯、攪拌冰塊,手旁擺滿各式玲瓏剔透的玻璃器具。

  “調製雞尾酒,需要多種基酒、配酒協調搭配,”才仁俄賽說,“正在調的這款是我原創的,名叫‘bless’,意為祈福,當年酒吧剛開業,想取個好寓意。”

  2015年,才仁俄賽回到故鄉玉樹創業,開起這間主打西餐的小酒館,“生意很好,今年打算翻新一下。”每當聽到顧客試吃煎牛排、烤匹薩,品雞尾酒時發出讚歎,他就不由得自豪。

  “小時候,我們沒見過漢堡、三明治,男孩子們在雪碧里加味精當酒喝。”才仁俄賽懷念由味蕾記憶串聯起的年少時光,“家鄉的犛牛肉純天然、有營養,只是人們的烹飪方式較單一。”

  離開玉樹十幾年間,才仁俄賽先後去往日本、澳州、美國,在各地餐廳一邊打工,一邊學習製作咖啡、調製雞尾酒、烹飪西餐,決心將地道的西方飲食文化帶回家鄉。

  然而,這並非才仁俄賽最初的選擇。14歲時,能歌善舞的他在選秀比賽中嶄露頭角,後跟隨舞蹈團隊在昆明等地培訓、全國巡演,“當時不少人報考地方歌舞團,打算成為職業舞蹈演員”,但年輕敢闖的他卻不再被舞台吸引。

  “那時,我漸漸對各國語言、美食文化產生興趣,想嚐試新的可能。”他說。

  不料現實與憧憬不同,第一次走出日本機場,濕暖的海風撲面而來,才仁俄賽的心中卻被一無所知的恐懼和孤獨感牢牢佔據。

  “跨越了大海回到故鄉的人 請告訴我擁抱親人的感覺 潮起潮落 人生不應只是這樣 哭哭啼啼 快快樂樂 都藏在心中…”彼時他在歌里寫道。

  靠著自己一點點摸索,他從學語言、聽講座,到苦練烹調技藝、主動交朋友,逐漸獲得周圍同事、顧客的認可。

  餐廳店內的牆面、柱子上,隨處可見才仁俄賽與國外友人的合影,“這些都是我最棒、最值得學習的師傅、朋友們。”他說。

  國外的生活經曆讓才仁俄賽改變了脾性,“強烈的自尊心被戳破,我不再像過去驕傲、急躁,開始沉下心做事,”他說,“也請教、相信別人,跟他們學、被他們改變,放下固執。”

  “餐廳的名字是‘JoSai’,取師傅和我的名字各一個音,”憶及父親般疼愛自己的師傅,才仁俄賽不禁哽咽,“如今,師傅已不在人世,但我還時時夢見他,好像在鞭策我不斷勇敢嚐試,不能輕易滿足、原地止步。”

  少小離家“而立歸”,現年35歲的才仁俄賽仍不願按照慣性生活,“人生的每個階段就像不斷‘拆盲盒’,往前看總有未知的驚喜,這一路才有趣。”

  “就像我學吉他時喜歡的歌手,他們沒教過我,但聽了他們寫的歌,我才愛上民謠,”才仁俄賽希望自己亦是如此,“讓玉樹的年輕人從我身上看到更多可能,意識到朝九晚五、四平八穩的生活外,有更大的世界。”

  “不管在哪裡、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年輕人最要緊的是學會轉變角度去看待、思考問題,意識到自身的局限,從矇昧中掙脫,反省自我。”才仁俄賽對當下的生活充滿感恩,但他覺得故鄉並不是終點,“我永遠熱愛這裏養育我的牛羊和草原,不過將來也可能會離開,繼續找尋一片新天地。”(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