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育齡:做白求恩式好大夫

2021年07月07日05:21

原標題:辛育齡:做白求恩式好大夫

7月1日,辛育齡獲得“七一勳章”,今年100歲的辛育齡與中國共產黨同歲。辛育齡開拓了我國胸外科事業,籌建了中日友好醫院,主刀首例針刺麻醉下的肺切除手術,做了我國第一台肺移植手術……

由於身體原因,他沒能到人民大會堂現場領受獎章,由女兒辛曉梅代領。辛曉梅說:“父親現在聽力不是很好,我們是貼在父親的耳邊告訴了他這個消息,感覺他的目光都變得明亮了,並且還使勁握著我的手,使勁地搖晃。”

比辛育齡小60歲的青年醫生馬千里曾經握過辛育齡的手,“辛老的手又軟又光滑”,似乎不像是戰爭年代參軍行醫的手,也不像是一位常年做外科手術的大夫的手。

在面對病人嬌嫩的肺部時,辛育齡確實很溫柔。在為患者開胸後,辛育齡總會把手套用無菌水洗一下,讓手套很滑,在觸摸病人的肺時,動作極其輕柔。他說,雖然病人在全麻狀態,但醫生要像病人清醒時一樣對待他,“病人對我們是非常信任的,要不然怎麼會讓我們把他的胸腔打開呢,這是何等的信任啊!”

現在醫學技術進步,肺部手術可以通過胸腔鏡來做,辛老囑咐說,用卵圓鉗夾肺的時候要輕柔,能不夾最好不夾,避免不必要的損傷。時至今日,中日友好醫院的胸外科依然保持著這個傳統。

1982年,辛育齡被國務院任命為中日友好醫院首任院長,主持建院工作,並將他所踐行的“文明行醫,患者至上”確立為辦院理念。1984年,中日友好醫院開院時,辛老辭去院長職務,甘願做一名普通的胸外科大夫,一直幹到了近90歲,“始終以白求恩精神為我一生的座右銘和旗幟。就是兩個字,奉獻。”

1937年,在距離辛育齡的家鄉100多公里處,盧溝橋事變爆發。同年,辛育齡參加革命。16歲的辛育齡本想上戰場殺敵,沒想到參軍後被安排在冀中軍區衛生部當一名衛生員。兩年後,辛育齡被派往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的醫療隊。在白求恩身邊的3個多月裡,辛育齡看著他救回了許多革命戰士的生命,“他在用崇高的思想來完成一項崇高的事業,對我的影響很大,讓我覺得如果以後可以做一個像白求恩那樣的醫生,救死扶傷,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1939年,白求恩在冀中軍區一次激烈的戰鬥中,堅持守在離前線最近的地方,以提高傷員救治率。當敵人從側翼包圍過來時,賀龍讓警衛員傳達命令:一定得從前線附近把白求恩撤下來,“拉也得拉回來”。

當時,白求恩正搶救一位傷員,一顆子彈打進了這位傷員的右腹壁,在左腹壁爆炸。辛育齡回憶說:“給炸了個大窟窿,腸子都流到外邊來了。白求恩用煮開過的水把傷口周圍大片的血洗乾淨,然後把腸子放回去,縫住腹壁,纏好繃帶。”做完這個手術,白求恩才跟著警衛員撤下來。

不久,白求恩在摩天嶺戰鬥中搶救傷員,左手中指被手術刀割破感染,他明白自己時日不多,寫信給他曾經救治過的傷員和共事過的戰友,希望可以再見一面。腸壁被炸了個窟窿的傷員和辛育齡都收到了信,但是當他們趕到時,白求恩已經去世。多年後,辛育齡回憶起這一幕,依舊忍不住哽咽。

新中國成立後,辛育齡成為第一批公派到蘇聯學習的留學生之一,他傳承白求恩的衣缽,學習胸外科,也填補了我國在這一領域的空白。學成歸來後,辛育齡主動請職到中央結核病研究所(現北京胸科醫院),開創胸外科。

1970年,辛育齡拿自己做實驗,確認針刺麻醉的鎮痛效果後,主刀首例針刺麻醉下的肺切除手術,此後,他用針刺麻醉做了1400多例肺切除手術,成功率高達98%,令國內外同行讚歎不已。與此同時,他也豐富了做肺結核手術的方法。

辛育齡的學生、後來成為北京胸科醫院院長的傅瑜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回憶說,辛育齡非常注重對青年醫生的培養。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辛育齡要求他的學生們學外語,目標是以後出國不需要帶翻譯。

正是因為辛育齡的要求,傅瑜自學日語並於1983年到日本留學,為後來的臨床工作打下基礎。此外,辛育齡還主張開設英語班,安排醫生們利用晚上休息時間學英語。

傅瑜回憶說,辛育齡在北京胸科醫院工作期間,工作日基本住在醫院里,一星期只回家一兩次,夜裡的搶救手術他也經常參加。

2003年,“非典”疫情期間,中日友好醫院成為定點收治醫院,時年82歲的辛育齡作為醫院的首席專家,參與了每一位重症病人的會診工作。

辛育齡功績卓著,但生活簡樸,出席國內外大小會議,僅有一套西裝。2008年汶川發生特大地震,他主動捐款1萬元,又繳納特殊黨費1.2萬元。在85歲高齡時,他還親自為年輕黨員講黨課,讓白求恩精神薪火相傳。

為了讓辛育齡的精神在年輕醫務工作者中代代傳承,2015年,中日友好醫院專門設立了辛育齡青年獎,馬千里是第一屆獲獎者。

馬千里曾請辛老在刷手服上寫一句寄語。辛育齡用有些顫抖的手寫下:“做白求恩式好大夫”。(刷手服是醫院手術室服裝,醫生護士在進手術室時會換上除菌的刷手服。刷手服一般為綠色——記者注)

如今,為黨的健康事業工作了84年的辛育齡,反應已經有些遲緩,甚至無法清楚地說話。但在他的耳邊說起白求恩時,他會指一指自己的胳膊,那裡有一塊疤痕,是白求恩給他做手術時留下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07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