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撤軍後塔利班捲土重來,民眾憂社會生活再受限製

2021年07月07日12:42

  原標題:美撤軍後塔利班捲土重來,民眾憂社會生活再受限製

  塔利班正在阿富汗國內發動攻勢,占領區日益擴大。與此同時,塔利班領導人也表示,希望將阿富汗重新變成一個由神職人員掌權的伊斯蘭酋長國。

  阿富汗塔利班在1996年攻占喀布爾後曾宣佈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1996年至2001年期間,塔利班依照其意識形態取締了許多看似無害的娛樂消遣活動,包括放風箏、看電視肥皂劇、賽鴿、修剪新潮髮型,以及演奏音樂等。

  塔利班在阿富汗大部分地區實行教法統治期間,還禁止女性接受教育或工作,禁止她們在沒有男性家庭成員陪同的情況下出門。

  許多阿富汗人認為,今天的塔利班與當年並無兩樣。據外媒報導,隨著目前塔利班軍事活動的推進,相當一部分阿富汗普通民眾越來越擔心,如果塔利班再度掌權,會重新對阿富汗社會施加嚴格限製。阿富汗部分女性甚至因此拿起武器,向塔利班開戰。

  有聲音認為,美國的撤軍可能使阿富汗重新落入塔利班的控製之下。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塔利班影響持續擴大則是肯定的。“塔利班此後大概率會繼續禁止被其視為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的活動。基本確定是回歸傳統,可能會比以前略有改變,稍微寬鬆一些,但整體仍會比較嚴苛。”

  “即便砍掉手指也要演奏音樂”

  朱永彪指出,20年的阿富汗戰爭使得這個國家進一步碎片化,民眾對塔利班的看法也各不相同。“至少一半”的阿富汗民眾對於塔利班保守的意識形態和具體做法感到擔心,甚至反對。

  據法新社報導,現年40歲的賽義德·穆罕默德(Sayed Mohammad)居住在塔利班發跡之地坎大哈,是一名演奏“加帕尼”(japani)的職業音樂人。從孩提時代起,他就開始接觸這種中亞地區的傳統絃樂器。

  穆罕默德依然記得20年前的一個夜晚,當他和朋友彈奏樂器並唱歌的時候,塔利班分子闖進了屋子,毆打穆罕默德和他的朋友,此後三天他都無法站立。

  但是穆罕默德覺得自己還算幸運,因為在另外一次類似事件中,他的朋友因為演奏“加帕尼”,被塔利班分子砍掉了手指。

  塔利班政權敗退後,穆罕默德參加了一場音樂會以示慶祝:“當音樂響起時,我感到全身一陣震顫,完全是出於喜悅。”

  穆罕默德表示,即便塔利班可能重新掌權,依然要繼續演奏“加帕尼”:“即便他們砍掉了我們的手指,我們還是要演奏音樂。”

  和穆罕默德相比,熱愛現代運動的阿富汗女性今後的處境或許更令人擔憂。T恤衫、鴨舌帽、黑色緊身褲……18歲的曼尼紮·塔拉什(Manizha Talash)一身普通的行頭卻會讓塔利班深惡痛絕。當塔拉什開始跳霹靂舞的那一天,她就知道自己會成為塔利班的目標。

  儘管面臨危險,塔拉什仍舊堅定追逐自己的夢想。她把自己看作霹靂舞界的女性先鋒:“我冒著成為目標的風險,雖然心裡有些害怕,但不會放棄。”

  阿富汗女性拿起武器對抗塔利班

  在最近的擴張行動中,塔利班在新占領區重新實施了一些容易讓女性回憶起20多年前經曆的高壓政策。據《今日印度》7月5日報導,在阿富汗東北部塔哈爾省,塔利班重新禁止婦女單獨出門,並為女孩製定了有關嫁妝的規定。

  報導稱,目前,塔利班正在進攻阿富汗中部偏西北的古爾省,當地婦女被迫拿起武器保衛家鄉。社交媒體上,這些女子手持槍支和火箭筒的照片正在流傳。阿富汗媒體報導稱,她們這樣做是為了避免走進“塔利班的黑暗時代”。

  據悉,這已經不是古爾省女性第一次使用武力對抗塔利班了。2020年8月,兩名塔利班士兵衝進當地一名少女家的將其父母殺害,結果被這名少女用槍射殺,這一事件曾引發國際層面的關注。據悉該名少女受過自衛訓練,懂得使用AK47突擊步槍。當時她拿起父親的AK47朝著塔利班士兵持續射擊,直到子彈耗盡為止。

  古爾省武裝對抗塔利班的女性數量尚不明確,但當地媒體報導稱,這些女性希望和當地警察和安全部隊共同作戰,以抗擊這支原教旨主義武裝。參加過其中一支婦女武裝集會的當地政府官員阿卜杜爾·紮希爾·費紮達(Abdul Zahir Faizzada)表示:“這是傳遞給保衛國土的安全部隊的信息:他們的姐妹和他們站在一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