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越來越貴,誰在吃你?

2021年07月06日15:57

原標題:冰淇淋越來越貴,誰在吃你?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張元

忍不了,真的忍不了了

昨天買了根“綠色心情”,3塊錢,當時付完錢就想報警;

沒想到,今天又被8塊錢一根的老冰棍“坑”了,比可愛多還貴,收銀台把價格一打我就想罵街啊。

曾幾何時,5毛錢的小布丁,1塊錢的綠舌頭,已經從小賣部的冰櫃里消失了。

10年價格漲3倍,我們敢擁有雪糕自由嗎?

我現在特別想知道啊,現在有多少人吃根雪糕也要考慮好久的?是的人扣“1”集合。(運營設置一個按鈕)

那麼問題來了,究竟是誰,搶走了我們的“雪糕自由”?

究竟是因為我們長大了、不愛吃便宜貨了,還是某些人越來越無恥了?

接下來的內容,會得罪很多人,但我“琥珀消研社”還是要說啊。

大家還記不記得,十年前的雪糕,5毛一根的是親民,1塊錢的算輕奢,2塊的就已是炫富之選了。

十年後,曾經的“愛馬仕”變成了“美特斯邦威”(沒有看不起美特斯邦威用戶的意思),2塊的雪糕已經被歸為低端了,而3到10塊也只能算中端,10塊以上才能進入高端序列。

這是一張便利店冰櫃上的雪糕價格表,很明顯,90%的雪糕價格都在5塊錢以上。

那麼問題來了,這些雪糕憑什麼賣那麼貴?過分得比我一頓飯還貴。

首先,原材料。

你知道嗎?08年到20年,牛奶、奶油等冰淇淋常用的原材料成本價格上漲了80%。

如果你也想到了這個原因,請把“基操”打在公屏上,後面說的東西你該打“666”了。

其實,有的雪糕賣貴點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配料用的是生牛乳+奶油。

而便宜一點的雪糕,大都用的是乳粉、脫脂乳粉。而其實水、植物油、白砂糖才是用量最多的原料。

你可以對比一下你手上吃的雪糕,看看到底值不值那個價。

除了替原料買單,雪糕之所以更貴了,還因為你要替空氣買單。

對,你沒有聽錯,就是空氣。

你知道嗎?一支普通的冰淇淋里,空氣占50%,換之行業術語,就叫膨脹率100%。

真就,吃空氣也長胖。

其實,是這樣的。

在冰淇淋製作時,混入空氣、形成微小氣泡,不僅會使冰淇淋體積變大,還會讓冰淇淋吃起來比不膨脹的或者膨脹不夠的冰淇淋更加鬆軟綿密。

一般來說,空氣越多,冰淇淋的口感也就越鬆軟,價格也就越貴。

就這麼說吧,為了讓你吃到最恰到好處的雲朵感冰淇淋,可是一項技術活,為技術買單,不為過吧?

是不過分。

我相信,不會有人覺得品質更好的冰淇淋不應該賣更貴。

現在的少男少女不在乎吃得多不多,而在乎吃得精不精。

多花一點錢,買更好的東西,何嚐不可呢?

但是,請注意,是用多花錢買實物。

而不是用10倍,甚至是20倍的錢買一個虛空的概念,類似鍾薛高這種單價66甚至是88的雪糕,品牌溢價真的太嚴重了。

鍾薛高是怎麼做的呢?

第一步,先告訴你:“不能想喝老母雞燉的湯,卻用雞精的價格要求我”,因為我用的是比鑽石還珍稀的厄瓜多爾天然粉色可可豆,還有來自日本高知縣的檸檬柚。

反正,現在高級的東西必不可能是國產的,也不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進口”就跟“高級”劃上了等號,咱也不敢質疑,就是想說一句太nice了。

第二步,營銷一串高大上的故事,什麼我鍾薛高用塊瓦片形的雪糕代表的是中國傳統的青瓦白牆呀;什麼“鍾薛高”也諧音“中雪糕”,中式雪糕,多有文化內涵啊!好哇塞!

Emmm,我尋思,一邊玩中華文化內涵,一邊營銷進口原料,這就是帶陰陽師吧。

反正,這一套操作下來,不少“傻白甜”是對它神魂顛倒、欲罷不能,忘了它只是個冰淇淋的本質。

所以,它售價199一盒的冰淇淋也根本不愁沒人買。

誇張點說,人家售罄的速度,比得上大學搶高分水課的速度,不然人哪有底氣玩起奢侈品配貨的那一套啊?

配貨是什麼意思?舉個例子,如果你想買一個價格6萬的包包,1:1配貨的話,你就必須先在它家消費6萬其他商品。

這個套路,鍾薛高是怎麼玩的呢?

買2盒新品,必須要配16個舊的(雪糕)。

也就是說,消費者得斥巨資,總共花五六百軟妹幣,才能在朋友圈如願曬出擺拍大片。

(周星馳:絕)38一個球的哈根達斯算個球啊。

還有,現在有些雪糕真是越來越把自己當成一盤菜了,推出了各種奇葩口味。

什麼“芥末味”、“山西陳醋味”、“湖南臭豆腐味”、“揚州炒飯味”、“上海蔥油拌麵味”都是基操,跟“5年高考3年模擬”聯名才是真的騷。

還有各路景區的文創雪糕大戰,兵馬俑、Samsung堆、西湖斷橋…你要是不買,就等於白去。

看看,19年的鹹蛋黃賣出了3600萬支。

這叫什麼,這就叫網紅經濟。

花點錢好好炒作一番,總會有烏合之眾想要嚐一嚐。

就算標價比市場價高個一倍,也會有人買單。

最後一點,雪糕之所以漲價不止,還不是市場內卷嚴重!

有同學就要說了:雪糕內卷,不應該打價格戰嗎?不應該更便宜嗎?!

我只能說,你格局小了。

試想一下,如果你是便利店或者小賣部老闆,你是願意進利潤一兩毛一根的綠豆冰棍,還是更願意去批發利潤一根四五塊的鍾薛高呢?

換言之,在低價區徘徊的產品,利潤空間太低。

廠家只有放棄性價比、衝高端,才能衝破內卷,好好賺一筆。

之前,哈根達斯母公司大中華區總裁也曾經提到過:哈根達斯賺走了行業70%的利潤,並且且有一半的銷售額都是由中國市場貢獻的。

為什麼?為什麼一美國的大眾廉價品牌哈根達斯,能在中國賺大錢?

很明顯,就是因為賣得貴嘛!

於是,一眾雪糕廠“站在巨人肩膀上”,改包裝、簽肖戰割割等idol來代言,然後漲價。

最後,廠家笑了,小賣部老闆笑了,割割笑了,只有你我都哭了。

其實,這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這樣一套操作下來,賣高價會逐漸成為行業共識。

原本只是低價內卷,現在是高價內卷,而且價格越卷越高。

最後,所有人都會被商家“教育”得服服帖帖,認為雪糕就是10塊一根的,因為大家都沒有見過更便宜的。

這也意味著,消費者在潛移默化之中逐漸接受了雪糕變貴的這個事實,並且沒有任何怨言。

而且,誰也別想指望有一天雪糕的價格會有所回落,商品的價格一旦上去了,就不可能掉下來。

然而,不止是雪糕,我認為這個邏輯放之所有行業皆準。

看吧,所有人都在衝高端,因為高端有錢賺。

與此同時,商家為了塑造自己的高端形象,為了讓用戶像 吃飽了卻不知飽的金魚一樣 不要命的追求高級,他們會給所有的消費者洗腦,不斷告訴消費者——“愛她,就給她買哈根達斯”、“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

所以,買便宜、追逐性價比,變成了很low行為,於是,你的錢包畸形了;

只買貴的、不買對的,消費至上、物慾橫流,你的價值觀畸形了,他們把一切都異化了。

最後的最後,想想,為什麼商品漲價漲得比人民的工資還快?

因為我們工資越卷越低,而商品的價格越卷越高。

就像我以前可以毫不猶豫的買下一支冰淇淋,現在卻要三思而後行。

說到這裏,我怎麼特別慶幸自己還是單身,管住自己的嘴就好。想想那些還要三胎的大哥大姐,雪糕自由是不是也要成為他們為之拚命的生活幸福標準之一了啊。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