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老將漢米爾頓 願以“反面教員”身份言傳身教

2021年07月05日13:13

  年屆五旬的前德國大師賽冠軍安東尼·漢米爾頓表示,在職業巡迴賽中保持競技水準需要在技術上孜孜以求不斷創新。在飽受眼疾和腰背傷影響多年後,這位老將承認自己的職業生涯已經進入終末期。

  漢米爾頓在2017年德國大師賽決賽中以9比6擊敗阿里·卡特,在轉職業26年後終於等來屬於自己的一冠。後來,漢米爾頓僅兩次躋身排名賽準決賽,目前世界排名第54位。他正在為自己的第31個職業賽季做準備。

  漢米爾頓說:“我覺得很長的運動壽命是值得驕傲的,至少表明你能保持住。每天都要早起再出發去打拚,大家在真實生活中都是如此。31年如一日,很難讓人時常找到新意,所以必須要尋求新的目標、新的風格,讓一切保持新鮮感。桌球是不會變的,你能去改變一個人,但桌球和你16歲時相比並無二致。一旦開始打球,你就像回到中世紀與人打打殺殺。對我來說,競賽就是其中最棒的一部分。”

  “去比賽、去為比賽做準備,這些事依然讓我血脈噴張。我是個很挑剔的人,為一場比賽要做上兩個小時很細緻的準備,多年以來一直如此——我也喜歡這樣做。它會吞噬你的靈魂,佔據你全部的思想,你還是會在比賽中打的像個傻瓜,回來再為下一場比賽重新來過。希望能迎來屬於自己那一天。幸運的是,我終於還是等到了屬於自己發光發熱的那一兩天。真的很開心,但我甚至能在資格賽里努力擊敗年輕人的過程中找到樂趣。”

  “主要的是思想和心理方面的‘再創造’。一件事要是沒用的話你當然不能重複瘋狂傻干,假如你保持一種特定的節奏,或者過於保守,或者過於激進,還是要看怎樣做最有效果。在桌球運動中沒有一成不變的戰法,一切都有‘保質期’。大腦會發現你在忽悠它,隨後就陷入倦怠。事實如此,你能改變自己的思維模式,但要永遠謙遜,敬畏這項運動,你只能盡力而為。”

  漢米爾頓為他的排名賽首冠苦等多年,他相信自己在年輕時期的心態更具可塑性。當他漸漸走進職業生涯的後期,他開始探尋做教練工作的可能性,並希望將自己正面與反面的經驗傳授下去,幫助職業新人取得突破。

  “我覺得自己在年輕的時候沒有得到足夠的重塑。”漢米爾頓說,“落入一個‘覺得自己做的事是對的’的套路,但這一切應該由結果決定。如果成績斐然就繼續堅持,當成績不理想我就應該改換一下心態。年輕人很難保證心無旁騖,很難專心致誌,而且年輕人總覺得自己不可戰勝。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才發現應該多花些精力——這也是教練存在的意義,給出更多的建議。希望從事教練工作後我能將自己的建議和經驗傳授下去,縮短學習過程。有些事我用了30年才琢磨明白,我希望這個過程對別人來說可以縮短到三四個月。”

  “我對所有級別的教練工作都感興趣,但尤其想要幫助年輕的職業球員站穩腳跟。對於他們來說,聽一聽過來人的建議很有幫助,尤其需要‘反面教員’言傳身教,這種經驗更能幫到人。‘我本應該做的事’比‘我做過的事’在我的經驗中占更多,人在掙紮的時候比過得好的時候進步更快。希望我能傳授一些這種知識。”

  漢米爾頓是一位備受尊重的職業老兵,他對於職業生涯取得的成就一直保持謙遜的態度,這也為他在同行和球迷中積攢了好口碑。漢米爾頓的最高世界排名曾經達到第10位,他相信自己本應該獲得更多好成績,但同時也覺得一生無悔,而在巡迴賽中剩下的為數不多的日子則要盡力而為。

  “我的職業生涯沒什麼值得驕傲的,只能說還行。二三十歲的時候我過得無拘無束,玩兒的很開心,後來奪得一個冠軍算是錦上添花。參加艱苦的比賽、輸掉艱苦的比賽、贏得艱苦的比賽……從事自己想要做的事業是一種福氣。大多數的人從事的工作是自己不願意做的,從這個方面來說我是非常幸運的。”

  “當我退役的時候,我會有點茫然,直到自己找到些其他事情來做。運動員都有些古怪,一切就緒才能過好一天或者打好一項比賽。我會懷念這一切,但我會用其他事情來充實自己,不管是做教練還是做解說。希望我能轉變好自己的生活方式,過得輕鬆些,因為職業球員是一個揮之不去的身份,把它屏蔽掉徹底放鬆下來是件好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