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福林:考慮排名不如贏筆大的 發佈說唱作品
2021年07月02日10:05

  彼得·德福林在世界桌球巡迴賽(WST)經曆了首個職業賽季,不乏擊敗三屆世界冠軍馬克·威廉斯的表現,但世界排名第114的他要想留在職業賽場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多賺獎金提升排名便是他新賽季的主要任務。

  24歲的德福林即將在新賽季開啟他兩年期職業資格的第二年,雖說提升排名是保住職業資格的必要條件,但他表示自己不會太關注自己的排名情況,而是希望至少在一站賽事中打到“公務艙”,想體驗下賺筆大獎金是何種感覺。

  WST對德福林進行了專訪,聊聊他的首個職業賽季,再瞭解一下他在桌球場外的生活……

  WST:彼得,你在WST經曆了首個職業賽季,有何感受?

  PD(彼得·德福林):其實並不是我期待的景象,但純粹是因為疫情封閉。就桌球方面而言非常棒,我確實有一些很棒的經曆,接近賽季末是有點乏味,封閉政策顯然是負面影響,表現也有所下滑。

  我發現媒體方面挺有趣的,能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是很棒的事,讓人們對此產生興趣終究是好的,作為巡迴賽的一名球員被提及也是好事。這些經曆都很好,我喜歡接受採訪,也喜歡被電視轉播,這就是夢想成真,這就是我打球的原因,你付出全部的努力就是為了在最大的舞台向人們展示自己。

  WST:你從業餘桌球領域轉戰職業後一下子面對世界上最優秀的桌球球員,感覺如何?

  PD:就其他球員的表現而言,和我期待的有點差距,我經曆過一些慘敗,但更多是因為自己打不出表現,而不是對手太強。在轉職業之前我聽過各種故事,讓你一杆球都打不出去之類的故事,我沒遇到過。在每一場球我都有過機會,其中一些如果我打得再好些就能贏。大家是人不是機器,人就會有失手,說起來簡單坐起來難,只要打得好,把握住機會就可以贏波。

  WST:你在主球檯對陣馬克·威廉斯時似乎很放鬆,是不是更多的曝光度和目光能激勵你打出最好的桌球?

  PD:我倒覺得自己並不是很需要那點激勵,不管是主球檯還是後面的球檯,我都有過好成績。當然上直播台對我來說是個獎勵,因為能多點興奮。在主球檯的環境中,只要穩定下來那我肯定能打出強勢表現,但問題是那個環境很難讓你鎮靜穩定下來。我在歐洲大師賽對陣馬克·威廉斯時,那是我在那屆比賽的第二場球,打得很放鬆,沒有那種束手就擒的那種感覺,是我整個賽季最重要的一場勝利。

  逐漸到賽季末封閉又開始了,我就沒那麼犀利了,在直播台的聚光燈下開始感到很侷促了,所有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我覺得自己是那種關鍵時刻能站出來的人,當然也確實不如意過幾次錯過勝利,但這就是競技。

  WST:你覺得第二個賽季能扭轉局勢提升排名從而順利保級嗎?

  PD:我的經曆告訴我,這個狀態穩不穩定無關,甚至與賽季的表現無關,保級需要贏那種大錢,贏單筆巨款就要求你在某一站賽事打出極好的表現。世錦賽正賽首輪就是一場重大的比賽,可能你是否保級就看這一場球的勝負,所以我減輕了很大壓力,真正讓我費心思考的不是留不留得下來,最終的目標是在單項賽事走得更遠。

  我想進入四分之一決賽、準決賽或是決賽,體驗那種刺激的氛圍,我想像喬丹·布朗在威爾士公開賽那樣一次贏個大的,我知道這很難,但目標是走得更遠而非考慮排名、保級的事。

  WST:在桌球之外,你還運營了一個視頻號,上傳了一些自己的說唱作品,近期你發佈了一首有關鍵盤俠私信網暴桌球球員的作品,你創作這首歌的靈感來自哪裡?

  PD:被人私信罵確實是令人失望的舉措,但我本人其實不在意這些信息,不會受到影響,雖然釋放這首歌本身就表明我受到影響了。我覺得這首歌挺有趣的,之所以創作是因為我確實收到了一些死亡威脅,可那些人又能怎樣呢?我知道他們為何這樣,是因為氣憤和沮喪,所以我希望作品也能引起一些共鳴,畢竟就算我不受影響,其他有孩子、有家庭的球員可能會。

  關於這個話題我想或許能做些什麼來提高一下認識,確實這首歌在社交媒體和網上得到了轉發傳播。私信網暴別人的行為是錯誤的,但你很難找到解決方案,因為誰都能接觸到社交媒體,我一直說網絡賬戶應該進行實名認證。

  我發現很多時候你要是回覆他們,他們就像突然被激活了一樣,發覺你是真人,就會一邊看電視一邊給你發死亡威脅詛咒,但有時你回覆消息之後也會有人覺得自己差勁了。有一回有人給我發私信說我是個沒用的小醜,我回覆對方說自己已經盡了最大努力,過了一會他們又回覆說祝我餘下的賽季一切順利。顯然這些人自覺有些慚愧了。

  當然也有的人不管你怎麼做都會繼續網暴你,不幸的是,我不知道這是否有個頭,因為網暴這事也會人傳人,你拉黑一個賬戶也會有別人來罵你。一個號扔掉之後很容易就換另一個號。

  WST:還有其他籌備中的單曲嗎?

  PD:我還有一首歌製作了一半了,旋律用的是一首叫Dark Clouds的歌,我準備和自殺救助慈善機構Silence of Suicide一起發佈這首歌。現在我還沒找到要合作的女聲,正在想辦法找。我覺得這首歌很好,或許能衝擊一下榜單,所以很想做好。

  出於這些原因我想找一個合適的和聲,得是原創的、沒有任何版權問題的,目前我還沒找到合作的人,有意者請聯繫我,我需要有人幫助把這部分製作出來,作品要在10月11日世界精神衛生日之前發佈。

  這會是我第一次嚴肅認真製作的正式歌曲,所以有點不確定該怎麼做好,我想一人分飾三角,第一種是從需要幫助的人的角度,表明自殺的人有多絕望、無助;第二種是援助者的角度,每個人都能得到幫助;第三種是失去摯愛的人的角度。

  我對這首作品很滿意,聽起來很棒,歌詞應該很抓人,慈善機構應該也滿意,我覺得引起公眾對某些重要議題的重視是件很好的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