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到訪得州邊境牆 抖露出一波“塑料兄弟情”

2021年07月02日13:17

  特朗普到訪得州邊境牆,抖露出一波“塑料兄弟情” | 京釀館

  特朗普和大多數共和黨大佬間,恐怕只存在看似鮮活、實則脆弱的“塑料兄弟情”。

▲特朗普到訪得州邊境牆。圖片來源:國會山報視頻截圖。
▲特朗普到訪得州邊境牆。圖片來源:國會山報視頻截圖。

  文|陶短房

  當地時間7月1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到訪得克薩斯州南部里奧格蘭德河穀地區,他在公開演講中大肆抨擊美國現任總統拜登。

  恍惚回到一年前

  6月30日,20多位保守派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先行抵達得克薩斯州麥卡倫,並在共和黨研究委員會主席班克斯帶領下參觀了特朗普的“心頭肉”——一段已建成的美墨邊界牆。

  當天午夜,他們集體來到美墨邊界的拉喬亞附近,在一段邊界牆附近接受保守派媒體直播採訪,並精心準備了一段模仿非法移民偷越邊界的“真人秀”。

  7月1日一早,特朗普便頂著當地濕熱的天氣抵達這裏,並在一段未竣工的“特朗普牆”邊公開亮相。

  簇擁在他周圍的,除了前述20多位“打前站”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以及當地共和黨領袖,包括州長阿博特、副州長帕特里克,還有特朗普時代的前高級顧問米勒、新任特朗普發言人哈靈頓等。

  他們一如既往地恭維特朗普“是美國前所未有的好領導”,並用噓聲將試圖質問特朗普的CNN記者阿科斯塔的發問打斷。正如一位現場的觀察家所言,“恍惚回到了一年前”。

  “時光倒流”的不僅有特朗普的聽眾和“捧哏”們,也包括他自己:在當天亮相中,他再次重複早已被裁定“不合法”的“總統大選結果竊取論”,稱拜登“正利用竊取的勝選給美國帶來一場災難”。

  他說的自然是現場最應景的話題——他最喜歡談論的“特朗普牆”:這條計劃總長738英里的美墨邊界牆理論上完成了約453英里,但其中373英里不過是在原有隔離柵欄基礎上加固更新。真正新修的僅80英里,這其中得州只修了17英里,而這17英里全部在里奧格蘭德河穀地區。

  “拜登這個‘偽總統’正在摧毀我們的國家”,在支持者的歡呼聲中,特朗普用人們所熟悉的語調,情緒激昂地談論著人們所熟悉的“特朗普話題”。

  在他身旁,頭號“捧哏”阿博特不時“墊話”,強調“在特朗普的英明領導下,我們保護了邊界,確保了得州和美國的安全”,但“自特朗普卸任,邊境已變得驚人且極富災難性”。

  都是套路:看人下菜碟

  特朗普和共和黨大佬們當然不是無的放矢,相反,這是典型的“看人下菜碟”。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數據顯示,自2020年10月以來,得州邊境巡邏隊通報了87萬次與非法越境者的遭遇,同比大幅增長291%,其中一半以上發生在得州德爾里奧和布朗斯維爾之間。

  這種狀況帶來了立竿見影的政治後果:得克薩斯州長期以來都是著名的“紅州”即共和黨大本營,自1994年以來沒有任何一個民主黨人能當選州長。

  儘管2020年選戰共和黨大敗,但州長和兩個得州聯邦參議員席位卻依舊被共和黨牢牢控製,該州在國會兩院擁有多達36個議席。

  但拉美裔移民聚集的里奧格蘭德河穀四縣卻一直是得州著名的“民主黨小流域”,當地聯邦眾議員選舉多年都是被民主黨虎口拔牙。

  然而,2020年時任該地區兩個選區之一眾議員的岡薩雷斯卻輸給了共和黨候選人德拉克魯茲-埃爾蘭德斯。

  且近日民調顯示,共和黨在該地區的支持率還在擴大,癥結不是別的,恰是大量非法移民的湧入,給包括拉美裔在內的當地居民帶來諸多不安,包括安全和就業憂慮。

  特朗普在2016年勝選的奧秘,就是“只對目標受眾說話”,而渾不在意自己的話會否令非目標受眾感到不適。他的目標是2024年東山再起,卻面臨民主黨的“窮追猛打”和網絡社交平台的“封殺”。任何一個公開亮相發聲的機會,他都不捨得浪費,必欲“語不驚人死不休”。

  而共和黨大佬們想的,則是2022年的中期選舉。自2020年大選後,共和黨同時喪失了白宮和參院多數,從而成全了民主黨的“大滿貫”(同時控製白宮和兩院),形勢十分被動。

  在缺乏更多高招的情況下,共和黨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押寶給特朗普,並隨著後者的話題起舞。

  “塑料兄弟情”能維持多久

  特朗普和阿博特,或乾脆說,特朗普和大多數共和黨大佬間,恐怕只存在看似鮮活、實則脆弱的“塑料兄弟情”。

  6月30日,面對“好朋友”——福克斯新聞主持人漢尼提,特朗普再次明確表示自己將謀求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他此次在南得州、以及稍早在俄亥俄州的折騰,目的都在於此。

  然而,阿博特和大多數共和黨大佬們想的卻僅僅是中期選舉,事實上他們中絕大多數人並不情願談論2024年支持誰出來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的事。其實,2024年共和黨最熱門的候選人中,赫然就包括阿博特自己。

  而民調結果也很微妙。

  路透/益普索6月11日-17日民調顯示,4420名全美成年人受訪者中,認為“移民問題”是美國首要任務的占比不到10%,比4月類似調查降低5個百分點。其中共和黨支持者持此觀點的占比也僅19%,且比4月類似調查大幅下降10個百分點。

  當然,拜登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認同其邊境問題政策的占比不過40%,而不認同的比例卻高達47%。

  可以想見,一旦2022年中期選舉告一段落,不論結果如何,共和黨大佬們、尤其阿博特等人和特朗普間的“塑料兄弟情”才會真正受到考驗——因為共和黨內只能有一個總統候選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