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邀請所有觀眾來閱讀的散文詩
2021年07月01日10:20

原標題:《1921》:邀請所有觀眾來閱讀的散文詩

《1921》是一部不用介意劇透的電影,因為我們都知道那一年發生了什麼。但《1921》又是一部值得細讀的電影,因為它對那一年的講述方式和從前不同。

對比不久前熱播的電視劇《覺醒年代》,本片的人物更多,劇情分支也更多,而且這些內容必須被壓縮在一部2小時左右的電影里。既然如此,為何要“自找麻煩”?

因為,本片想要展現的不再僅僅是觀眾所熟知的幾位革命領袖,而將鏡頭給到了更多參與到偉大事業中來的年輕人。他們不再停留在歷史教科書上,他們的面目不再模糊而抽像,《1921》讓我們穿越時空,親眼目睹了他們的風采,也能全景式地觀察百年前的中國。

《1921》海報
《1921》海報

李達、劉仁靜、何叔衡、張國燾、周佛海、鄧恩銘、李啟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中國共產黨早期歷史上的重要人物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的觀眾可能聽說過他們的名字,但未必瞭解他們的事蹟與個性。其實,那一年的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年輕人,也有屬於自己的理想和困惑。走進他們的心靈,我們對開天闢地的起點的認識才能更深刻。

因此,本片既描繪了他們熱情似火、追逐夢想的崇高情懷,也不迴避年輕人之間的矛盾與分歧。比如,劉昊然扮演的劉仁靜就不同意把農民當做革命主力軍的觀點,這顯示出早期革命者對中國國情還不夠瞭解,還不能把馬克思主義與實際情況結合到一起的現實。

又比如,張超扮演的陳公博和張雲龍扮演的周佛海,在整個一大會議期間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心不在焉。這種“違和感”是在細節處暗示歷史,更是在提醒所有觀眾,想要堅持理想和信仰,並不容易。

《1921》致力於反映真實的歷史人物,不再把他們符號化和概念化,而是還原為活生生的“人”。這無疑是中國主旋律電影在藝術水準上不斷提高的生動體現。觀眾和網友的肯定,也指明了文藝工作者應該繼續前行的方向和道路。

黃軒飾演李達
黃軒飾演李達

影片不斷在國內外多個場景之間切換,讓人感到目不暇接。雖然黃軒扮演的李達是主角,但眾多角色各有出彩之處,本片帶給觀眾的事實上是群像。如此安排,容易造成整部作品在敘事上的散亂和思想上的混亂。

好在,本片的一大特色是形散神不散,通過象徵和隱喻的手法將各個段落集中在大主題下,達到抒情和敘事相輔相成的藝術效果。比如,本片多次出現角色奔跑的場景。青年毛澤東在目睹外國人與中國人的區別待遇之後,回憶起自己年少時立誌擺脫封建家長製的往事,於是開始全力在上海的街道上奔跑。

王仁君飾演毛澤東
王仁君飾演毛澤東

奔跑既是青春洋溢的表現,也是毛澤東等青年想要衝破束縛、改造社會的理想的象徵。

從李達和王會悟的窗口往外望,總能看到一位可愛的小女孩。當鏡頭從百年前的上海轉到百年後的現在,在參觀一大會址的眾多學生中,我們又看到了她微笑的臉龐。她所隱喻的,當然是革命理想能夠穿越百年歲月的力量。

片中微笑的小女孩
片中微笑的小女孩

在嘉興南湖的紅船里,代表們慷慨激昂地誦讀馬克思主義著作;紅船外,大雨如注的天氣逐漸轉為晴空萬里。像這樣充滿詩意的段落,在整部影片中比比皆是。

本片沒有用過多的語言去介紹中國共產黨人的思想、百年革命曆程的艱辛,而是用一個個藝術性的鏡頭語言將觀眾和片中人物連接在一起。當李達在工人罷工、起義的紅旗招展中向遠方望去,我們也就明白了影片想要表達和傳遞的意義。這無疑比單純的文字介紹更深邃、蘊藉。

電影講述的是歷史,但電影畢竟不同於歷史。本片的主旨不在於把中國共產黨的光輝歷史原封不動地搬上銀幕,而是在一段敘事和一段敘事之間,為廣大觀眾提供了不少留白。

藝術作品可以在結構上“召喚”讀者,《1921》更像是一首散文詩,它希望所有人一起來解讀和分析,共同將作品的意義“填滿”。那些年輕人為什麼願意為了國家大義犧牲自己?為什麼願意為了人民幸福奮不顧身?他們的理想和信仰到底從何而來?

《1921》沒有提供一個標準答案,而是用一個個畫面為我們架起了一座通往真實歷史的橋樑。電影里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它的下半部分還等待著我們去書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