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豬價格已連續22周下降,“豬堅強”杠上了PPI
2021年06月29日07:28

原標題:生豬價格已連續22周下降,“豬堅強”杠上了PPI

農業農村部對全國500個集貿市場監測數據顯示,6月份第4周,全國生豬均價為13.76元/公斤,從1月份第3周的36.01元/公斤起,已連續22周下跌,累計跌幅達62%。生豬價格的下降帶動了終端零售市場價格的繼續下行,6月份第4周,全國豬肉價格為24.60元/公斤,較1月份第3周下跌29.62元/公斤,累計跌幅達54.6%。

2021年6月3日,北京,超市中的豬肉攤位。人民視覺 資料圖

動態看,決定豬肉價格未來走勢的最主要因素是供給端能繁母豬存欄數。按照農業農村部的數據,國內能繁母豬存欄穩定在4.17億頭左右,而如果按其中總共4365萬頭能繁母豬每頭一年可提供16頭肥豬來測算,那麼現有的能繁母豬存欄量一年提供的肥豬出欄量可達6.98億頭以上,對應國人一年消費5億-6億頭豬的常態,意味著現有能繁母豬的生產效率可以完全滿足需求,而只要供應處在持續寬鬆狀態,豬肉價格就難有亢奮上行的表現。

再看需求側,按照傳統,豬肉曆來是百姓飯桌上一道重要的菜餚,但這種消費程式卻愈來愈受到消費升級以及消費行為再校準力量的解構。一方面,2020年全國居民恩格爾係數為30.2%,相比10年前大幅下降近10個百分點,而恩格爾係數的下降反映的是居民食物支出占總消費比的減少,其中就有豬肉消費比重的下降;另一方面,國內居民尤其是更多城市居民的消費重心轉移到生活質量提高的層面上來,以“低脂、零卡、減肥、瘦身”為宗旨的輕食消費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追捧,而且從一線城市蔓延至二線、三線甚至四線城市。

當然,少吃或者不吃豬肉究竟是否可以達到減肥與瘦身的效果眾說紛紜,但豬肉的熱量與脂肪含量顯著超過雞肉、牛肉以及魚類卻是不容置疑的,因此,少吃紅肉多吃白肉就成為了許多人的替代消費傾向,同時消費的輕食化進一步提示我們,豬肉其實已經不再是許多人生活的必需品,如果將來豬肉價格再度出現上漲,民眾可以對豬肉“用腳投票”,轉而對脂肪含量更低的雞肉、魚肉等“用手投票”,而且這種替代會在輕食消費的背景下變得越來越強烈,傳播範圍更廣,速度更快。數據顯示,過去20年以年均一個百分點左右的速度下降,而在替代意識的作用下,豬肉消費比還會繼續降低,從而對豬肉價格的上漲空間構成擠壓。

按照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最新月度統計數據,5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1.3%,創去年10月以來新高,與此同時工業品出廠價格(PPI)同比上漲9.0%,創2008年10月以來的歷史最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受到豬肉價格大幅下挫的影響,5月份食品價格僅上漲0.3%,對於在CPI權重中佔比近30%的食品分項來說,其價格的被抑製無疑對CPI的上行起到了不小的下拉作用。但是,

豬肉價格的最大貢獻並不是直接壓扁了CPI上行的空間,而是壓製了PPI向CPI的傳導渠道,緩釋了CPI進一步上行的風險。

分析發現,與絕大多數食品價格較為疲弱完全不同,CPI中的非食品價格如交通通信、娛樂休閑品價格等均在5月份出現不同幅度的上漲,與此同時,電冰箱、電視機、洗衣機等耐用消費品漲幅也較大,兩類商品均與PPI中的生產資料價格上漲緊密關聯,如石油價格的上漲帶動機票、旅遊價格的上漲,也會抬高耐用消費品的生產製造成本。另外,食品、衣著、一般日用品是CPI與PPI的重疊內容,PPI中生活資料價格的上漲也必然直接反映到CPI的身上。因此不得不承認的是,今年以來由全球大宗商品上漲引起的PPI上漲進而傳導給CPI的軌跡已非常清晰。

但是,國內市場運行的實踐結果證明,只有兩者在同步狀態下,PPI對CPI傳導才能暢通,失去CPI的共振與響應,PPI的傳導力度將非常有限。結合目前實際,雖然豬肉項在CPI中的權重只有2.5%左右,但由於它同比的高波動性,豬肉成為影響CPI同比的最重要分項。而從實際影響結果看,基於產業的關聯性,豬肉價格的下降多少會倒灌到玉米、豆粕等糧食產品身上,至少可以抑製後者上漲的節奏與力度;同時橫向上肉類的彼此替代也不是單向的,豬肉價格的不振也會對雞肉、牛肉等價格構成一定程度的拖曳,從而整體上減弱食品價格上漲的風險,而只要食品價格受到了抑製,CPI就基本失去大幅上行的動能,在這種情況下,即便PPI引吭高歌,可能也是曲高和寡。實際上,

從前五月的走勢看,CPI同比漲幅只有0.4%,而PPI則達到4.4%,二者的“剪刀差”還在繼續擴大,表明前者並沒有追隨後者的腳步或者受到後者的傳導,其中低迷的豬肉價格所起到的作用應當功不可沒。

(作者係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