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代空間站“食堂”探店
2021年06月29日09:30

  隨著神舟十二號順利進入太空,“航天員吃什麼?”、“航天員太空吃播”成為網友們關心的話題。為犒勞辛苦的航天員,中國空間站為他們準備了120多種航天食品,葷素搭配,營養均衡。

  在太空生活工作的航天員,往往比普通人更為辛苦:太空飛行會帶來失重感,脫離了大氣層的保護後會受到更強烈的宇宙射線輻射;太空艙的體積非常有限,只能蝸居在狹小的空間中。除此之外,還倍受思親思鄉之苦。

  要想治癒航天員的心靈,首先就要治癒他們的胃。

  Part.1

  牙膏管中的食物,你敢吃嗎?

  當人類剛剛進入太空時,食譜上的東西往往不那麼美味:無論是美國還是蘇聯,都把食品放入一個類似牙膏管的包裝中。不同的是,蘇聯的加加林從牙膏管里擠出了一些牛肉和肉醬,美國的約翰·格林則通過牙膏管吃到了Apple汁和一些其他食品。

  早期的航天任務都很短,且此時的飲食帶有試驗性質——人們一開始甚至不知道人到了太空中還能不能吞嚥。實踐表明,吃這件事情我們到哪都能做得很好,只是牙膏管里的東西太難吃了。

  後來,隨著航天任務持續時間的增加,再讓航天員“擠牙膏”恐怕他們就要抗議了。

  在美國的“雙子座”和“阿波羅”執行任務期間,航天員的夥食中開始出現了比較豐富的凍干食品和熱穩定食品,主菜、飲料、調味品一應俱全,種類增加到約70種。在太空中,食品安全是頭等大事,如果航天員吃壞了肚子,事關國家榮譽、傾注了無數人心血且耗資巨大的航天任務恐怕就要終止。

  熱穩定是長時間高溫殺菌的過程,可以保證食物中的微生物已經降低到了非常安全的水平,但無法避免地會破壞食物風味。而凍干食品則在安全的前提下還考慮了效率,脫水之後食品佔據的重量和空間進一步縮小,可以節約寶貴的載荷和空間資源。

  各種脫水食品,看上去實在一言難盡

  (圖片來源:www.cbc.ca)

  當時美國飛船的電能主要依賴燃料電池產生,水是發電的副產品,可以供航天員們讓食品複水。凍干技術是一種特別的脫水技術,可以最大程度地維持食品內部維管組織的多孔狀態,使食品更容易複水,吃起來口感也更好。市面上能夠買到凍干方便麵比其他的方便麵好吃,就是由於這個原因。

  不過,航天員是人不是機器,凍干食品和熱穩定食品雖然安全有效,但還是不好吃。

  為了吃得更好,雙子座3號的航天員就曾經偷偷把基地附近可可海灘的沃爾夫餐廳出售的一個牛肉三明治夾帶到了太空之中,在近地軌道進行了一次太空野餐。偷吃未授權食品不但增加了食品安全風險,座艙中亂飛的麵包屑也給任務造成了潛在的危險。

  這種管不住嘴的行為敗露後,遭受了社會各界的批評,NASA也承諾之後將嚴格航天員上船前的安全檢查,確保不會有其他的地球食物跑到太空中。

  阿波羅11號上使用的脫水食品複水後供食用的情況,看著不怎麼好吃

  Part.2

  技術人員解鎖大廚身份

  與此同時,技術人員也開始琢磨怎麼讓航天員吃得更舒服一些。

  在美國的“天空實驗室”號空間實驗室(空間站的雛形)運行期間,輻照食品開始出現在航天員的食譜中。輻照食品通過安全劑量的電磁輻射滅菌,對食品風味的破壞比較小。

  同時,由於電能的供給開始變得寬裕,冰箱也被裝入了天空實驗室中,速凍食品也開始出現在了航天員的餐桌上。直到今天,速凍食品也是國際空間站上的主要食品形式之一,占總食品供應量的一半多。速凍食品在加熱後,口味最接近我們在地面上吃到的日常食品,因此深受航天員們的喜愛。當然,和我們把東西丟進冰箱一凍了之的方式不同的是,技術人員要仔細考慮不同的食品在冷凍過程中發生的變化和同一食品中不同組分在冷凍過程中的相互影響,精心確定冷凍工藝,才能讓航天員們吃上可口的飯菜。

  冰箱的使用也讓肥宅快樂水進入太空成為可能。不過經航天員親測後,發現微重力條件下可樂已經喪失了靈魂,兩個知名品牌的可樂都無法喝出地球上的感覺,還容易讓人產生要吐的衝動,航天員們喝完後顯然沒法快樂。

  地面人員正在給國際空間站航天員加工新鮮蔬菜

  (圖片來源 NASA)

  在天空實驗室任務的同一時期,美國和蘇聯還合作進行了阿波羅飛船與聯盟飛船的對接任務,兩國航天員也藉機交流了各自的食品。蘇聯航天員的食品大部分還都裝在牙膏管里,看起來不如美國同行的可口。

  當時,還發生了一件趣事——蘇聯人不能沒有伏特加,但高度酒這種易燃易爆還容易讓航天員上頭的液體,肯定是不讓帶上太空的。於是,幾名蘇聯航天員在裝羅宋湯的牙膏管上寫上了伏特加的單詞,舉管“祝酒”後一飲而盡,假裝過了一下癮。

  美蘇航天員正在暢飲羅宋湯冒充的伏特加

  (圖片來源:NASA)

  俄羅斯宇航食品,還有一些放在牙膏管里

  (圖片來源:Wikipedia)

  Part.3

  在空間站吃好喝好不是夢

  到了和平號空間站和國際空間站的年代,航天員的食品已經是冷凍、輻照、脫水和熱穩定等種類混搭的情況,結構基本穩定。牛肉乾、堅果等不易腐爛且含水量有限的食品,可以不經過多的處理直接提供。空間站航天員最高興的事情就是快遞小哥——貨運飛船的到來。

  除了帶來一些地球上的新玩意外,貨運飛船還會帶來平時根本沒法吃到的新鮮蔬菜水果。去年聖誕節前,一艘“龍”貨運飛船運去了Apple、橘子和檸檬等水果,讓航天員們一陣歡騰。

  不過,國際空間站上的夥食質量似乎比天空實驗室階段出現了下降。以衡量食物口感的重量/體積比看,天空實驗室時代,這個比值一度接近了1:3,而到了國際空間站時代則下降到1:2.76,也就是更多不是那麼鬆軟的食物被加入了國際空間站的食譜。而航天員也用嘴投票——他們吃的比天空實驗室的航天員少了不少。

  國際空間站上的食品

  (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為飲食界當之無愧的超級大國和航天界的新興大國,我國的航天食品除了採用國際主流的航天食品處理技術,滿足營養、安全與效率的基本要求外,特別針對我們中國人的飲食需求,對菜式的口感、花樣進行了加強。

  在神舟五號任務期間,楊利偉就已經吃到了八寶飯、魚香肉絲、宮保雞丁等餐食。在天宮二號任務期間,航天員的早餐有粳米粥、椰蓉麵包、五香鵪鶉蛋、醬香芥菜等,總共7種。

  午飯有8種食品,包括什錦炒飯、肉絲炒麵、土豆牛肉、紫菜蛋花湯等;晚飯也有8種,有綠豆炒麵、牛肉米粉、蝦仁雞蛋、什錦罐頭等;加餐有5種,包括麻辣豬肉、蟹黃蠶豆、香辣豆乾等。有黑椒牛柳、紅燴豬排、叉燒雞肉、什錦蔬菜等加入了副食食譜,還能吃到紅椒裙帶菜、牛蒡胡蘿蔔等蔬菜菜式,保證維生素和纖維素攝入。

  恰逢中秋佳節,正在執行任務的楊利偉

  在太空中還吃了小月餅

  (圖片來源見水印)

  工作人員還特地為在太空中度過五十歲生日的航天員景海鵬預備了兩個灌裝乳酪小蛋糕,雖然沒法在太空艙里吹生日蠟,但這個特別的安排還是讓航天員倍感溫暖。

  在此次飛行中,空間站里的太空廚房配備了微波爐、大冰箱;就餐區為方便航天員就餐,還配置了飲水設備、摺疊餐桌;食物方面,從宮保雞丁到太空香粽、紅糖糍粑。。。。。。主食、副食、調味品一應俱全。未來,我國的大型空間站建成後,太空廚房和航天食品將得到進一步改進,航天員也一定能吃得更好。

  航天員景海鵬的生日蛋糕

  (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Part.4

  寫在最後

  從牙膏擠出來的食物到與乳酪小蛋糕,食物存儲方式越來越技術化、食品類型越來越豐富化。空間站食物的進化,背後也是航天技術地不斷髮展。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太空中來一個火鍋吃播也不是夢呢!

  參考文獻:

  [1]曹平,周熙成,金磊。航天食品在空間站的發展概況[J]。航天醫學與醫學工程,2003(S1):582-587。

  [2]曹平,李紅毅,蘭海雲。航天營養與食品工程現狀與展望[J]。航天醫學與醫學工程,2018,31(02):189-197。

  [3] FORMER ASTRONAUT RECALLS HISTORIC APOLLO-SOYUZ MISSION, https://www.nasa.gov/centers/dryden/news/NewsReleases/2000/00-53.html

  [4]Space Station 20th: Food on ISS https://www.nasa.gov/feature/space-station-20th-food-on-iss

  出品:科普中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