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收藏與歷史系列之66 四大滿貫得主波比-鍾斯
2021年06月29日16:12
1930年鍾斯和四大滿貫獎盃
1930年鍾斯和四大滿貫獎盃

  橡膠內核球時期的高爾夫球手(IV)

  2021年4月11日,日本球員鬆山英樹作為第一名日本職業球手,贏得了在美國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球會舉辦的第86屆大師賽冠軍,創造了歷史,成為日本的國民英雄。

  1934年開始的美國大師賽,成為當代男子每年高爾夫四大滿貫比賽的首戰。1930 年退役之後,高爾夫傳奇人物波比-鍾斯(Bobby Jones)在家鄉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發起並設計了著名的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球會,並創辦了舉世聞名的大師賽。在此之前,世界最著名的高爾夫四大滿貫比賽,係指英國和美國的公開賽和業餘公開賽。1930年,波比-鍾斯在一年內贏得了四大滿貫,創造了高球歷史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榮譽!

  小羅伯特-泰爾-鍾斯(Robert Tyre Jones Jr. 1902-1971)生於1902年3月17日,父親是亞特蘭大市的一名律師。鍾斯小時候身體不好,父親在他3-4歲時帶他去打高爾夫球,小鍾斯立即愛上了這一運動,並很快成為一名高球神童,6歲便在他家的主場東湖高爾夫球會贏得兒童邀請賽。14歲那年,鍾斯參加喬治亞州高球協會在布魯克黑文市首都球會舉辦的首屆州業餘錦標賽,一舉奪冠,成為他高球生涯第一個大賽冠軍。在美國高爾夫協會的邀請下,鍾斯參加了1916年在費城梅里昂(Merion)高爾夫球會舉辦的美國業餘公開賽,成功進入四分之一決賽。

  在東湖高爾夫球會的駐場職業球手斯圖亞特-梅頓(Stewart Maiden)的幫助下,鍾斯的高爾夫球技迅速提高。梅頓來自蘇格蘭卡奴斯蒂,曾經訓練出三屆女子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艾利科薩-斯特靈(Alexa Stirling)。少年鍾斯經常和父親一起打球,從父親那裡學到了不少的經驗。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鍾斯在美國多地巡迴打高爾夫表演賽,為戰爭籌款,表演賽使鍾斯適應了在大批觀眾面前進行比賽。1919年,鍾斯參加加拿大公開賽,並列第二名,但落后冠軍J. 道格拉斯-埃德加(J. Douglas Edgar)16杆。埃德加來自英格蘭,移民美國後在亞特蘭大的一家高爾夫球會擔任駐場職業球手。1919至1921年間,埃德加和鍾斯經常一起打球,鍾斯認為和埃德加的比賽顯著提高了自己的高爾夫球技。

少年鍾斯
少年鍾斯

  1920年,18歲的鍾斯首次獲準參加美國公開賽,在比賽中的頭兩輪有幸和英國傳奇高爾夫球手哈里-瓦登同組打球。1917、1920和1922年,鍾斯三次贏得美國南部業餘公開賽冠軍。

1920年美國公開賽鍾斯、瑞、埃文斯、瓦登
1920年美國公開賽鍾斯、瑞、埃文斯、瓦登

  1923年,鍾斯首次獲得在紐約因伍德鄉村球會(Inwood Country Club)舉辦的美國公開賽冠軍,自此至1930年的美國業餘公開賽,鍾斯參加了21場國內外重大高爾夫賽事,贏得13個冠軍。1926年,鍾斯成為第一位高爾夫球手,在同一年贏得美國和英國公開賽,成為所謂“雙料”冠軍。1930年,在贏得史無前例的四大滿貫賽的同時,他成為歷史上第二位在同一年贏得美國公開賽和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的球手,第一位獲此佳冠的人是奇克-埃文斯(Chick Evans),時間是1916年。

波比-鍾斯(館藏)
波比-鍾斯(館藏)

  1930年大滿貫

  在美國大師賽創立之前,世界上的高爾夫四大賽事是英國公開賽、美國公開賽,英國業餘公開賽和美國業餘公開賽。1930年5月31日,鍾斯在聖安德魯斯老球場舉辦的英國業餘公開賽中得冠;6月20日,在霍伊勒克皇家利物浦高爾夫球會(Royal Liverpool Golf Club)舉辦的英國公開賽中奪冠;7月12日,在明尼阿婆利斯市因特拉申鄉村高爾夫球會(Interlachen Country Club)舉辦的美國公開賽中得冠;9月27日,在賓州梅里昂高爾夫球會(Merion Golf Club)舉辦的美國業餘公開賽中奪冠。波比-鍾斯成為歷史上惟一的高爾夫球手,在同一年內,贏得四大滿貫賽事。

  1930年之前,鍾斯已經為奪得大滿貫賽事做了充足的準備。自1923年首次獲得美國公開賽冠軍之後,1924年和1925年連續在美國業餘公開賽中奪冠,1926年獲得英國和美國公開賽“雙料”冠軍,1927年奪得美國南部公開賽、英國公開賽和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1928年獲得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1929年再次奪得美國公開賽冠軍。

  1929年在美國東南高爾夫公開賽中,鍾斯顯露出他超群的球技。比賽在亞特蘭大的奧古斯塔鄉村球會舉行,在四輪72洞的比賽中,鍾斯的成績為72-72-69-71,總杆282。在最後三洞之前,他以18杆的絕對優勢領先,接著鍾斯有些心不在焉,丟失了5杆優勢,但依然以13杆的優勢奪冠。

  東南高爾夫公開賽中,蘇格蘭移民球手波比-克里克山克(Bobby Cruickshank)曾經在前9洞緊隨鍾斯,近距離觀看了鍾斯的擊球。賽後在和朋友和新聞記者喝酒時他問道,來年鍾斯準備參加那些比賽,朋友告訴他,鍾斯將只參加英國和美國公開賽和業餘公開賽。克里克山克說:“我敢打賭,他將贏得所有比賽”。克里克山克給在愛丁堡的嶽父彙去100美元,然他通過愛丁堡的合法機構購買彩票,他的嶽父也投入100美元,兩人結果各自贏得5,000美元。

  信心十足的鍾斯在1930年初通過倫敦的彩票公司,以50:1的賠付率購買了彩票,結果贏得6萬多美金。

  聖安德魯斯英國業餘公開賽

  在聖安德魯斯老球場舉辦的第41屆英國業餘公開賽第一輪中,鍾斯遭到來自英格蘭諾丁漢的礦工亨利-羅珀(Henry Roper)的挑戰,直到第16洞,鍾斯才以贏3洞剩2洞取勝。在第4輪比賽中,鍾斯對陣衛冕冠軍西瑞爾-托利(Cyril Tolley)。兩人酣戰至17洞之前依然不分勝負。17洞托利第二杆成功將球打到果嶺和路邊沙坑(Road Bunker)之間緊靠果嶺之處。鍾斯在打第二杆時選擇了一隻比所需距離稍長的鐵杆,打出一記低飛球,球直飛果嶺,落地後彈起,撞到一個觀眾的胸脯後,反彈至離洞口10英呎處。如果球沒有打到觀眾,飛到路上,將很難救起。托利將球切到洞口附件,成功保帕,鍾斯兩杆推進,打平。第18洞雙方再次打平,進入加洞賽。第19洞果嶺,托利的球被鍾斯的球阻擋,他試圖將球切起飛過鍾斯的阻擋球,不幸未能成功,球落在洞杯邊緣後彈出,鍾斯得勝。

館藏1930年英國業餘公開賽鍾斯在第18洞推擊的版畫
館藏1930年英國業餘公開賽鍾斯在第18洞推擊的版畫

  兩人比賽時,吸引了大約2萬名觀眾圍觀,許多觀眾事後認為,鍾斯應該是有意選擇了一隻較長的鐵杆將球打上果嶺,認為球應該擊中觀眾後會被幢回。這當然只是猜測,托利本人始終認為這一猜測有一定道理。

  鍾斯最後的36洞決賽面對英國業餘球手羅渣-韋澤德(Roger Weathered),最終在第二輪中一贏7洞剩六洞打敗韋澤德,獲得了他的第一個大滿貫冠軍。

  皇家利物浦英國公開賽

  20天之後,第65屆英國公開賽在皇家利物浦高爾夫球會舉行,鍾斯再次有驚無險,奪得葡萄酒壺獎盃。在第三輪的比賽中,鍾斯發揮不佳,打了74杆,阿契-康普斯頓(Archie Compston)以68杆的優勢領先。進入最後一輪比賽,鍾斯依然落後1杆,接著鍾斯在第二洞開球右曲,球擊中一位裁判的頭之後,飛入他身後的第14洞果嶺邊的沙坑。鍾斯上午連續打了四個破擊,人們開始擔心他是否可能垮台,但是看來英國業餘公開賽的幸運之神依然在光顧這位傳奇球手。沙坑中的球落點平穩,離洞杯120碼,鍾斯以一記漂亮的切擊,將球穩穩地打到洞杯20英呎處,接著推杆入洞,抓鳥,成功避免了破擊。

  雖然此後鍾斯連續7洞保帕,到了第8洞,危機再現!這是一個五杆洞,鍾斯第二杆強攻果嶺,結果球從一個坡上滾下果嶺外15碼處,一記高拋球沒到位,接著切杆又短了,球離洞10英呎。鍾斯推了三杆球才進洞,雙破擊!著明英國高爾夫記者伯納德-達爾文(Bernard Darwin)報導說:“即便是一位老婦人,拿著一隻槌球棍也能替鍾斯省下兩推!”

  在最後的三洞比賽,鍾斯必須再抓一隻小鳥,才能贏得比賽,最好的機會在五杆540碼的第16洞。但是鍾斯第二杆將球打入果嶺右側的沙坑,球的落點十分不利,緊靠沙坑背面,要想救出,必須在下杆後將球高高切起,才可能打上果嶺。使用通常的尼不列克(相當於現代P杆)不能奏效。這一次,幸運之神再次光顧鍾斯。

鍾斯贏得英國公開賽的報紙頭條
鍾斯贏得英國公開賽的報紙頭條

  現代沙坑挖起杆(sand wedge)的名稱,源自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敦市的一位叫埃德溫-邁剋剋萊恩(Edwin MacClain)的球杆設計師。1928年,邁剋剋萊恩申請了一種杆面呈凹形、杆頭背部底椽加厚呈法蘭型的沙坑用球杆專利,第一次將該球杆稱之為sand wedge。該球杆和傳統的尼不列克最大的不同,是在杆杆頭底部增加了法蘭塊,法蘭使球杆接觸沙子時遇到阻力,不會深入沙土,能夠產生一定的反彈作用。

  1929年,底特律的球杆製造商L. A. 楊公司(L.A. Young Company)利用邁剋剋萊恩的專利,創立了一隻帶有黑根商標的凹面沙坑挖起杆。1930年初,鍾斯在薩瓦娜公開賽中輸給了霍頓-史密斯(Horton Smith)。賽後,史密斯送給鍾斯一隻黑根凹面挖起杆,鍾斯把它帶到了英國,但此前從來沒有使用過。審視了一下球在沙坑中的位置後,鍾斯拿出這支新型武器,揮杆擊中球底,球幾乎垂直起飛,落上果嶺後滾到離洞杯2英呎處,險些抓鷹。接著兩洞鍾斯保帕,75杆結束,總杆291杆,成功捧起葡萄酒壺獎盃,成就了鍾斯當年的第二個大滿貫,。

館藏黑根凹面挖起杆
館藏黑根凹面挖起杆

  英國公開賽結束之後,兩屆英國業餘賽冠軍西瑞爾-托利和鍾斯一行結伴前往美國,參加在明尼阿婆利斯市舉辦的美國公開賽。在從倫敦到南漢普頓的火車上,托利問鍾斯在英國有多長時間了,鍾斯說六週。“這輩子有沒有在這麼長時間里球打得更糟糕?”他問。鍾斯搖了搖頭說,“沒有”。英國公開賽之後,鍾斯在霍伊勒克對美國媒體表示,這可能是他最後一場比賽:“這是最後一次參賽英國公開賽,比賽對我壓力太大,再次參賽對我來說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

  因特拉申美國公開賽

  7月10-12日,第34屆美國公開賽在明尼阿婆利斯市的因特拉申鄉村高爾夫舉行。當時正處於悶熱的夏天,氣溫達到攝氏37-38度。鍾斯在第一輪比賽的頭18洞打了紮實的71杆。在第二個18洞的頭9洞,他需要以五杆結束第9洞,拿下35杆。第9洞長485碼,正常情況下,鍾斯應該可以在第二杆將球擊過一個清晰的水塘攻上果嶺,而且他在練習輪中曾經兩次抓鳥。可惜鍾斯開球過份發力,球飛到水塘岸邊,落點尷尬。但鍾斯沒有猶豫,決定第二杆直攻果嶺。正當鍾斯上杆到頂部之時,他突然從餘光中看到兩個小女生從人群中衝出,結果下杆擊中球的頭部,球以極低的弧度飛出,眼看無法飛過水面,他面臨著破擊的可能性。

  運氣再次來到鍾斯身邊,當然也可能由於物理因素,他的球擊中水面後,像一個扁平的石塊一樣,連續在水面上跳起兩次後,安全落到水塘對面的岸上,接著一記漂亮的高拋球,使球落在了洞杯邊,抓鳥,前九34杆!後九洞鍾斯打了39杆,以總杆144杆在第一輪中與哈利-庫帕(Harry Cooper)和查爾斯-雷西(Charles Lacy)並列領先。

  在決賽輪中,鍾斯在頭16洞領先。第17洞是一個長三杆洞,262碼。鍾斯使出全身力氣,大力開球,意圖直攻果嶺,結果擊球失誤,球飛過果嶺右邊的沙坑,打中一棵樹之後消失了。鍾斯問在場的美高協裁判普里斯克特-布殊(Prescott Bush):“我怎麼辦?”布殊回答:“球飛進果嶺旁邊的濕地,你可以在相對球落點的球道上丟一隻球,繼續比賽。鍾斯被罰一杆,接著擊球上果嶺,打了5杆,雙破擊。

  裁判的決定引起了極大的爭議。首先,果嶺旁邊是否是濕地障礙尚待確定;第二,沒有任何人看到球飛進濕地,因此,許多人認為應該判鍾斯的球丟失。按規則球丟失後,裁判應該讓球手回到發球檯重新開球,而不是讓他在球的落點附近球道重新丟一隻球,罰一杆接著比賽。

  關於這一球的爭議,註明球手吉恩-薩拉曾(Gene Sarazen)在他的高爾夫專欄中寫道:“雖然鍾斯獲得偉大的勝利,但遺憾的是,由於美高協裁判在17洞作出有利於他的裁決,使他的勝利帶上了汙點。我的觀點是,作為公眾眼中的一名優秀運動員,鍾斯應該回到發球檯再次開球。現場許多觀眾目睹了鍾斯可惜把球打丟了的事實”。

  薩拉曾的專欄在《洛杉機觀察報》(Los Angeles Examiner)發表之後,美高協負責規則的執行委員會成員艾佛雷特-西佛(Everett Seaver)十分氣憤,寫信給美高協秘書長布殊說:“雖然美高協當然不會就此作出官方回應,我希望記錄下來我的看法,他(薩拉曾)對鍾斯的得勝存在汙點一說不僅完全沒有必要,而且不公平,我希望能夠盡快禁止他參加今後的比賽”。

  美高協秘書長普里斯克特-布殊後來成為一名參議員,他的三個兒子中的老二,喬治,成為未來的美國總統。

美國公開賽鍾斯最後的12碼推擊
美國公開賽鍾斯最後的12碼推擊

  決賽輪第18洞時,鍾斯再次領先對手邁克-史密斯(Mac Smith)一杆。鍾斯心想必須在18洞拿下小鳥,他一記漂亮的開球將球打到球道中間,接著用三號鐵將球打到離洞杯40英呎的果嶺邊。要想推球入洞,他必須先將球推過一個小斜坡,接著要爬上一個高斜坡。鍾斯的心跳開始加快,但是面對挑戰他已經知道如何讓自己安靜下來,於是他花費了相當長的時間來觀察球路,以便安下心來。最終,鍾斯平靜下來,站到球邊,沉著地給出完美的一擊,球按著他的預想順利爬上兩個斜坡,稍向左轉,直接灌洞!他以三杆小鳥結束第18洞,75杆;72洞總杆287。一小時之後,史密斯來到第18洞,他只有抓鷹才可能追平鍾斯,可惜他打了標準杆。鍾斯穩獲第三個大滿貫。

  梅里昂美國業餘公開賽

  美國公開賽之後,鍾斯兩次面臨死亡的風險,差點無緣他的第四大滿貫賽事。第一次意外發生在東湖球會,鍾斯和朋友在球會打球,當他們打完第9洞前往第10洞的發球檯時,天空烏雲密佈,一場暴風雨可能來臨。鍾斯和朋友們沒有在意,認為暴雨不會馬上來到,便接著開球。誰知風暴來得比想像的要快得多,突然一個閃雷爆炸,接著一道閃電擊中離他們40碼的地面,鍾斯感到腳底一陣發麻。危險!他們立即向會所急奔而去。接著又是一個閃雷,擊中附近的一顆小樹。鍾斯一邊跑一邊打開了雨傘避雨,正當他們準備推門進入更衣室時,突然聽到頭頂一聲巨響,雷電擊中了會所的雙層煙囪,發生了爆炸。鍾斯沒有感覺到自己受傷,但他的雨傘已經坍塌下來,罩在了頭上。進到會所後,鍾斯的朋友發現他的襯衫從頸部撕裂到腰部,他的肩膀上有一條6英吋長的口子。事後他們來到外面,發現煙囪被雷炸開,碎片飛到了300英呎之外的第18洞果嶺。更衣室門外遍地是煙囪碎塊,如果擊中任何人的頭部,都可能出現死傷。顯然,一個碎片擦破了鍾斯的肩膀,如果爆炸早一秒鍾,世界高爾夫運動的歷史恐怕要改寫!

  幾週後,鍾斯約朋友在東湖、即亞特蘭大體育球會吃午餐。他的律師事務所離球會只有7-8條街,鍾斯決定步行前往。當天亞特蘭大市街道十分平靜,當他在最後一條街轉過彎後,路邊幾乎沒有其他行人,而前面不遠就是球會的大門。當他走到離球會大門只有一半的路程時,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大喊:“小心,先生!”鍾斯立馬轉身,看到一輛失控的汽車正向他駛來,撞到馬路牙子後,直向他衝過來。鍾斯一下跳起,躲開了失控的汽車。汽車衝過他剛剛所在的位置後,幢向路邊的建築物停下。如果再耽擱一秒鍾,鍾斯有可能被汽車直接砸中喪命。

  兩次躲過災難,預兆著鍾斯將在1930年成功完成自己的四大滿貫挑戰。9月23日,美國業餘公開賽在賓州梅里昂高爾夫球會正式開打。早在1916年,鍾斯在梅里昂球會參加了他人生的第一次國家級大賽,並在1924年贏得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再次來到梅里昂,鍾斯在資格賽中並列第一,兩輪比賽成績69和73杆。第一輪比賽鍾斯遇到加拿大的桑迪-薩瑪維爾(Sandy Somerville),兩人在頭六洞打平,第7洞鍾斯在傾斜的果嶺上成功將球灌入推進8英呎外的洞杯,贏得該洞,以33杆拿下頭9洞,並在後9洞以贏5洞剩4洞獲勝。

美國業餘公開賽鍾斯的計分卡(美高協)
美國業餘公開賽鍾斯的計分卡(美高協)

  在接著的三輪比賽中,鍾斯以贏5洞剩4洞打敗弗雷德-霍布利茲(Fred Hoblitzel),贏6洞剩5洞淘汰費-克爾曼(Fay Coleman),準決賽輪遇到老對手1922年美國業餘公開賽冠軍傑斯-斯維策(Jess Sweetser)。1922年業餘公開賽中,斯維策在準決賽中以贏8洞剩7洞打敗了鍾斯,1926年又作為第一位土生土長的美國球手贏得英國業餘公開賽。鍾斯比賽中穩紮穩打,以贏9洞剩8洞打敗了老對手,進入決賽。9月27日決賽輪的對手是來自普林斯頓大學的22歲球手尤金-霍曼斯(Eugene Homans),在頭一輪18洞比賽中,鍾斯打得鬆散,72杆,但領先霍曼斯的79杆。下午開始比賽,鍾斯以7杆優勢領先,只要在第11洞和霍曼斯打平,鍾斯將贏得比賽。結果霍曼斯在11洞錯失小鳥推,鍾斯贏得比賽,四大滿貫圓滿收杆!

  比賽結束,鍾斯曾經對美聯社記者說:“我今後會繼續參加高爾夫比賽,但目前不能確定時間和地點。目前沒有任何退役或何時何地再參賽的計劃,可能明年接著比賽,1932年可能封杆。也可能下個賽季不參加任何比賽,等到再下個賽季再說。目前我只能說這些”。但是到了11月17日,鍾斯改變主意,突然宣佈退役,從此將不在參加競技性的高爾夫比賽。贏得美國業餘公開賽之後,鍾斯感到極大的寬慰,一年來的艱苦奮戰終於結束,他感到自己已經不需要再做任何奮鬥了。今後的任務是休息,不需要再為比賽勝負而擔心。28歲的鍾斯已經征服了全世界,沒有任何比賽需要他再去奮爭。

  鍾斯雄辯地解釋了他為什麼決定退役:“高爾夫冠軍就像一個籠子,首先你想進去,進去之後就想呆在裡面。但事實是沒有人能夠永遠呆在裡面”。

  鍾斯退役之後於1933年發起並協助設計了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球會(Augusta National Golf Club),同時他創立了美國大師賽,自1934年開始每年舉辦至今(除二戰期間1943-1945年之外)。鍾斯是世界高爾夫名人堂成員,曾經在1928年和1930年擔任兩屆美國沃克杯(Walker Cup)球隊隊長,美高協每年都頒發以他命名的體育精神獎。作為是歷史上最優秀的球手之一,波比-鍾斯恪守業餘走過了傳奇的一生,於 1971年12月18日在亞特蘭大因病去世,享年69歲。(未完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