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場狂轟10球!快向安歷基排隊道歉
2021年06月29日13:17

  深度| 新浪體育 #歐國盃專題

  今日淩晨0點,西班牙在16強中遇到克羅地亞,在常規時間內戰成3-3平,加時賽內西班牙連入兩球,最終以5-3的比數淘汰克羅地亞,晉級八強。

  於是,安歷基Luis Enrique治下這支不被人看好的西班牙,創造了一項難得的歷史紀錄:

  這支西班牙,是歐國盃歷史上,第一支能在連續2場比賽中各攻入5球的球隊。

  儘管他們在防守端出現了一些失誤,在3-1領先的情況下,被克羅地亞扳平,甚至還有一記載入史冊的驚天烏龍,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進攻端打出了讓人大呼過癮的表現。

  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西班牙到底是如何攻入這五顆入球,如何洗脫「鋒無力」汙名的!

  遠射與多點攪局(第一球):

  西班牙的第一球,是由沙拉比亞Pablo Sarabia攻入的一腳補射,但這腳補射,並不是門前的「保姆球」,而是西班牙通過持續不斷的遠射和門前的多點威脅,使克羅地亞的防守徹底失位,所創造出來的。

  首先,是高基(Koke)和沙拉比亞在前場進行踢牆式二過一配合,右路的沙拉比亞切入中路,吸引到了波索域Marcelo Brozovic、格瓦迪奧爾Josko Gvardiol和卡萊塔-卡爾Carlton Cole三人的注意力。

  此時,克羅地亞中路和右側只剩下摩迪Luka Modric、維達(Domagoj Vida)和尤拉諾域治三人,他們必須、不得不直接面對西班牙中路和左側的莫拉達Alvaro Morata、佩德里Pedri和費蘭-托利斯Ferran Torres,失去了局部防守的人數優勢。

  沙拉比亞適時將球傳給插入禁區的佩德里,尤拉諾域治不得已之下,拋開身後的費蘭,補到佩德里身前。

  但佩德里還是成功將球交到了費蘭腳下,而此時,門將利瓦科維奇已經不得不出擊干擾費蘭了,如果不對他形成干擾,那他必然會打出一腳難以防守的抽射。

  門將的出擊迫使費蘭回球,而後插上的加亞掄起一腳遠射,打在了摩迪頭上,跌跌撞撞之下,又回到西班牙的腳下,西班牙又把機會給到了左路的加亞。

  第二次拿到球的加亞,再次掄起一腳遠射,雖然被門將撲出了,但此時,他已經讓克羅地亞的整體防守重心產生了偏移。

  他們在門的右側,形成了非常密集的區域防守站位;但在門的左側,只有格瓦迪奧爾和高華錫兩人構成的防守連線,顯然,一旦球到左側,高華錫和格瓦迪奧爾將很難對進攻方形成太多幹擾,在這裡的入球概率,會大大增加。

  而那顆被門將撲出的皮球,恰好滾到了沙拉比亞腳下,沙拉比亞一腳抽射,1-0。

  盤帶與反擊寬度(第二球):

  西班牙的第二顆入球,是在後場破掉克羅地亞的高壓逼搶後,攻入的一顆反擊入球,這顆反擊入球是路斯-安歷基有意調教過後的產物。

  他深知,僅憑當下的西班牙,很難在陣地戰中找到非常好的破局機會,因此,他們必須要提高反擊中的入球效率。

  先是烏奈-西蒙(Unai Simon)挑傳給艾斯比利古達Cesar Azpilicueta,艾斯比利古達再向前盤帶推進,僅他一人,就吸引到了克羅地亞中場的三人防守,而身側的佩德里正處於無人看管狀態。

  儘管克羅地亞的後防線退得很快,但由於中場三人組被艾斯比利古達牽制,沒有人能夠回到中堅身前,所以克羅地亞的兩邊後衛也沒辦法把站位擴出去,只能目送費蘭和沙拉比亞在兩邊拉開反擊寬度。

  而佩德里得球後,也如艾斯比利古達般向前帶球突進,波索域雖然一直在回追,但卻沒能繞到佩德里身前,於是,右閘尤拉諾域治不得不放掉外側的費蘭-托利斯,回身向佩德里出腳,試圖干擾他。

  而就在尤拉諾域治做出決定的一瞬間,佩德里捕捉到了戰機,將球分到了費蘭的腳下,費蘭在無人干擾的狀態下,傳出一腳高質量的傳中。

  正是佩德里多向前帶,把球帶入禁區的那一步,為西班牙創造出了好機會,他讓克羅地亞的防守站位變得更加扁平化了,這間接使得克羅地亞無法在中路疊加人手。

  從圖中可以很輕鬆地發現,四後衛分別在防傳中、站前點、中點、後點,而除了他們之外,克羅地亞只有一名多餘的防守球員,能在中路給後衛們做些幫襯。

  而莫拉達殺到中前點,對防守球員形成了干擾,這就給包抄後點的艾斯比利古達,創造了絕佳的頭槌破門的機會。

  單刀與跨場長傳(第三球):

  這一球,是西班牙這四場比賽中,乃至本屆歐國盃所有比賽中,最為簡潔的一次進攻。

  先是加亞遭遇傷情,佩德里博得一個戰術犯規,加亞(Jose Gaya)下場治療,西班牙後場發自由球。

  在這個時候,他們敏銳地抓住了克羅地亞注意力不集中、體能下滑、陣型擴大的破綻,由保-托利斯發起斜對角的跨場長傳,找到了右路插上的費蘭-托利斯。

  而本應當承擔對費蘭-托利斯盯防職責的左閘格瓦迪奧爾,正在補中堅卡萊塔-卡爾的位置;而卡萊塔-卡爾還沒有進入比賽狀態,遊離在整條防線之外,他還沉浸在剛才的休息中,沒反應過來。

  於是,費蘭-托利斯依靠個人能力完成過人,晃開格瓦迪奧爾,攻入了對門將的單刀。

  這一球,既依託於費蘭-托利斯的個人能力,也歸功於保-托利斯Pau Torres出色的視野,但更得益於路斯-安歷基對轉換反擊、對球場寬度、對個人突破的再三強調和重視。

  換位與體能缺陷(第四球):

  西班牙的第四顆入球,發生在加時賽第100分鐘,這個時候,老邁的克羅地亞已經徹底陷入了體能崩潰的狀態中。

  前場三叉戟都是新換上去的球員,他們倒是還能跑得動,可是這對於後防線而言卻毫無裨益。維達、格瓦迪奧爾等人撐了100分鐘,已經完全沒辦法再完成長距離跑動了,也不太能把站位擴大,鎖住在邊路盤帶的西班牙球員了。

  於是,奧爾莫Dani Olmo在右邊路徹底被放空,格瓦迪奧爾完全收縮,並不打算向外施壓。

  這個入球的另一個要點,是莫拉達和奧亞薩瓦爾的換位。通常情況下,中鋒都會在相對居中的位置搶點,隊友在他兩側插上,作為前後點策應。

  而在西班牙的這次進攻中,莫拉達出現在了左路,中路搶點的是奧亞薩瓦爾,當奧爾莫的傳中球掠過克羅地亞禁區上空的時候,克羅地亞人才意識到這其中的陷阱:

  當莫拉達在中路時,他需要和184cm的維達、192cm的卡萊塔-卡爾爭頂,難度遠遠大於他和佈雷卡洛搶點。

  而當莫拉達換到左路後,和他對位的,是回防的佈雷卡洛,佈雷卡洛雖然有180cm,但卻很難在高空球的爭搶上和189cm的莫拉達匹敵。

  用盡全力起跳,佈雷卡洛還是沒能夠到球,反而形成了冒頂,因此,「不調整就射門的能力較差」的莫拉達,獲得了輕鬆卸下球,並舒舒服服進行調整的機會。隨後,一腳大力抽射入網。

  回撤與重心調度(第五球):

  西班牙的第五顆入球,發生在攻入上一球之後3分鐘不到的時間。彼時,克羅地亞仍處於「我們被入球了得趕緊還一個」的思維狀態中,就在他們正想著該如何進攻,對西班牙還以顏色的時候,西班牙完成了閃電般的二連擊。

  在這次進攻分析中,我們首先需要注意到的,是西班牙進攻與克羅地亞防守的人數,數一數就能看到,西班牙投入了四員大將,而克羅地亞只有五人防守。

  並且,真正能對進攻方形成干擾的,只有藍色防線上的四人而已,同時,防守重心被轉移到了克羅地亞的左路。

  這就是莫拉達回撤和隊友二過一的價值所在了,他的移動,能很好地調動克羅地亞的防守重心,而一旦防守重心向一側猛然傾斜,就必然會導致無球側防守強度驟減、防守人數不足,於是,機會往往就會出現在那裡。

  只要能把球傳過去,大概率就會有不錯的攻門良機。

  所以,在奧爾莫發起傳中後,奧亞薩瓦爾輕鬆完成停球、調整、射門、得分一條龍。

  幕後功臣安歷基:

  場上的入球都是球員們攻入的,但這五顆入球背後,卻存在著很多共性,而這些共性顯然不是憑空而生的。

  創造出這些共性,幫助西班牙完成歐國盃歷史上,第一次連續兩場轟入5球壯舉的,恰恰就是在小組賽里「整活兒不斷」的主教練——路斯-安歷基。

  以下,是從上述五顆入球中可以總結出來的,安歷基所做的調整:

  1:將球場寬度用足,把進攻站位擴大。

  這一招,對於真正擺大巴的球隊,作用不大,因為哪怕對手並不幹擾西班牙的傳中,光憑禁區內的人頭攢動,西班牙都不可能搶到點。

  但對於克羅地亞這種不打算擺大巴,還挺注重反擊,卻又因為年齡原因而體能下滑的球隊而言,卻是非常致命的調整。

  克羅地亞的中場線往往會在反擊過程中,出現無法退防的情況,而這時,克羅地亞只能被迫保持一個相對收縮的陣型,不敢擴得太開,怕被西班牙翼鋒過掉,然後直面球門。但不擴防的話,翼鋒們又能肆無忌憚瞄準好了再傳中。

  在如此兩難的局面下,克羅地亞選擇了後者,但也為此付出了代價。

  2:莫拉達四處遊走,脫離純中鋒位置。

  在第五顆入球中,莫拉達的回撤組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第四顆入球中,莫拉達被換到後點,射入了加時賽為西班牙打開局面的一球。

  但莫拉達全場比賽的作用,遠遠不止於此。他在90分鐘的常規時間內,多次出現在肋部,和隊友打出穿插配合,完成了很好的三角傳遞。同時,他也沒有忘記自己在門前的職責,屢次通過頭槌搶點威脅到克羅地亞的射門,只不過確實有點不走運,上半場還有一記頭槌攻門打在了維達的手上,但球證並沒有鳴哨。

  今場比賽,安歷基算是徹底掌握了「莫拉達使用說明書」的精髓——雖然他是個中鋒,但你不要把他用成一個「純中鋒」,你多讓他去幹點兒雜活,幫隊友分擔點其他任務,他往往能給你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3:雖然沒上摩蘭奴,人人都是摩蘭奴。

  在第二場對陣波蘭的比賽中,摩蘭奴對於西班牙鋒線進攻能力的提升,可謂是立竿見影。但自從安歷基用艾斯比利古達正選,拿下馬高斯-洛蘭迪Marcos Llorente後,摩蘭奴(Hector Moreno)就失去了在右路和他打二人轉配合的球員,而他本人畢竟不是純翼鋒,在發起傳中這一項上還是略有不足。

  今場比賽,安歷基沒有上摩蘭奴,但卻化用了摩蘭奴的優點:敢於盤帶,敢於突破。

  於是,你能看到這場比賽中,西班牙有許多球員,都加大了盤帶和突破的力度。

  第一球,是沙拉比亞帶球橫切中路那一下,吸引了三人合圍,創造了後續機會;第二球,是艾斯比利古達從後場開始的三十米推進,和佩德里在禁區附近強行帶的那幾步,打開了局面;形成托利斯連線的第三球,是費蘭-托利斯果斷的突破,才有了最後的入球……

  你會發現,當西班牙不再局限於死板的短傳,或是逼不得已的一腳傳中,轉而開始加強盤帶和突破的時候,他們似乎能很輕易地打開局面,形成更有威脅的得分機會。

  實際上,除了這三點以外,安歷基在用人上,對莫拉達一直以來的信任和支持,兩邊翼鋒位置上不斷的輪換找狀態,都收穫了很好的成效。

  如果想要更細緻一點,我們完全可以挖掘出安歷基所做的更多調整。

  當然,安歷基不是完人,他在小組賽確實「整了不少活兒」——譬如馬高斯-洛蘭迪打右閘,譬如莫拉達單箭頭(且不回撤、不策應),譬如不用泰亞高正選。

  但到了關鍵時刻,到了淘汰賽這樣的場合,安歷基還是做出了非常棒的應對,幫助球隊取得了勝利。

  他甚至幫助西班牙,破除了伴隨他們許久的「鋒無力」名號,連續兩場比賽轟入5球,直接成為了歐國盃歷史上活力最兇猛的球隊之一。

  也許,我們對安歷基的看法,應當有所改觀,這位「在小組賽整活兒」的前巴塞教練,或許將會是這屆歐國盃「最會打硬仗」的主教練呢?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鴿騎第E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