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西方,俄外長看得透徹
2021年06月29日21:31

原標題:對西方,俄外長看得透徹

塔斯社6月28日發表題為《法律、權利與規則》的文章,介紹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一篇文章,拉夫羅夫在這篇文章中對西方無視國際規則的行為進行了揭露。全文摘編如下:

西方習慣於“按觀念行事”

西方國家以自己的規則替換現有國際法工具證明,它們致力於在國際舞台上“按觀念行事”。這是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28日在《生意人報》和《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誌上發表的文章中說的。

文章說:“西方‘規則’的妙處就在於缺乏具體內容:只要有人違背西方意誌,後者便會立刻大聲宣稱其‘破壞規則’(不會提供事實),並宣佈自己‘有權懲戒破壞者’。也就是說,具體內容越少,就越能放開手腳、任意妄為,以卑鄙齷齪的方法遏製對手。在艱難的上世紀90年代,這在俄羅斯被稱作‘按觀念行事’。”

西方國家的聲明——即如果俄羅斯“悔過自新、改弦更張”,它們便準備與其恢復正常關係——沒有任何意義。

部長指出:“至於俄羅斯,則(西方)早該明白:同我們玩實力懸殊、強弱分明遊戲的希望已徹底破滅。西方首都關於如果莫斯科悔過自新、改弦更張,便準備與其恢復正常關係的所有說法都毫無意義。許多人出於慣性繼續向我們提出單方面要求,並不能使他們審時度勢的能力得到稱讚。”

拉夫羅夫強調,俄羅斯早已奉行獨立自主發展、捍衛國家利益但同時願與外部夥伴按照平等原則協商的方針。他指出,該政策構成俄羅斯外交、國家安全和國防領域全部學說性文件的基礎。

俄外長補充道:“但從西方近年來的實際行動中判斷,他們顯然以為,這一切都不太要緊:說俄羅斯宣佈了自己的原則——沒關係,還要進一步施壓,加緊擠壓精英利益,擴大針對個人以及金融和其他行業的製裁——莫斯科便會幡然醒悟,意識到若不‘改弦更張’(也就是不聽從西方),自己的發展將愈發深陷困境。”

拉夫羅夫表示,俄羅斯清楚表明,將視歐美政策為新的現實,並將以防止依賴不可靠夥伴為出發點開展經濟和其他領域的工作。但正如部長所言,西方依舊認為,莫斯科終將“回心轉意”,為了物質利益作出西方要求的讓步。

“我要再次強調普京總統多次說過的話:上世紀90年代末的單方面讓步再也不會有了。要想合作、恢復自己損失的利益和商業信譽,請坐下來協商相互迎合的步驟,尋求公平和折中的解決方案。”

▲資料圖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新華社/美聯
▲資料圖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新華社/美聯

固執己見令人震驚

俄外長強調:“西方在推行自己‘規則’時的執著,甚至是固執,令人震驚。不言而喻,這裏有內政考量,應當在新選舉週期前夕向選民展示對‘專製敵人’外交政策的‘強硬’。”

“基於規則的秩序”是雙重標準的體現。他解釋道:“當(對西方)有利時,承認民族自決權就是一個絕對的‘規則’。距英國1.2萬公里的馬爾維納斯群島、英法不顧聯合國決議和國際法庭裁決依然保留的遙遠的前殖民地及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獨立的’科索沃即屬此類。可當自決原則有違西方地緣政治利益時,如克里米亞全民公投支持併入俄羅斯,西方便會將它拋諸腦後,憤怒地譴責人們的自由選擇,用製裁懲罰他們。”

他說:“西方推行‘基於規則的世界秩序’概念所追求的目標是,將關鍵議題的討論轉移到對他們合適的範圍內,而不讚同他們的國家不會受到邀請。他們搭建小集團‘平台’併發出‘呼籲’,為的是先在自己的圈子裡商量辦法,而後將商量的結果強加給所有其他國家,如‘呼籲網絡安全’‘呼籲尊重國際人道主義法’‘支持報導自由的夥伴關係’。每個這樣的圈子只有幾十個國家,僅代表國際社會的少數。”

拉夫羅夫表示,儘管聯合國已有重要國際問題的談判平台,但西方不喜歡,因為在那裡必須尋求一致,考慮所有國家的意見,這妨礙西方“確立自己的規則”。他指出,尤其是歐盟正毫不顧及聯合國憲章,在每個“誌同道合者的圈子”下打造各自的橫向製裁機製。

無視多極世界現實

俄外長強調,多極世界正在形成,這是現實,企圖無視這個現實,“標榜自己是唯一合法的決策中心”,無法更快解決現實問題,因為克服這些問題需要開展主要國家參與的相互尊重的對話,並考慮國際社會所有其他成員的利益。

為建立多極國際體系,必須依託公認的國際法準則,其中規定尊重各國主權平等、不幹涉他國內政、和平調解爭端、承認各民族命運自決權。他說:“西方集體不可能不認識到,500年來其居於主導的時代正一去不複返,但它想留住正在失去的地位,於是人為阻礙多中心世界形成的客觀進程。”

世界不止一種文明

拉夫羅夫說,西方希望暗示其他國家,將以它認為需要的方式在國際事務中行動,迫使俄中追隨它的既定方針。

俄美峰會前夕西方國家間一系列高層活動給人如下感覺:它們準備公開統一與莫斯科關係的立場。他說:“這些會議經過精心籌備,毫無疑問,西方想讓所有人明白,它前所未有地團結,只會在國際事務中做它認為正確的事,並迫使其他國家,首先是俄中,追隨其既定方針。

拉夫羅夫表示,歐美思維健全的政治家深知,這種不妥協路線是行不通的。他們開始(雖然還不是公開地)提出務實的見解,承認世界上不止存在一種文明,俄羅斯、中國和其他大國也有自己的曆史、傳統、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微信編輯 | 董磊

微信審核 | 薑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