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文苑 | 奇蹟般的夏天
2021年06月29日14:36

原標題:參考文苑 | 奇蹟般的夏天

參考消息網6月29日報導 (文/艾莉·德魯克)

你是什麼時候突然覺得,哇,情況似乎好起來了?

如果你是美國人,在過去這個陰霾密佈的冬天飽受打擊,然後經曆了春天的重新開放,那麼,問問你認識的隨便什麼人,他們的回答一定五花八門。對有些人來說是接種疫苗的那一刻,對有些人來說是在解封后與朋友們久別重逢時。或許只是不戴口罩在戶外走走或者預約一次早該安排的洗牙這般尋常小事。

放眼望去,這個國家小心翼翼地走出危機的跡象比比皆是。健身房的人氣又回來了,餐館變得更加熱鬧,航班旅客在增加。現場音樂會呈現曾經令人生畏的熙熙攘攘的場面,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處於一年來的最低點。

對許多人來說,貌似正常的無憂夏日近在咫尺。但有那麼一段時間,我曾覺得了無生趣。

2020年,我出現了肺部併發症。因此,新冠疫情暴發時,我比其他千禧一代要謹慎得多。就我而言,家門外的幾乎一切都有危險。我對重新開放也同樣感到不安。在接種第一針疫苗之前,我連戶外餐館都沒去過——我住在加利福尼亞州。坦率地說,新冠病毒讓我成為一個偏執的隱士。即使在獲得免疫之後,我也久久未能體驗到回歸從前的感覺,直到我第一次去理髮並染了點顏色:我記得自己坐在髮廊的椅子上,髮型師一邊聊天一邊給我做了滿頭的髮捲,我看上去就像一枚有知覺的烤土豆。回到家,我盯著鏡子哭了。這是疫情暴發以來,我第一次找回自我。從此,我不斷髮現在短短幾個月前還想都不敢想的種種小確幸。

去年聖誕節,75歲的父親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一家人相隔數千英里度過了假期,我不知道父親到了新年會不會仍在住院。到了今年的母親節,我和父母相對坐在餐桌旁,他們津津有味地吃著我做的平淡午餐。我看在眼裡、喜在心頭。疫情最嚴重時,我曾走到聖莫尼卡大道的中央,拍攝夕陽下空無一人的街道。如今,還是在那條街上,我看見人們面帶醉意沐浴在陽光下,手裡舉著不知哪家店的飲料杯子。時光並未過去很久,日子就又如此鮮活了。

疫情在美國全面暴發之前,我就認定2020年8月的婚禮將不得不取消。現在,經過兩次推遲,很多潛在來賓接種了疫苗,我正為自己曾經幾乎徹底放棄的那個日子做準備。

突然之間,一切都讓人感覺是上帝的恩典。跟熟人擁抱一下打聲招呼,坦然走進雜貨店採購日用品,規劃一次不長不短的旅行,這些都讓我倍感珍貴。耶穌點水變酒算得了什麼,在不到一年的時間,科學家們創造了一個救人性命的醫學奇蹟,使死亡率直線下降。

我想拜謝每一位醫生、護士、實驗室助手和科學家,是他們重新給予了我們這些特權。

誠然,我們還遠未實現群體免疫。但在美國這樣一個崇尚個人主義和自我優先的國家,迄今為止的成果已經讓我感到震驚。我們須對不平等現象時刻保持警惕,但與此同時,我們可曾感恩這個來之不易的相對正常的夏天?我們有理由慶祝,真的。

美國的重新開放斷斷續續,且各地開放程度不同。有時候,我們很難確信是否真的有把握拋棄預防措施。我們能認識到這些風險,這是好事,因為在某種程度上,居安思危可保高枕無憂。但隨著形勢改善,我們也有可能受創傷所困、被焦慮矇蔽,以至於無法認清我們戰勝了一場現代瘟疫的事實並為之歡欣。

零零星星的病例突增現象提醒我們:這場大流行在國內也遠未結束。但是,這樣那樣問題的存在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允許自己享受再度與他人有肢體接觸之樂、允許自己在精神上感到如釋重負。

目前我還不想去舞會聞陌生人身上的汗味,也不準備在公交車上摘除口罩。但我想為這個社會的集體科學奇蹟歡呼。我想再次輕鬆自如地過日子。我想擁抱我認識的每一個人,還有我不認識的人。我想參加每一場改期舉行的婚禮。我想躺在父母家的沙發上,耐著性子跟他們一起看無聊透頂的刑偵劇。

讓我們開始熱情奔放卻又平平淡淡的愉悅夏日吧。(何金娥譯自6月21日美國《紐約時報》網站,原題為《盡情享受這個奇蹟般的夏日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