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再造另一個“映客”
2021年06月28日17:39

  出品|三言財經 作者|豐收

  對互聯網公司來說,5年似乎是一個關卡。

  當年阿里在成立第五年,從數家一線投資機構融資8200萬美元,成就了當時中國互聯網屆最大規模的私募融資案例。

  曾經遍地都是ofo小黃車,沒有堅持過5年,便從互聯網世界中消失不見,成為曆史。

  現在的互聯網發展速度更加迅猛,5年基本就算一個生死考驗了。

  做得好也許5年之內成功上市,做不好5年也就差不多到頭了。

  對於映客來說,5年的坎已經過去了,但下一個5年的考驗已經開始。

  前段時間映客剛過了六週年,映客董事長奉佑生在內部信中提到去年剛提出“內部創業合夥人”機製,已初見成效。

  並不滿足於現狀的映客,本著居安思危的企業發展意識,在社交、相親、新消費等賽道已經跑出了不少產品。

  基於對後疫情時代的深刻認知,映客更新了企業願景,將目光投向了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的近場社交新形態,並全力向全場景新娛樂平台發力。

  重新上路的映客,或將開啟互聯網另一個新故事。

  要做成功率最高的創業平台

  幾乎是在2018年上市的同時,映客董事長奉佑生就開啟了公司的內部創業浪潮,將幾千員工分成大大小小幾十個創業團隊。

  一年前,映客又推出了“內部創業合夥人”的機製,從製度上鼓勵內部創新。

  不久前,映客還將“始終創業”寫進了企業價值觀,新修訂的企業願景則是要打造一個“最高成功率的創業平台”。

  三言財經攝於映客總部

  奉佑生為什麼如此推崇創業?

  在此前的一個採訪中,奉佑生曾表示,“創新是一個企業永久生存的根源,是一個本質的問題,如果一個企業失去創新的話,它其實很難長久地發展下去。”

  從映客剛做起來,他就在思考如何讓公司走的更遠。

  因為映客的誕生也是曆經波折。不斷的研發,改進創新,經過幾個版本的蛻變,最終才突破千播大戰,走在行業的前列。

  事實上,從目前全行業來看,娛樂類在線直播已經看到了天花板,這表現在用戶規模增長緩慢,部分平台用戶開始流失。

  在其他同業還在著急尋求轉型的時候,映客早已悄悄選好了方向,走出了第一步。

  2021年3月30日,映客發佈2020年財報。全年營收49.5億元,同比增長51.4%;全年淨利潤2億元,同比增長285%,實現連續6年盈利,各項業務指標增速大幅跑贏同期同業。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映客創新產品全年營收達20.7億元,表現可謂亮眼,在集團總營收中的貢獻占比達41.8%。

  映客悄悄地把創新產品拓展成為了另一個“映客”。

  事實上,圍繞著互動社交的發展方向,映客近兩年孵化出20多款APP,多個產品已經進入商業化階段。

  2020年,映客旗下興趣社交APP“積目”、婚戀APP“對緣”等多條垂直社交業務進入“快速收穫期”。

  積目於2020年初開始推動商業化發展,據瞭解,2020年積目全年營收近億元,商業化速度行業領先。

  在線相親APP對緣經過一年的發展和打磨,已穩坐視頻相親賽道第一梯隊,用戶規模達行業第二。

  截至2020年底,對緣註冊用戶累計超千萬,月均達成相親百萬次;紅娘數量超過1.5萬名,同比2019年翻了12倍,也為社會提供了新型的就業機會。

  另外據瞭解,映客還有產品出海,比如在中東地區推出音視頻產品;在香港推出首家直播電商BuyLive。

  下一步,“近場社交”是映客的探索重點,在現有產品中,映客已經開始對“近場社交”進行試驗,在對緣、積目等產品都有體現。

  奉佑生指出,去年映客創新產品的成功率為50%,遠遠高於行業成功率。

  映客已經完成從直播平台到互動娛樂+社交矩陣的轉型,能夠成功轉型,這背後離不開內部賽馬的機製的推行。

  從“對緣”看映客的內部賽馬

  內部賽馬顧名思義就是不同的團隊同時去做一件事,映客旗下的婚戀APP“對緣”就是內部賽馬機製的優勝產品代表。

  在映客內部,新產品立項是看賽道,也是看人的。

  對緣合夥人劉之宇在做對緣前,只是映客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在“內部合夥人機製”下,投身創業浪潮。在她看來,創業雖然會面臨挫折與失敗,甚至還會放棄更多的私人時間和所謂的“穩定”,但是過程中卻能夠收穫更多。

  “最大的成長和變化是自我更新的能力以及對組織的理解”,劉之宇表示在創業過程中自身的能力和思維在不斷更新,過程很痛苦,但也是必經之路。

  現在,劉之宇對內部合夥人製度有了重新認知,“單打獨鬥是不靠譜的,成功概率的每一個百分點的提升都來自‘合夥’以及‘合夥’的效率”。

  劉之宇解釋稱,映客內部會重點關注一些賽道,比如像社交、婚戀、娛樂等。

  內部會有一些優秀的個人或團隊站出來,願意去嚐試。

  當然內部還會進行戰略性的討論,還會用MVP模型(最小可用產品)以及其他方法,多次進行可行性驗證。

  當時對緣選擇婚戀賽道,正是看到了這些方向是巨頭忽略或不願意做的,但是它卻存在巨大市場。

  除了大賽道的賽馬,單一賽道的團隊還會進一步細化探索。

  據瞭解,對緣團隊除了有針對三四線用戶的“對緣”,還有針對白領人群的產品“BOTH”,以及針對90後的專業戀愛管家(紅娘)服務的“相牽”。

  三款產品雖然都是婚戀賽道,但是針對的人群不同,在產品形態上也有差異。

  劉之宇指出,目前正在做線上和線下的融合,各城市每週都有多場線下活動。

  不同於純粹的門店相親,相牽對線下相親進行了升級,把場所選在狼人殺、酒吧、咖啡館等場所,氛圍也從相親變成了約會形態。

  談及90後、00後的婚戀觀,劉之宇稱那正是做相牽的初衷。

  在她看來,現在的年輕人大多對婚戀沒有概念,並不想結婚,“hook up”軟件氾濫也加深了年輕人對不認真戀愛觀的影響,相牽則是希望能夠提供一個嚴肅認真的約會環境。

  之所以同期能夠推出針對不同圈層的垂類產品,是基於對緣團隊開發新品的速度極快,一個月便可以實現產品上線。

  其實在映客內部,上線一款新品可以把時間縮短到2周,甚至只要4天。

  背後的秘密便是中台。

  映客的中台是其直播、娛樂、社交等技術和運營管理經驗的沉澱。

  具體來看,映客的技術中台包括業務中台和數據中台。

  其中,業務中台能夠提供包含用戶、金融、直播等音視頻互動和社交方面的業務支持,可以將映客這幾年在發展過程中沉澱的資源快速遷移到新產品上去。

  而數據中台則可以進一步挖掘用戶數據價值,產出用戶畫像、用戶需求、用戶獲取成本等數據,幫助驅動業務。

  除了中台的支持,奉佑生給了內部創業足夠的寬容度,能夠最大程度的下決策。

  創業在映客內部被看做是一件光榮的事,這是一種心態上的強烈驅動。

  此外,映客還會在現金、股權等方面進行激勵。近日,映客就推出總共達六千萬股的股權激勵計劃,相當於公司總股本的3%,以此來鼓勵創業。

  映客捕獲Z世代

  積目加快線上線下融合

  積目是映客旗下的一款興趣社交應用,主要受眾是Z世代的年輕人。

  2019年10月,映客花費8500萬美元收購了積目。

  通過這次收購,映客加強了在互動娛樂領域的社交屬性,完善了平台內生態流量體系,打造出社交+娛樂的主航道。

  就目前集團戰略層面來看,積目CTO劉誌強認為,積目和對緣有希望成為集團業務增長的第二曲線。

  據瞭解,技術出身的劉誌強在映客有著豐富的產品研發經驗和創新想法。奉佑生對創新也給與了很高的包容性。他認為一次不成功並不代表失敗,重要的是充分激發員工的創新活力。

  在映客內部,不少團隊做完一個不成功的產品後,第二個或第三個產品就會相當成功。

  “在一次不成功的案例中,收穫的除了業務經驗以外,還有團隊一起打仗、榮辱與共的團隊氛圍和更強的戰鬥力”,劉誌強這樣說。

  進入映客體系後,積目迅速利用上映客的各種優勢資源,通過中台賦能產品研發和運營。

  比如,映客技術中台負責人曾指出,中台剛“出道”便接入旗下Z世代社交產品積目APP的商業化項目,以較低成本快速上線了會員訂閱等功能,實現開門紅。

  目前積目仍然處於一個增量階段,目標聚焦在用戶增長上。

  同在陌生人社交這個大賽道中,劉誌強認為積目還是與陌陌、探探有著巨大的差異性。

  首先,是用戶群體年齡分佈不同。陌陌的80後用戶居多,探探更年輕些,有更多90後。而積目的用戶主要是95後、00後的Z世代年輕人。

  其次,雖然同屬陌生人社交,陌陌和探探的崛起更多是因為其產品功能。

  陌陌是抓住了基於LBS的浪潮,探探則首先發明了左滑右滑的方式。另外,除了產品功能外,兩個產品是顏值社交的典型代表。

  積目和Soul有類似之初,興趣社交才是它們定位的核心。二者的人群也主要是Z世代,不過Soul更講究虛擬社交,偏線上情感陪伴,主打社交元宇宙的概念。

  積目更加追求真實,主打的就是興趣社交,面向的是追求和認可青年潮流文化的年輕人。用戶可以選擇自己的多個興趣,系統進行同好匹配。

  相比於Soul里的二次元等泛化興趣,積目里的青年文化十分先鋒,比如有機車、滑板、衝浪等。

  積目的一名商務經理Jerry在加入積目前就是忠實用戶,此外他還是一名滑板熱愛者,也是一位職業的足球解說員。

  在積目里,他可以繼續推廣滑板文化。據他描述,積目的很多同事都是青年、潮流文化的愛好者。

  積目絕大多數是一二線城市用戶,他們更加潮流、有個性。

  劉誌強認為大多的社交只是完成了第一步——線上,積目的社交還是要回到線下的。

  積目作為映客社交領域的重要抓手,在形式上不斷地突破和創新,如近場社交。

  近場社交簡單理解就是社交從線上到線下,這與後疫情時代的大背景有著緊密的聯繫。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從線上走向線下,這就要求社交產品能實現線上到線下的深度融合。

  在積目上,年輕人因為潮流文化成為朋友,也需要在線下場合實現更豐富的互動。

  積目上的組局等功能就是備受年輕人喜歡,通過組局能夠快速發起線下活動,讓用戶從虛擬走向真實。

  積目的基因天然也與近場社交契合,喜歡硬核青年文化的用戶更樂於線下社交。

  三言財經瞭解到,積目將會在長沙落地第一個自營線下CLUB,和積目APP打通,提供更多場景玩法,讓年輕人能夠通過遊戲化的方式實現線下的破冰。

  這種線下酒吧的形式,是積目對近場社交的大膽嚐試。

  考慮到映客將推出其它近場社交產品,積目的嚐試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接下來,近場社交還能有什麼新玩法,也讓人十分期待。

  映客能否實現全場景娛樂平台的願景,接下來的幾年,積目毫無疑問將是關鍵棋子。

  重新認識映客

  創新產品營收占比41%、最快4天推出一款新產品,新品成功率50%。從上述這幾個數字中,我們能夠清晰看見映客的改變與重鑄。

  是時候重新認識映客了。

  映客已經從單純的直播平台轉型為全場景娛樂平台,或許還是最高成功率的創業平台。

  在下一個5年,映客將帶來怎樣的顛覆,值得期待。

  互聯網從來都不缺風口上的豬,但是風口過後,才是對企業最大的考驗。

  危機意識和不斷創新方是長久之道,這已經被反複驗證。

  上市巔峰的映客便居安思危,製訂了內部創新之路,從彎道超越。

  不進則退,互聯網沒有永遠的常勝將軍,沒有永遠平坦的路。

  為有源頭活水來,當天花板還沒抵達時,映客就用創新做帆,已經快再造出另一個映客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