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上海除了金山農民畫還有西郊農民畫嗎
2021年06月27日19:21

原標題:你知道上海除了金山農民畫還有西郊農民畫嗎

在國際化大都市上海,至今仍然保存了農民畫這種藝術種類:金山農民畫和西郊農民畫,並且先後被列入上海非遺名錄。其中,西郊農民畫可以說是中國城市化發展曆程背景下的一朵浪花。

西郊農民畫地處長寧區新涇鎮,在過去40年里,這一地區從近郊鄉村到完全融入城市。跟隨著城市發展的進程,西郊農民畫也經曆了這一變化。在學界看來,正因這些年對於描繪對象的改變、對於城市敘事的參與,西郊農民畫堪稱承載上海社會記憶的民間範本。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當今,西郊農民畫植根的土壤已經是上海的中心城區,隨著“非遺進校園”等推廣活動,繪製西郊農民畫的人群也發生了很大變化。

6月27日,“古彩新繪,紅色引航——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長寧區中小學生西郊農民畫主題畫展” 在長寧來福士開幕。青少年們將目光投向紅色文化,繪出他們眼裡心中的“西郊農民畫”。

據悉,本次主題展覽從西郊農民畫技法培訓、到作品指導,再曆經專家評審等,曆時半年,最終遴選100幅青少年優秀原創作品。作品圍繞“銘歷史”、“繪精神”、“抒情懷”、“樹新風”、“展未來”五大板塊,全面展現少兒眼中的長寧紅色文化、城市發展和對未來的展望期許。

學生的農民畫作品
學生的農民畫作品

西郊農民畫獨特的技法在於勾線,先勾勒人物外面的線條,再填充裡面的顏色,形成原生態邊緣,考究整個畫面的飽滿感。正是這種勾線的技法,使得一副西郊農民畫需要花費多一倍的時間完成。

展廳中,一幅幅學生傾心創作的“西郊農民畫”作品抓人眼球。學生們的作品採用了西郊農民畫的繪畫技巧,表現內容卻是天馬行空,充滿孩子的想像力。疫情中全民接種疫苗、外賣小哥奔波在路上、廣場上市民跳廣場舞……這些都市人熟悉的場景,都被畫進了農民畫。大飛機上天、神舟載人飛船發射、機器人技術發展等我國近年來取得的科技成就,也成為畫中表現的場景。

學生的農民畫作品,反映疫情中接種疫苗的場景
學生的農民畫作品,反映疫情中接種疫苗的場景

“就像中國的城鎮化給其他地區的農民畫帶來的挑戰一樣,城鎮化給西郊農民畫帶來的困惑尤為強烈:當農民身份都改變了,農民畫還能夠存在嗎?” 華東師範大學民俗研究所教授田兆元表示,西郊農民畫誕生於西郊地區的江南鄉村生活,誕生於清風蓮荷,春蠶吐絲,蜿蜒小河,古鎮老井的美好之中,技法則以上海民間灶頭畫,江南印花布圖案為基礎,借鑒民間雕刻技藝,吸收外來色彩元素,但城市發展進程讓這一切基礎不複存在,“但是西郊農民畫群體在困難中探索,回應了嚴肅的挑戰,在都市里找到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農民畫以鄉愁記憶擔當都市文脈傳統的建構者,將樸實、勤勞、友愛、審美的美麗鄉村精神在都市里紮根,還以強大的表現力傳播主流文化,謳歌都市生活。”

“西郊農民畫不僅是長寧區的一張靚麗的名片,也是大上海都市文化大潮的一股清流,成為海派文化創造性的樣式之一。農民畫不僅沒有被城鎮化的大潮淹沒,反倒參與了都市文化的交響合奏,散發出獨特的異彩。這就為全國各大農民畫派的發展樹立了一個樣板:城鎮化不是農民畫的威脅,而是一個自我發展的機遇。所以,西郊農民畫的發展有其獨特的示範意義。”田兆元說。

學生的農民畫
學生的農民畫

在此次畫展現場,能看到長寧區深入挖掘非遺文化豐富內涵,積極探索非遺保護“長寧模式”的各項成果。展覽中,不僅有靜態的作品欣賞,還有動態的音影觀摩。現場設置了多個體驗版塊,讓孩子們不僅在“可賞可玩”的情境中走近非遺文化,還能把衍生的文創產品帶回家。比如,用3D打印筆選取西郊農民畫元素,使其立體呈現,還可以親手製作一件屬於自己的農民畫紀念T恤,獲獎學生與自己作品的合影將生成一件特別的非遺文化照片。

田兆元表示,“這些畫作,是孩子純真的心靈對於上海和長寧景觀物象的現實謳歌,也是對於燦爛未來的理想塗彩,是這個時代偉大夢想的兒童暢想版。農民畫不是宣傳畫,而是獨特的藝術畫種。這些畫作也表現了孩子們的藝術天賦,我們可以期待,西郊農民畫一定能夠孕育未來的藝術大師。”

展覽現場,觀眾在挑選文創產品
展覽現場,觀眾在挑選文創產品

近年來,在長寧區,西郊農民畫進校園、進社區已成常態,相關知識講座、培訓和鑒賞活動有聲有色,累計吸引近三萬人次參與;西郊農民畫教學已成為長寧區多所中小學的特色課程;提取西郊農民畫核心元素開發而成的文創衍生品不斷“上新”……全資源整合、跨部門融合,標誌著長寧非遺保護和傳承進入創新發展新階段。

據悉,主題展覽將持續至7月4日,後續將在長寧民俗文化中心、新涇鎮、長寧區各中小學巡展,並將於10月赴陝西美術博物館巡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